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六卷:歌尽浮生 一百:一梦如是若许长

第六卷:歌尽浮生 一百:一梦如是若许长

上林苑的牢狱虽然不及廷尉府森严冷峻。公孙敬声在其中待了两日却也惊惧只觉得此生到此便如同这牢狱里的光线一片黑暗。

牢门咿呀一声开了来人的脚步声踢踢踏踏在黑暗的牢狱里十分清晰。

“公孙敬声。”来人唤道。

公孙敬声抬看着来人“是你?”他有些惊讶旋即沉下脸戒备“你怎么会来这里?”

陈熙微微一笑“我做为子侄欲来看看伤害我姑姑的凶手莫大人怜我一片孝心便通融了则个。”

“你得意了?”公孙敬声怨毒道他与陈熙同属长安贵胄子弟只是分属陈卫向来是对面不相识的。而因了陈熙只是庶子更是看轻他一些。却不料一朝风水转竟在狱中逢。

“当然得意”陈熙放声长笑“我尚要谢谢你呢。”

公孙敬声眯眼“你什么意思?”

“人言公孙家的敬声纨绔子弟草包公子今日一见果然如此。”陈熙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语气轻蔑“我正愁无法将此事牵连上卫家你却替我们亲自将刘据供出去。卫家煌煌基业尽皆筑在这一个皇子上刘据一倒卫家就不复存在。而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你公孙敬声又在什么地方呢?”

“不会这样的。”公孙敬声惊惶起来嘶声道“刘据是皇子陛下再狠心也不会动自己的儿子的。”这两天。他一直反复思虑着当日的事不知道自己做错了没有。然而真正的主谋是万万不能供出地。此时。连自己都犹疑的事被陈熙以敌对身份轻蔑的挑出。他几乎绝望只是喃喃地说服自己“若主谋都没事陛下便不会要我这个从犯的命了。”

“你真是天真。”陈熙隔着铁栅看着他眼神怜悯。“陛下膝下有四子又不是只有刘据一个儿子。而且陛下亦不见得特别宠爱他。刘据是我陈家眼钉肉刺难得有这样好地机会我们怎么可能让他全身而退。话说回来”陈熙悠然道“刘据究竟是不是主谋你自己心底清楚。只怕此时。不仅陈家要你死为姑姑和悦宁讨公道。就是卫家甚至你那脾气温和的表弟也恨你不分轻重。拉他下水。再也不肯对你施援手了吧。”

公孙敬声颓然的跌在地上低问道。“既然如此。你来这一趟又是为什么呢?”

“我要你在绝望中死去。”陈熙冷笑道。“伤害姑姑的人陈家绝对不会放过的。”言毕再也不看公孙敬声负手而去。

“陈公子”莫隆在牢外站着见他出来不解问道“你又何必向他挑明厉害关系呢?”“因为我要他翻供”陈熙低看着地上瞥见莫隆神情惊愕微笑道“莫大人少见圣驾不了解我这个姑父。-小-说-网陛下乃是英主虽然现在疾痛姑姑信了公孙敬声地口供。日后想起刘据的性子多半会怀疑。若是公孙敬声反复口供则陛下反会疑心到卫家上去也就坐实了刘据的罪名。”

“公子敏慧。”莫隆不禁叹道。

须臾牢下传来公孙敬声的嘶吼“叫莫隆来。我要翻供我要翻供。”

陈熙微微一笑见莫隆拱手为礼道“陈公子那我就去了。”点为礼。

“二公子。”侍从轻轻唤道。

“怎么了?”

“二少夫人带着蔓小小姐陪着大长公主来了。“奶奶”陈熙皱眉“奶奶年事已高怎经的起路途颠簸?”

“没有办法呀。”侍从无奈道“谁不知道大长公主是最疼陈娘娘的。娘娘遭此事大长公主爱女心切谁也拦不住的。而且”他轻声道“是陛下请大长公主来的。”

陈熙脚步一顿旋即笑道“既如此我们就回去看看吧。”

回到下榻楼阁果然见李妍抱着蔓儿回过头来风姿绰约年岁增长愈见其美。

“妍儿”陈熙含笑唤道抱过陈蔓轻轻逗弄“乖蔓儿想死爹爹了。”

蔓儿也不怕生咯咯的笑。

“熙哥。”李妍抿嘴唤道“奶奶奉上命前来我便一路照料奶奶跟来了。”“嗯。”陈熙颔问道“奶奶呢?”

“早去了信合殿看姑姑去了。”

“如此说来”陈熙沉吟道“陛下对姑姑地心思倒真是不小呢。”

李妍一笑却没有说话轻轻打量着自己的夫君。

“怎么了?”陈熙问道。

“没事。”李妍道轻轻低下来。她一直以为自己的夫君是一位至诚公子对她一片痴情。只是上林苑事以来陈熙在上林苑运筹帷幄事情桩桩件件都对陈家有利。这样地陈熙真的是她一直以为地老实至诚之人么?

“妍儿一路劳顿也累了。”陈熙不疑有它温柔道“先歇着去吧。我来带蔓儿就好。”

“好。”李妍温柔抬。有些事心里有个模糊地影子就行了。无论如何陈熙是无可挑剔的好夫君。也是温柔慈爱地父亲。她并没有什么好埋怨的。

馆陶大长公主刘嫖一到上林苑就往信合殿而去。见了榻上面色苍白虚弱的阿娇险些落下泪来。

“到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阿娇还没有醒来。刘彻淡淡道。

帝王的脾气越见暴躁御医们的脸色也越来越苍白。

榻上昏睡中的阿娇忽然沁出一点泪来。喃喃地喊了一声“妈妈。”

“朕想”刘彻举起衣袖。轻轻的将她脸上的泪拭掉道。“娇娇可能希望见一见姑姑所以虽然知道姑姑年事高了还是请姑姑走一趟。”

刘嫖暗暗心惊自她这个侄子掌握实权后她便再也没有见过这样地刘彻。这些年来。她渐渐了解刘彻吃软不吃硬的性子泪落道“可怜地孩子还没有见她娘亲一面就没有了。阿娇一定很伤心吧。”

刘彻唇角微微一翘眼神却渐渐冰寒冷道“姑姑放心这件事。朕会有个交待的。”

他这样痛快的给了陈家一个想要的承诺刘嫖反而一怔这才想到。这位身在至尊之位的侄子也是阿娇腹中孩子地父亲。不觉有些歉意怜惜。道。“彻儿你还是先去歇歇吧。阿娇纵是醒来。看见你这样也不会心安的。”

几日没有睡好刘彻亦知自己的形容憔悴。由馆陶大长公主照顾阿娇他倒也放心便不勉强道“朕在偏殿睡下娇娇若是醒了烦姑姑唤一声。”

刘嫖目送刘彻走后这才坐在阿娇身边。吩咐道“给娘娘换条热手巾来。”

伺候在一旁的绿衣应了一声轻声下去。“阿娇”刘嫖轻轻抚过她的脸“你也该醒了。”

再不醒来不仅是卫家连陈家的心也要乱了。

所谓陈卫之争前提便是陈阿娇与卫子夫俱在。若是人不在了赢了也是输。

刘嫖亦未未曾谋面的外孙伤心。可是她的眼神渐渐沉下既然事情已经生若能以一个皇子换取卫家的覆灭也是划地来的交易。

只是阿娇至情至性必是极伤心的了。

而刘彻若不是对这个侄子了解剔透刘嫖都要以为他真地很爱很爱阿娇了。

最是无情帝王家。刘嫖叹了口气。殿外绿衣捧了干净的手巾进来刘嫖接过。细细地为阿娇揩拭。

当年撞地一身伤不仅阿娇谨慎戒之连刘嫖亦是一朝被蛇咬。

也不知过了多久又或许真是母女连心刘嫖忽然回头看得阿娇的手指轻轻一动。

“阿娇”她轻轻唤道语气惊喜。

阿娇慢慢地睁开眼过了片刻才看清眼前人。

“绿衣”刘嫖扬声吩咐“还不去唤陛下。”“是。”绿衣急急应道去了。

“娘”陈阿娇唤了一声方觉声音之轻连自己都听不见。然而刘嫖已经落下泪来连连道“醒了就好。”

刘彻赶到的时候便见阿娇投在姑姑怀里嘶声痛哭。连日昏睡的虚弱让她连哭泣的力气都没有渐渐的只有落泪。

然而那泪却像落在他心里烙下痕迹尚泛着烟。

他听的懂她哭泣中的伤心哪怕她哭不出声。

良久刘嫖方道“阿娇你睡了这些天先喝些粥垫一垫吧。”

殿外的粥早已备好随时都是热的。绿衣端了进来奉在榻前。阿娇欲取汤匙手上却一丝劲道也无握不住滚了下来落在殿上一声清脆。便有宫人过来收拾并换了一个新的汤匙来。刘彻接过亲自喂到阿娇唇边。

刘嫖微微一笑慢慢退出殿来。

信合殿外阳光正好。

属于陈家的乌云渐渐散了。

阿娇抬眸看了看他虽然休息了半日刘彻的形容还是有些憔悴不难想到这些日子他亦担忧难受。她柔顺的就着它喝了小半碗便摇摇头不要了。

温热的粥带着一脉温暖渐渐流入腹中。她的腹中也曾孕育过一个生命只是因为她的大意便不在了。思及此泪又要落勉强抑住眼前却朦胧了。

“娇娇”刘彻叹道将粥碗递给宫人揽住她无言安慰。

最初的时候阿娇尚记得自行配了有避孕功效的药。时日久了也有数次挡不过刘彻却也无事便渐渐疏淡。却不料……

“娇娇”耳边刘彻轻轻的唤“你怎么便睡了这么久呢?”

她亦不知一直知道他在身边只是欲要醒来总是挣不脱。

“适才朕在偏殿和衣睡下却做了一个梦。”哦?”她不在意问道“梦见了什么?”

然而刘彻却不答望着她良久眼神奇特最后在她额上亲吻道“朕会如你所愿。”

热烈庆祝今日满百了。

今天出门交学费外加报名所以迟了。

以下广告时间女频柳暗花溟的新书《神仙也有江湖》参加本月pk包月用户请去帮她投一票pk票。我不乱做广告的。事实上以前从来没有做过。但柳暗花溟的书么看过她的《驱魔人》就知道文笔好想象力丰富故事节奏掌握的好不罗嗦而且男女主角感情展写的极是自然让人心动。最重要的是她坑品好据说一日一更绝不变故。若有变故下次补回。貌似我只能做到前一点后一点就做不到了。

所以去投她的票吧。大神出手就知有没有。以下链接地址:)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