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五卷:血泪封沙 九十:举棋难定天外天

第五卷:血泪封沙 九十:举棋难定天外天

刘彻起身负了手向外而去。黑锦尊贵冕服渐渐消失在眼前。刘陵亦含笑跟了出去。

侍酒的青衣侍从低了头欲退下却听见身后平阳长公主冷冷的声音“妍儿。”

李妍嫣然一笑掀下小帽露出一头浓密秀美的青丝伸手将脸上的妆泥抹去露出一张明艳无双的容颜远胜方才的云霓。回身拜倒“长公主好眼力。”

“你好大的胆子。”刘婧寒声斥道。

“妍儿只是觉得”李妍低下头去轻声道“能够亲见陛下对妍儿他日或有所助益。而且妍儿对自己有自信陛下不会现的。”

刘婧微微放缓了神情吩咐道“你先回去待陛下离了再来见我。”冷哼一声带着神色惊奇的阿兰拂袖而去。

李妍悠悠叹了口气将手上托盘放在案上。

陛下前来平阳侯府虽说不可能是专为一睹传说中的绝色红颜但或多或少存着些一窥风貌的心思。少时娘亲病逝拉她到床前殷殷嘱咐女子但凡要珍重自己才能为人所珍重。

绝色如娘亲少年时也吃了不珍重自己的亏最终将花样容颜消磨在柴米油盐中。

不是见缝插针就能收获自己想要的果实的。此次家宴她若来了就算陛下惑于她的容颜心里也难免将她看低。唯有在意料之外的才能引起男人的兴趣。

有时候不见比见更让人心生期盼。

所以她自矜身价。

只是……歌姬院

“嬷嬷若是觉得妍儿能成事。可否再帮妍儿一个忙?”李妍嫣然道。

“什么忙?”

“帮妍儿取一套合体些的侯府仆役衣裳来。”

“你要做什么?”嬷嬷一怔随即通晓倒抽一口冷气。“你想青衣侍宴?”

“想要得到陛下欢心光琢磨对手是不行的。”李妍微微一笑。“最重要地还是陛下本人不是么?虽然听了陛下的很多事但难得有这样的机会我想亲自看看。陛下是什么样地男人?”

她捧了酒壶低进了大堂站在陛下右侧身后极远处。用最不引人注意的目光打量着端坐在主位地黑衣男子。

平心而论就算不是九五之尊刘彻也是个颇吸引女子的男人。不怒而威的面上有着飞扬的眉锐利如一谭黑泉的眉眼以及极薄地唇。

威严。而令人难以亲近。

李妍在心里叹了口气她的家乡有一句话。薄唇的人最是无情。而陛下危功赫赫的此生事迹。无不说明。他是个极薄情的人。无论是对臣下还是对妃嫔。这样的人。她真的可以迷惑的住么?

她自问半点把握俱无。

而飞月长公主刘陵果然是长安闻名的美人儿周游在长安权贵之间如同一枝谁也摘之不得地开在绝壁之上的桃花薄却艳的极盛所谓桃之夭夭再也没有比一个夭字更适合形容这个女子地了。

刘陵如此那么陈阿娇呢?

她垂了眸心里揣摩着那位未曾谋面的大汉第一宠妃地风姿。缓缓行在回院地小径上。

“李小姐。”女子叫唤的声音嫣然自矜。

她讶然抬看见前方长廊尽头刘陵手执纨扇微笑望着她眼神有着猫戏老鼠地傲岸。

那样的容光照的刘陵眼眸亦一亮。

“李小姐果然好容颜”刘陵悠然道“只是飞月明明听说李小姐病了李小姐又青衣侍宴出现在大堂。欺君之罪好大的胆子。”说到最后话音一冷眼神也透出点点肃杀来。

李妍微微低看着自己身上尚未换下的仆役衣裳无法推托。

飞月长公主并不是养在深闺里的公主聪明有口辩当年与陈娘娘平定胶东之乱天下闻名。她却在长公主肃杀的眼神下嫣然一笑“长公主说笑了陛下并没有指名要我献唱妍儿充其量不过算骗了平阳长公主。长公主已经原谅我了飞月长公主还要追究么?至于青衣侍宴妍儿素来仰慕陛下想借着献酒一窥陛下龙颜虽然是妍儿不对但是还算不上欺君吧?”

“好”刘陵不免拍掌道“李小姐果然聪慧。只是飞月便不明白了”她悠然转身向前走去“李小姐若真的聪慧怎么会冀望进宫伴架呢?”

李妍跟在刘陵身后唇边漾起笑意“怎么陈皇后不愿意妍儿进宫所以让飞月长公主作此态么?”

“你未免太看高自己了。”刘陵冷笑“阿娇姐才懒的计较你。是本公主觉得你资质不错不忍你自作孽撞的头破血流特来点醒你几句罢了。”

“妍儿受教”她温顺的低下头来问道“不过……飞月长公主是怎么认出妍儿的?”

“你的装扮并没有什么问题”刘陵淡淡一笑“不过你的眼神停留在我身上太久。除了有些美丽的女子不会有其他人会用那样审视的目光来看另外的女子。李小姐你说……是么?”

“你也许的确聪明”刘陵的眼神渐渐转冷“但也不必当别人都蠢笨。我猜你是希望当另一个卫子夫但是你揣量过没有当年的陛下和如今的陛下心境可相同?而且就算你年轻你貌美你们李家可有卫青霍去病那样的人才?凭你的资质完全可以寻一个真心爱你的人徐徐图之。走这条路。赢了固然可以一朝荣华鸡犬升天。但若是输了。你自问可承受的起后果?”

李妍张了张口欲反驳。却无力地垂下去。刘陵的话针针见血击中了她不参看见的盲点。或者说是她刻意躲避不去想地地方。一刹那间茫然侵袭。让她不知所措。

“我言尽于此。”刘陵傲然一笑“若是李小姐听不进去。刘陵恭候着。”头也不回绕过假山径自去了。

李妍立在原处看着她的背影。春末地风缓缓吹过拂来青草的气息。明明熏的人暖暖的却依旧将衣裳吹的直贴肌肤。

到了晚上陛下与飞月长公主俱离了府刘婧方召来李妍。问道“飞月长公主当时与你说了些什么?”

在平阳侯府生地事没有半分瞒的过端坐在上座的平阳长公主。这李妍早就明白并不慌乱。缓缓道。“不过就是劝妍儿放弃罢了。”

“可笑”刘婧冷哼一声。“她以为她几句话就能翻转乾坤么?妍儿你没有被她说动吧?”

“怎么会呢?”李妍温婉的抬起头来“她可是陈皇后的姐妹会这么说并不奇怪。”

“就是这个理”刘婧缓缓起身挽住她的手细细打量她的容颜叹息道“人比花娇连本公主都忍不住怜惜陛下亦是个男人怎么会不懂得宠爱呢?”

“长公主谬赞。”李妍嫣然。

看不出什么问题平阳长公主满意的点点头道“你回去歇着吧。“是。”李妍屈膝为礼掀帘退下。

“对了”刘婧道“你想知道的大约已经知道了陈家地那个小子不必再见了。”

她掀帘的手不由一顿却沉静道“妍儿晓得了。”

回到房中天渐渐黑了挑亮烛火看烛火明灭恰如她翻转的心思。

“李小姐”王伯在窗下轻叩“陈二公子又来了。”

她回声应道“知道了。”

廊下传来沙沙地脚步声王伯渐渐走远。

去还是不去呢?她想起刚刚离去时平阳长公主的吩咐。

“凭你地资质完全可以寻一个真心爱你地人徐徐图之。”飞月长公主的话不知为何闪过心头。

李妍咬了咬牙提起灯笼推门而出。

到了西侧角门刚要拉门身后转出女子骄矜地身影。

“李妍长公主吩咐我等在这里看你会不会出来。你到底还是辜负了长公主的厚望。”烛火照出阿兰冷笑的容颜。

“阿兰姐姐”李妍回没有半分慌乱道“妍儿岂敢违了长公主的吩咐。只是妍儿刚刚想了想若是妍儿不赴约陈熙必然会察觉不对。若是让他们知道妍儿便是长公主悉心调教的人岂不是对长公主极为不利?所以妍儿才斗胆赴约。”

“这……”阿兰毕竟鲁莽听了李妍一席话不免迟疑起来。

“阿兰姐姐你便这样回长公主的话”李妍微笑道“妍儿保证长公主不会责怪的。”她径直出来在那株柳树下看见了陈熙。

陈熙朗朗一笑气息温雅“妍儿你总算出来了。”他看见她眉宇下的愁眸关切道“你怎么了?”

“没事。”李妍微微地下头来“我哥哥可能察觉了最近看的很严可能下次我就没有这么容易出来了。”

“我当什么事?”陈熙疏朗一笑“只要妍儿点头改明儿我就请爹爹到你家提亲。妍儿就不必担心你哥哥了。”

“别……”李妍连忙拦着嗫嚅道“我们毕竟才相识没多久。陈公子连妍儿的容颜都未曾一见便这么肯定妍儿是你想要娶的人么?”

“妍儿心思纯美容颜定是好的。”陈熙微笑道“就算不是我娶妻又不是只娶貌。”

李妍轻轻一笑心思纯美这样的话岂能拿来形容她?忽然有些自惭形秽在陈熙面前。轻轻别开头去道“陈公子给妍儿讲讲公子的旧事好么?”

“自然好。”陈熙兴致勃勃“其实妍儿也不必将我看的太好。小时候父亲请人来调教我和哥哥的功夫。我比哥哥勤奋心思又巧一些功夫在京城贵戚中数一数二。当然不跟霍家那只小鹞子比”他道有些悻悻。

李妍噗哧一笑。

“后来姑姑回来在外面收了个弟弟叫做申虎。年纪比我大不了几岁我们兄弟却得喊他叔叔。我心高气傲自然不服气。便寻了个衅想揍他一顿。”

“那你必然输了吧。”李妍嫣然道。

陈熙停下微笑望着她“妍儿怎么猜到的?”

“不然陈公子会拿这小孩子的逗气和我说么?”她慧黠的望他。

陈熙赞许一笑“我输的极惨。自小练就的功夫在他手上三招都没有过。后来才知道那小子和游侠郭解是同门心方平下来。怎么说我也还是个贵戚子弟怎能和真正的江湖人比功夫?姑姑笑着安慰我说“这就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以后当时时谨记不可骄狂自诩。”

李妍心思一震喃喃重复着“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么了?”陈熙转身看她。

“没事”李妍勉强敷衍道“我只是在想你姑姑这句话讲的真好。”当然”陈熙骄傲一笑“她是姑姑么。”

李妍扪心自问自己是不是太自负看不见天外的天自己外的人?

她那么自信的青衣侍宴却接连被平阳长公主和飞月长公主看破那么陛下呢?

她忽然觉得眼前一黑险些跌倒。陈熙眼明手快的扶住焦心问道“妍儿你今天到底怎么了?”我有些头晕”她虚弱道“陈公子你先送我回去吧”

本来以为几章就可以把李妍处理掉结果居然到现在还没有写完。不过下一章就是重头戏所在了。

然后最近是不可能双更了。大约尽量存一点稿。回学校的侍候有四五天碰不到电脑。当然我很怀疑我的颓废是否能完成这个艰巨的任务。

就这样闪。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