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五卷:血泪封沙 九十二:两下相欺贺新郎

第五卷:血泪封沙 九十二:两下相欺贺新郎

与陈熙商定后的第三天李妍从平阳侯府回来看见哥哥李延年忧虑的脸。

“妍儿到底是怎么回事?”李延年皱眉问道“你不是在平阳侯府……么?怎么堂邑侯府二少爷会向我来提亲?”

李妍挑了挑眉陈熙倒是不负诺言。“哥哥”她悠悠叹了一声“是我让他来的?你不妨答应了吧。”

李延年有些张口结舌。他这个妹妹不仅容颜绝色自幼也极有主见下定了决心是不听人劝的。进了平阳侯府他便以为若不生生闯出一条路妹妹绝不会回头。怎料到……

“哥哥陈熙人很好我相信他是真心爱我的。”李妍微笑道“你不必担

“这我相信。陈二公子的人品长安城的人都看的见。”李延年道忧虑的望着她“只是你……?”

“哥哥觉得奇怪是不是?”李妍淡淡一笑“我只是想通了。陛下身边有陈娘娘我……”她难堪的承认了自己的失败“我争不过的。”不是容颜不够不是才情不好。只是只是她出现错了时机。

建元年间陛下郁郁不得志又厌了陈皇后的骄纵恰恰遇见了卫子夫卫子夫如水的柔情让他停步玩赏。

当时光流到了元狩年间陛下已是权握天下又有佳人在侧再也容不得她出现的位置。

她亲眼见了陛下对悦宁公主的疼宠如果不是心中爱重着她的娘亲那样薄情的陛下不会在悦宁身上留下过多地关注。哪怕她是他亲生女儿。平阳长公主曾言元朔二年。陛下尚不知皇长子与悦宁公主的存在春秋二十九乃得独子。亦不曾如如今对悦宁公主的疼宠。

到底是怎样地女子啊?她想。能够让陛下狠心捐弃后又回重觅?

“这样也好”李延年不知她心中所想微笑道“你的个性极倔我本就担心。能够嫁给陈熙。平安终老我也放心些也算是荣耀李家门楣了。只是平阳长公主能放过你么?”

“这个不妨陈娘娘会帮我应对她地。”李妍微笑。

陈娘娘纵然不惧她李妍到底也是不希望她进宫的。她肯急流勇退想来这样的小忙陈娘娘是不吝于帮的。何况。她李妍嫁的是她地侄子。“只是我不甘心。”李妍低下头去。李延年听着妹妹悠悠的声音。有些惊心。“我输的不过是时间还有门第。好。我认输。可是我不信他年。我还会输。”

“妍儿你?”

“哥哥我嫁入陈家便是堂邑候府的人。陈家百年家势又是陈娘娘的娘家煊赫无双。若是他年我和陈熙有了女儿”她抬起头来嫣然一笑“你说她可有问鼎中宫的资格?”小轿将李妍接到堂邑侯府。.p..陈熙在门前候她微笑道“姑姑想见见你。”

她心头一颤终于要一见那个宠冠大汉的女子了么。

陈熙牵着她穿行在堂邑侯府的长廊。偶然有婢女经过尽皆屈膝行礼道“二少爷好。”

穿过外院过了一个角门。一栋小楼掩映在花草间清幽雅致。李妍抬眉看见古朴的楼匾上镌着两个清秀篆字:抹

华服锦缎地女孩倚在栏杆回过头来灿烂的笑道“熙表哥。”

陈熙退后一步欲参拜道“悦宁公主。”

“好啦。”刘初好脾气的摆摆手“自家人不兴这套。”侧身看见李妍微笑道“这位便是未来表嫂么?果然漂亮。”

那一日在桥下李妍心思迷乱并未看清这位汉朝第一公主。此时仔细打量方觉这个女孩子玉雪可爱眉目灵动之极。他日长成必不会逊于如今自己。

“悦宁公主谬赞”她微笑道观其女知其母对即将一见地阿娇欲存了好奇心思。

“妍儿你进去吧。”陈熙放开了她的手温和望着她“我在外面等你。”

她静静点头挺直了背缓缓走进去。甫一进便闻到一股淡而清甜地熏香。绿衣侍女掀帘地手指浑圆细腻微笑道“是李小姐么?娘娘让你进来。”面容娟秀沉稳。

帘后深处一抹清秀绰约的影子捧书坐在窗下。

李妍轻轻拜倒“民女李妍参见陈娘娘。”

“唔”陈阿娇低低应了一声抬起眉来。

关于陈皇后她一直在想该是如何地容颜才能让喜新厌旧的君王百看不厌。到了见了才知道只是一张素淡的容颜可是那眉那眼无一不恰到好处。只静静的坐着便让人沉醉在华贵宁馨的气息里。

却嫌脂粉污颜色淡扫娥眉谑君

她倾尽心思装扮的容颜到此时才觉得自己可笑。仿佛你用尽心思向一个人挑战那个人却对你不屑一顾。

“李妍”陈阿娇上下打量着她的容颜放下手中书卷“果然是倾城绝色。”

李妍低眉恭谨答道“妍儿不敢当倾城绝色的是娘娘才对。”

阿娇浅浅一笑起身望着她的眸子“其他的我都可以不计较只要你答一句你----真心要嫁熙儿么?”

李妍浑身一震讶然抬起头来“娘娘这话是?”

“我们陈家百年煊赫”她负手。行到窗前看着窗外陈熙殷殷等待的神情缓缓道。“娶妻可以不讲门第不看出身。可是至少要彼此真心相待。”

李妍默然许久终于道“我今后。会真心去欢喜陈少爷。”

她本性里有着决绝的一面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不会再看另一条路半眼。两个人相处是终生的事。彼此喜欢会比较幸福。虽然曾有欺骗和隐瞒到底能够一生相安幸福的走下去。

陈阿娇嫣然到底是女子比较了解女子自然看地出。刚才那句话下李妍的真心淡淡道。“既然如此熙儿大约已经等的不耐烦了。你出去见他去吧。其他地事情。我会处理。”

出了抹云楼。阳光洒在身上分外温暖。李妍抚了一把额头。只觉浑身已经沁出点点的汗。

“妍儿”陈熙回头看见她笑容灿烂温暖像冬日地阳光。

她亦微笑从这一刻起她的一生便真的系在这个男人的身上了。

渭水河边她取出丝帕轻轻抛出的时候不曾料到这个结局。

可是李妍低望着被紧紧覆住地手虽然不是曾经期盼的人但是有一个人真心相爱是另一种截然不同的但依旧是幸福的幸福。

昵青色的马车缓缓驶过长安街头。厚重的车帘阻住人么探究的视线。

“这么说李妍的事情彻底落幕了?”低沉的男声道。

“是吧。姑姑已经答应了陛下也没有意见。平阳长公主虽然气恼但也没有辙。”清朗地男生道。

“那就好”低沉男生吁了一口气“对了我们的事不要让你姑姑知道。”“知道了。”陈熙闷笑“我也不敢。姑姑要是知道我也会装傻骗人定会训死我的。你说是吧桑叔叔。只是姑姑那么聪明只怕隐约猜地到一点吧。”

“只要抓不到实证她也不能奈我们何。”桑弘羊淡淡道。“话说回来熙小子你做戏的功夫真正不赖李妍那么精明地人都没看出破绽来。”

“若要姑姑不知除非彼此莫提。”陈熙脸一红讨饶道“桑叔叔就当没有这事生过。我就是那个老实痴情地陈熙好不好?”

“好。”桑弘羊笑吟吟沉吟道“只是你若是不喜欢李妍不必一定要娶她的。虽然她会惨一些但谁教你是阿娇地侄子呢?我们当然是先顾你的。”陈熙一怔缓缓的收起笑容“你不觉得李妍的确是个很美丽很聪明的女子么?她性子决断我看的出来做了决定必不会回头的。既然如此我们成亲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桑弘羊深思的看了他一会笑道“也是你们两个欺诈对腹黑倒也是难得的一对。而且李妍到底聪明对你以后在堂邑侯府的立足也是很有帮助的。”

堂邑候的庶子大婚办的隆重。自然是请了平阳长公主的但刘婧到底没来新人亦不在意径自拜了堂。

陈娘娘为了陈熙之事特意回过一次堂邑侯府正式的婚礼便不再前来。

刘彻回到长门的时候陈阿娇已经伏在榻上昏昏欲睡了。

“娇娇”他扶起她轻声唤。

她睁开眼见是他便又安心的闭了眼继续睡。

刘彻抿起薄唇挥退宫人熟练的向下解她的衣裳。阿娇迷迷糊糊倚在他怀里身子渐渐滚烫起来人也渐渐向他倒去。

“娇娇”他在她耳边呢喃“唤我一声彻

一个激灵便全盘清醒过来。刘彻并不在意继续亲吻挑逗看她倔强的咬了牙一双清眸死死的盯住她不再清淡反充斥着怒火。

“你说娇娇”他自己的呼吸也渐渐急促起来却好整以暇道“你能坚持多久呢?”

“肯定比你久。”她冷冷道伸脚就想踹没有章法的挣扎剧烈刘彻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强治住。“娘娘陛下”外面绿衣听到不同寻常的动静扬声叫唤声音担忧。

她脸一红勉强镇静答道“没事。”说话间只觉腰上被刘彻右手轻抚浑身一颤抑住即将冲出口的**。

这个男人实在太清楚她身子的每一个地方。

肌肤相接有一种致命的旖旎诱惑。

他在她最柔软的深处轻轻屈了指节。汹涌的战栗让她守不住齿关险些喊出声来。

“彻儿----”终于崩溃久违的名字从口中逸出伴着凋落的眼泪。朦胧间听见刘彻轻叹一声欺上来吻住她的唇。

筋疲力尽缓缓陷入沉睡之际她想她曾无数次唤他彻儿或娇嗔或恼怒到如今伴着的却是眼泪。可是到底如何?这样一声唤过去的记忆便排山倒海而来不能继续割裂当彼此是两个人。

同志们七夕快乐。

看了今天的李妍和陈熙不知道有没有人想扔砖的。闪走。两个腹黑的就不存在谁配不上谁了。

至于最后一段……主要算是送给刘彻同学的生辰礼物。

不知道还记不记得七夕也是刘彻的生辰哦。

阿娇怒:你把我当成礼物送人?

作者躲:反正已经那样了。

其次算是送给读者的七夕礼物。

最后算是我的一点点不良心思作祟。

闪。祝看的愉快。

七夕美满。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