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六卷:歌尽浮生 一百零二:水落泉深寒石出

第六卷:歌尽浮生 一百零二:水落泉深寒石出

椒房殿上皇后卫子夫眯起了美眸寒声道“你说什么?”

卫君孺犹豫了一下叩道“方才是臣妇胡言了。请娘娘看在我们一母同胞的份上救救你外甥吧。”

皇后华美而宽大的礼服衣袖下卫子夫倏的握紧了拳却又慢慢松开缓缓的走到卫君孺面前搀起她柔声道“大姐不是我不想救敬声只是我和青弟对事情始末都不清楚怎么救?你若知道些什么还请明言。”

“据儿是我儿子”她看着卫君孺迟疑的神情眼圈渐渐红了“敬声也是我外甥本宫怎么可能见死不救?”

卫君孺便咬了咬牙下定决心道“我知道的也不是特别清楚但是除了据儿能够指示的动敬声的只有阳石了。”“纭儿”卫子夫失声惊呼。

“娘娘也是知道的”卫君孺怯怯的看了她一眼续道“阳石公主从小便与敬声交好……”她见卫子夫面容肃然便渐渐噤声吞下了一些话。

“本宫知道了”卫子夫淡淡道“大姐先回去吧。让本宫想想再决定该如何举动。”

待卫君孺走后她渐渐沉下脸问道“卫长公主如何了?”

贴身女官采薇适才噤若寒蝉如今方走上来禀道“正醒着只是身子还虚。”

她点点头往女儿的寝殿而去侍女掀了帘卫子夫便遥遥见着刘斐坐于榻上。抱着襁褓中的女儿面上带着淡淡的微笑只眉宇中蕴着些愁思。卫长自小思虑就重。这些日子虽然郁郁不乐。她也只以为是伤痛表哥霍去病之亡。如今看来却不是这么简单了她的三个女儿自小感情就好尤以卫长长姐为尊如果说阳石有什么心思。刘斐是多半知道地。

“母后”刘斐抬起来看见卫子夫嫣然一笑柔声唤道。

卫子夫颔吩咐采薇道“带其他人都下去。”回看见刘斐面上些微惊惧神色心中微凉一叹想来。刘斐的确是知情的。

“如今这寝殿里”她一步一步慢慢走向刘斐榻前道。“只有我母女二人斐儿。我知你一向慎行克制。怎么会蠢到如此地步?”

“母后”刘斐落泪道。“我也不想地纭儿说的时候我也骂过他可是敬声表哥已经随驾往上林苑一切都来不及了。纭儿哭着求我不要告诉你。”

“糊涂”卫子夫气地浑身冰凉。

“纭妹只是为我和诸邑不平”刘斐拉着卫子夫的衣袂哀恳道“母后你救救她啊。”

“母后都已经自身难保”卫子夫笑得凉苦在近到只有一臂的距离里刘斐这才清楚的看见昔日芳华绝代的卫皇后眼角已染细纹形容憔悴。一路看中文网

“如何护地过来卫家一族?”

日暮之时皇后卫子夫从卫长公主寝殿里出来疲惫吩咐带阳石公主入宫。阳石公主年前已出嫁这固然不是符合宫规的命令但陛下不在未央宫皇后属官詹事又是卫家人值此存亡之秋也就顾不得表面文章了。一个多时辰后阳石公主刘纭奉后命进宫。

卫子夫在寝殿里闭了一会目这才出来看见椒房殿里娉婷而立的次女不由一怔。

也许是知无侥幸刘纭穿着一袭白色深衣挺直了背背影极是倔强不复少女时代的温柔。

皇后身边的女官轻轻咳了一声却见刘纭身子一僵缓缓回过头来低声唤道“母后。”

卫子夫挥退了宫人慢慢道“纭儿你有什么好说的。”

刘纭凄然一笑缓缓跪下道“儿臣无话可说。”

卫子夫微微回过头去藏起一滴慢慢沁出的泪水。她的四个儿女中刘纭是她关爱最少的一个。她不是皇子不是陛下最初地那个孩子甚至不是诸邑个性刁蛮任性于是引得更多人注意。她只是那个默默无闻的刘纭所以出了事没有人会想到她。却不料一遭惹出祸大泼天连她这个皇后也遮掩不下来。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她忍不住问道。

“因为我和大姐三妹都很讨厌她。”刘纭大声道眸中透出点点怨恨来。不知不觉间泪水漫出来几乎将她淹没。

刘斐怨恨刘初是因为她那般倾慕的表哥霍去病另眼相待地却是这个女孩。

刘清讨厌刘初是因为刘初夺走了原属于她的父皇地宠爱。

而她呢?

“母后我好恨”她喃喃道“为什么刘初身为陈家地公主却可以与去病表哥交好无人横加指责。而我那么爱敬声表哥却只能嫁给另一个人?”“当初我苦苦求母后母后都不肯成全。”

心里那样的不甘婚后长安街头地一个偶遇她掀开车帘唤了一声敬声表哥只觉得眼泪都要掉下来。

卫子夫脸色白淡淡道“这么说你还怨恨我了?”

刘纭别开头去慢慢道“母后你是一个称职的皇后却不是一个……”好母亲。也许正是因为如此她与刘斐同病相怜刘斐才肯包庇她吧。

也许还有淡淡的羡慕。

毕竟去病表哥从来没有爱过她而公孙敬声与刘纭好歹还有一点相惜的感情。虽然渐行渐错。

“所以你指示公孙敬声在上林苑见机行事谋害刘初?”那样的怨怼来自自己的女儿。卫子夫只觉头已经麻木却仍不能停住机械问道。

刘纭缓缓低下头来。道“当时。我只想小小教训一下刘初并没有料到会到这个地步更连累了敬声表哥和据

“你老实告诉母后”卫子夫淡淡问道“你和公孙敬声。到底有多么亲近?”

刘纭没有说话只是依旧不肯抬。你心里苦”卫子夫便觉眼前阵阵黑一阵气苦怒道“可是你大姐和你一样心里不苦么?甚至你母后我心里不苦么?你是大汉公主。锦衣玉食却只知苦这苦那连累弟弟。你知不知道。当年你母后我在平阳公主府为歌姬又是多么的苦。我苦苦的支持。换得你们如今地荣华。你如今反而怨我如果你如今不是大汉公主。甚至衣不蔽体无法果腹你又怨谁呢?”自从陈皇后被废除她以夫人之位搬到椒房殿天下尊荣就再也不愿意回忆昔时贫微遇际。只是如今亲身女儿的怨怼想一把尖刀刺入她的心扉这才将多年地苦闷宣泄出来。如今想想这华美的椒房殿不过是一座牢笼绑住了她和女儿地青春美梦。“母后”刘纭嘶然泣道“女儿知道错了可是事已至此该怎么办呢?”

卫子夫渐渐沉静下来一字一字道“你即刻前往上林苑到你父皇面前认罪”

“不我不要。”刘纭惊惧摇“父皇那么疼陈阿娇和刘初会杀了我的。”

卫子夫再也忍不住一巴掌掌在她面上道“你怎么这么糊涂只要母后还在你弟弟还在总能护得你周全。若是你弟弟陷在这个罪名里我们便全完了。”

“可是我若认了我会完的更彻底的。”刘纭渐渐收了泪冷笑道“母后是打算牺牲纭儿来救弟弟了是么?”

她苍茫四顾从小到大一直都是那个在父皇母后心中分量最轻的阳石啊。“事情本来都是由你引起地”卫子夫淡淡望着她道“由你负责不是很公平么。你是据儿的同胞姐姐啊。当年你南宫姑姑有勇气为你父皇远赴匈奴和亲先帝对你父皇母子心中愧疚后来你父皇的储位才稳如泰山。你便不能为据儿做一些什么么?”

“可是南宫姑姑有长信侯啊。”而她呢她有谁?身陷在上林苑牢狱中的公孙敬声么?

她的心里便有了些微勇气公孙敬声到最后都不肯将她供出来。而她大概也应该为他做一些什么吧。

刘纭凄然一笑向卫子夫叩道“既然如此儿臣拜别母后还请母后勿以儿臣为念。”

她顿了顿还是道“看在儿臣此去份上还请母后答应儿臣一事。卫子夫心头一软柔声问道“什么事?”

刘纭再叩一道“若是清儿以后有什么真心喜欢的人还请母后成全她不要再让她嫁给根本不喜欢的人了。”

卫子夫心头一震竟自讷讷难言。然而刘纭并不需要她肯定的答复起身出殿再也没有回头。

“吩咐下去”卫子夫默然良久方扬声道“让长平侯护送阳石公主往上林苑去。”

殿外侍女低声应了。

刘纭走的极为缓慢从椒房殿到最近地宫门宫车不过需行柱香时间纵是步行亦不过两刻钟。而她走了两刻钟却连一半路程都没有走到。

“皇姐。”身后传来呼唤声。刘纭讶然回头看见刘清气喘着向她奔跑。

“皇姐你和母后怎么了?为什么母后那么伤心你的神情也这么怪?”这些日子刘清自然也能察觉椒房殿异常的气氛只是不能了解到底如何。今日卫子夫要见刘纭连她和刘斐也被吓了严令不许靠近。她见刘斐一直默默流泪却问不出什么来心下焦急这才在刘纭离宫后一路追了出来。“没事。”刘纭心思已定反而宁静悠然道。

“那便好。”刘清便笑道吐吐舌“皇姐若是难过了姐夫也是要伤心地。”见刘纭转瞬间脸色一僵不由问道“我说错了什么么?”

“没有啊。”刘纭浅浅一笑心中却对夫婿泛起淡淡的歉疚。

自她嫁进董家门夫婿畏她嫡公主身份对她百般恭敬。自己与敬声表哥之事夫婿若是知情定是极羞辱地了。只怕此次又要连累他。

不知道是该骄傲还是该心虚都米人猜到泪。

公孙敬声和阳石公主有奸情可不是我冤枉他们地。历史上确有其事。就因为这件事以及相关事件汉武帝族诛了宰相公孙贺。并杀了自己的两个女儿阳石和诸邑。

统统去查汉史吧.爬.

也因为这个我设计了这样一出戏。

华丽地鄙视一下刘彻自己的亲生女儿啊。杀的都不手软。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