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六卷:歌尽浮生 一百零一:年少运筹决千里

第六卷:歌尽浮生 一百零一:年少运筹决千里

长安有政事报来刘彻便不能留在信合殿交待了好些自行去了。陈阿娇望着殿外阳光出了一会神问道“悦宁公主呢?”绿衣在一边伺候闻言便道“公主这些日子独自待在自己寝殿不肯出来陌殿下一直陪着她。”

阿娇轻轻叹了口气情知那日射场一幕到底吓着早早了。这几日上林苑的注意力都放在信合殿昏睡的自己除了陌儿怕没有人想到悦宁公主的愧疚惊惧。

“唤公主和皇长子前来吧。”她吩咐道。

绿衣领命退下。

过了片刻便听见廊下轻轻的脚步声。刘初轻轻步到她榻前低唤道“娘亲。”声音怯怯。

“傻早早”阿娇又好气又心酸“那一日你伤到哪里没有?”

“娘亲”刘初抬看着她有些讶异“你不怪我吗?要不是我闹着要骑马”她的眼圈渐渐红了“那个弟弟就不会没了娘亲也不会昏睡了三天。”

“只有你自己怪自己。”身后刘陌生硬道“我都跟你说了整整三天了。要怪也只会怪那个意图害你的人。娘亲和父皇那么疼你。“早早”阿娇柔声唤道牵起她的手“你记着娘亲知道这不是你的错。你也不用自责。其实”她凄然一笑“就算是你不小心做错了什么事娘亲也舍不得怪你。因为娘亲已经失去了一个孩子要是再怪你生气你。便就连你也失去了。”

“娘”刘初抱住阿娇哇的一声哭出来。“娘亲。我以后一定好好孝顺你连同弟弟的份一起。”

纵然伤感。听了这样的话阿娇还是忍不住噗哧一笑“你怎么就知道一定是个弟弟。也许是个妹妹呢。”

“娘亲”刘初却不理会。爱娇道“我在这里陪你好不好?”

陈阿娇轻轻的拭去她脸上地泪温柔道“好。刘初除了履在她身边躺下。也许这几天因为自责愧疚都没有睡好此时心思一松倚着阿娇很快就沉睡了。

“陌儿。”她看着儿子轻轻道“这几天。辛苦你了。”

刘陌要自持些道。“娘亲醒了就好。”到底年纪还小。一双似极刘彻的黑眸透出点点欢欣来。到了近晚。刘彻从前殿回来手中握着一份奏折脸上犹有怒气冷笑道“好一个忠臣孝子。”望见阿娇在榻上转过来平静姣好的侧脸一怔怒气便渐渐淡了。..

“父皇”刘陌静静行礼姿势恭敬。

“怎么了?”她轻轻问道。

“也没什么。”刘彻淡淡道将手中奏折递给刘陌“陌儿你也渐渐大了该学着做些实事了。这份奏折你看了觉得如何?”

刘陌展卷迅看了微微皱眉迟疑道“父皇。”却见刘彻微微一笑摇道“你母亲方醒你不要打扰她休息先下去吧。”

刘陌静默了一刻道“诺。”转身出了信合殿负手想了想径自向上林苑北随行官员所居地秋霁馆而去。

谏大夫陈熙虽然官职在朝堂上不算太高但因为是陈家直系子孙上林苑人不敢怠慢安排其在玲珑阁下榻。

玲珑阁中陈熙正在逗弄着襁褓中的陈蔓。只见陈蔓攒着小手咯咯地笑眉目灵动满心欢喜。忽闻门外婢女跪下一地轻道“陌殿下千岁。”讶异回果然见站在门外的刘陌剑眉朗目。

“熙表哥表嫂。”刘陌颔致意。

一边李妍面上淡淡一红屈膝道“陌殿下。”

陈熙怀中的陈蔓忽然探出手来向刘陌方向抓去。因年纪太幼嘴里咿呀着什么连父母都听不清楚。刘陌不由微微一笑褪下腰间一枚玉坠道“表侄女出生之际陌在深宫无以为贺。近日便以这一枚玉坠权做见面礼吧。”

陈熙微微点道“那熙便代蔓儿收下多谢陌殿下了。”他心知刘陌此来必有要事要言便将手中女儿交给李妍温言道“你带蔓儿先进去吧。”

李妍点点头接过蔓儿转进去了。

“殿下”陈熙转微笑道“听说姑姑已经醒了?

“嗯。”

“那就好。殿下到此来有何事么?”

“今日廷尉左监莫隆上了折子言道牢狱里公孙敬声又翻了口供指称皇二子为刘据并非当日射场主谋然而莫隆问及真正主谋他却答不上来。父皇极怒。”刘陌却不看着他只缓缓道。

“哦?”陈熙笑吟吟的应道“是么?”

“熙表哥”刘陌抬锐利的黑眸盯着他让陈熙几乎有一种错觉自己面对地是宣室殿里威严的帝王。“请你实话告诉我这件事里你有没有做什么手脚?”

“自然是有的。”出乎意料陈熙微微一笑竟是干脆承认“我陈家做这么多不过是为着来日将殿下推上帝座那么也就不必瞒着殿下。”

“那么”刘陌的声音轻轻沉下“当日马场惊马你有没有……?”他迟疑了一下不知如何问下去。然而陈熙却冷声道“殿下”

“事情生后陈家的确思虑过如何在其中谋求最大的利益甚至颠覆卫家。但是陈家绝对不会无中生有做出有害姑姑的事来。要知道姑姑不仅是你的母亲也是我的姑姑。”

刘陌盯着他地眼睛看了一会终于垂眸。淡淡道“我相信你。”

“但表哥也请记住我绝对不容许有人伤害我地娘亲和妹妹。”

如今。刘陌尚是虚岁十二陈熙暗暗心惊其气度令人折服。口中淡淡笑道“这个自然。”

“只是”刘陌伸出右手指节缓缓叩着书案道。“表哥也未免小看了我父皇吧。”他语气虽轻刹那间却惊出陈熙一身冷汗问道“殿下什么意思?”

“我与刘据在博望轩共读数年便知刘据与我一样性子温和良善绝不是会做这种事的人。纵然不是这样地性子他刘据也不蠢。岂不知就算害了早早对他也没什么益处反而赔了自己地道理。表哥虽然敏慧。到底没有我了解我地父皇父皇与刘据为父子。岂是这点了解都没有地?”刘陌淡淡道。“纵然那日担忧娘亲没有想清。此时也多半清楚了。”

所以才会在信合殿上试探我吧。他在心中淡淡叹了一声。

陈熙之前踌躇满志只觉凭自己机巧安排便可将卫家吹枯拉朽此时只觉一盆冰水淋头想来非但扳不倒刘据连自家也要受连累。他到底心智坚毅没有露出声色来起身拜道“殿下高明不知殿下觉得该如何继续此事?”

刘陌微微一笑傲然道“你们若扶持我总要我自己有些本事方能服众。表哥觉得卫家的根基在皇二子刘据陌儿却觉得卫家地根基在皇后卫子夫。”

他念及当年未央宫母亲受的屈辱不觉眼色沉下淡然道“卫家煌煌家业不过建立在卫子夫皇后位后的外戚身份上。一旦卫子夫不再是皇后卫家身份尴尬而刘据也就失了立身地基石虽然是皇子也不过像刘闳刘旦一样不以为虑了。”

而卫子夫不是他的娘亲陈阿娇时势也不再是元光年间。这就注定了一旦卫子夫失位就再无崛起机会。

“殿下”陈熙眸中露出淡淡欣佩却叹道“你太过仁善了。”

“得饶人处且饶人”刘陌唇角微微一翘道“有时候不斩尽杀绝才会在父皇面前留得更大余地。”

“那么殿下打算怎么做?”

“表哥”刘陌轻轻唤道“我不相信公孙敬声会无故伤害早早那么真正的主谋会是谁呢?”

信合殿里悦宁公主渐渐醒了看见自己的父皇傻傻笑了一下却又忆起之前的事眼眸里有一丝惊惧。

刘彻失笑道“你先回去吧。”

她点点头跳下来赤足踏在殿上有些冰凉她却不管张望了一下问道“哥哥呢?”

刘彻淡淡道“他大约在处理一些事情吧。”

“陛下”阿娇转身眼神有些疑惑“到底怎么了?”

“娇娇”刘彻从后面蒙住她的双眼道“你不要看不要听不要管等一切结束了朕就带你回未央如何?”

她在他指缝里看见殿内阴暗的光线春日天气易变刚刚明明是晴空万里此刻却已阴云密布似乎暴风雨就要来临。

心里隐隐掠过一丝不祥的预感。

百里以外未央宫华美的椒房殿里卫家长姐卫君孺跪在殿下苦苦求道“皇后娘娘请你救救我儿敬声吧。”

卫子夫在殿上烦躁地走了一个来回忍了又忍终究忍不住道“是他自己不争气犯下了这等罪过甚至拖累了据儿。事到如今本宫一筹莫展你要本宫怎么救?大姐你怎么教养敬声的?”

卫君孺心痛儿子遭际疾痛攻心潸然泪下喃喃道“你教的女儿也没多么长进。”

殿上卫子夫眯起了美眸道“你说什么?”啦啦啦大家猜猜主谋是谁?明天揭晓今天也有提示了。抖了个这么大地包袱希望最后能圆的让大家满意叹。又被招去开会了。泪。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