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六卷:歌尽浮生 一一零:身在异乡为异客

第六卷:歌尽浮生 一一零:身在异乡为异客

汗了,下回8剧透,免得引起集体反对.今天也小改下口.艳遇是夸张的说法,只是一段生活罢了.陌儿长大了,但是他不会伤心,最多怅然一下罢了.因为......,8剧透.

进了身毒方知在繁华大汉之外还是另有其他强盛国家的。便如娘亲所说身毒女子多妩媚虽然用面纱遮了容颜单凭露在外面的一双眼睛便能勾了人的魂去。

莫纳奉唐贺之命向城门守军转达了使团与商队的来意。守军并没有听过那个遥远的东方大国之事但看这一群人衣食气度倒是不敢怠慢禀明了上司放他们进城。

身毒都城一片繁华街头熙熙攘攘的都是身毒居民。街两边有各式摊贩吹着笛子指挥蛇起舞的艺人撩乱了众人的眼。刘陌看着唐贺目不斜视的走过微微一笑看来任命唐贺担任此行正使伍被也算识人有明。

一行人下榻身毒的旅店等待身毒国王的陛见。过了七日王宫里传来王命请大汉使节前去。

郭解微笑道“我扮随从吧。”

有天下第一游侠的保护如何都要安全些。唐贺便点头应允虽然知道郭解多半是为了他那个师侄。

刘陌啼笑皆非“真当我这点事都办不好啊。”

三人随来人而去。身毒王宫一派异国风情刘陌暗暗赞叹虽然风格各异但竟不逊于未央宫的华丽。不知是身毒国力强盛堪比大汉。还是国王性喜奢靡。

“你们来自遥远的大汉么?”王座之上。身体虚浮的国王倨傲问道。

“是的。”唐贺微笑鞠躬“我们大汉英明神武地皇帝陛下听说了在大汉极南边。有身毒这样一个繁盛的国家。愿与国王交好共展繁荣。特遣本使不远万里前来并送来一些大汉的礼物。”

他拍了拍手便有侍从鱼贯而入。捧来了丝绸茶叶。瓷器之物。

国王扫过了侍从便觉得最后一个捧瓷地侍从略略抬眼光华虽内蕴却深不可测不由心中一凛。

便有身毒使女上前举起第一个托盘上的丝绸一展四周一片赞叹。原来是一件极轻盈地丝绸绣衣。裙裾华美繁复上绣着一些精美的花瓣纷飞华丽无匹。美不胜收。

国王身边的宠姬一声赞叹忍不住伸出手去。使女乖觉连忙奉上。宠姬只觉那丝绸轻巧光滑。爱不释手忍不住道。“大汉的丝绸在身毒虽少。我也曾见竟都比不上这件衣裳呢。”

“那些都是民间流传过来的。.#小说网.如今大汉皇帝陛下遣使前来。又是送给国王地礼物怎能用那种东西。”唐贺有礼微笑。

“王上”那宠姬便像蛇一样依进了国王的怀里“我非常喜欢这件衣裳王上便赐给我吧。”

国王微微一笑道“先看过其余两件再说吧。”

那瓷器自然是极精美的。茶叶却是身毒人俱都没见过的宫人拿了沸水来泡国王饮了一口疑道“不是特别甘美啊。”

唐贺便一阵尴尬正要盘过来。听得身后一阵笑声刘陌越前道“饮茶不同饮酒品的不是甘醇而是悠沁。”

他自幼承在阿娇膝下论及茶道再也没几个比他更精通的了。此时有礼道“这位请为我再取一份沸水来。”宫人慑于他的气度转看国王见其微微颔便回身转入纱幕之后。

“此茶是茶中极品唤碧螺春民间有个称呼又叫吓煞人香。”刘陌微笑道“其实在大汉茶在贵族之间是一种艺术的。我们大汉曾有一位开国将军唤作韩信。我现在泡茶的手法便叫作韩信点兵。他取过两只适才奉上地瓷器杯盏沸水以一种优雅的高度倾泻入杯搓起一手茶叶快的在杯盏上点了点便各自有适量茶叶坠入杯盏缓缓打着旋沉下。

国王看那茶水便呈现出明亮地绿色不由问道“好了么?”

刘陌摇摇头道“这一遍叫做试茶还早。”

他滤掉了杯盏中的水重新注入一次水待茶叶全舒展开这才呈上微笑道“王上与王妃再试试。”

二人为他地郑重所慑便觉得这茶地确是好东西浅尝了一口记得刘陌先前所说的悠沁赞道“好地确沁人。”

刘陌微微一笑“这茶不只好在解渴长期饮用便能明眸清心。”他看了国王身边的宠姬一眼道“我大汉皇帝陛下最爱的一位娘娘便是好茶的。”

那宠姬便欢喜笑道“这位小公子倒会说话。”

唐贺便趁机将建交通商的事情说了。国王心情大好也知道与大汉这个东方大国建交的好处并未留难一一应允。

出了王宫午时已过唐贺走到了王宫已不得见的地方这才冷哼了一声道“陈副使你要记得我才是正使。”不悦而去。

刘陌微微苦笑他不是不知道适才锋芒毕露只是习惯了该挺身的时候绝不退缩要收敛却太难。

待回到旅店众商人听说已得到国王的应允便欢腾起来。立刻着手准备。然而不待他们寻找店铺便有身毒贵族听闻汉使敬献的惊艳礼物寻上门来。商品价格被哄抬的很高还是架不住很快就倾销殆尽。

刘陌看的惊讶叹道。“桑叔叔说的对异国贸易果然是最挣钱地。”

他们换了一些身毒货币。上得身毒街市游玩。

刘陌逛到一家商店见柜台里一柄弯匕有着洁白的象牙手柄。记起说过要带礼物给刘初便道“将那个给我看看。”

然而老板听不懂汉话迷茫的看过来刘陌立即审悟。连忙用生涩地身毒语道“我想看看这个。”

却有一个动听的女子声音道“我要这个”纤纤玉手所指之处正是刘陌看中地匕。

老板便一怔不知如何处理。

刘陌微微一笑承自母亲的教养不是让他与女孩子争执的。便摇摇手表示不要离开商店。

那个女子急急付了钱执起匕。回身追了出来喊道“前面的……”她犹豫了一下。续道“请停一下。”

刘陌讶然回头。问道。“你会说汉语?”

女子点点头她的汉语生涩。甚至多有错漏但地确是汉语。“我叫衍娜。”她道“我的母亲是汉人。”她加了不少手势才让刘陌明白。也许是在多年前流乱时她的母亲被人贩卖到滇国碾转来到身毒。

“父亲喜欢母亲的汉女风情买下了她充作姬妾。可是身毒种姓制度森严母亲是异国女子被人看到最低。我也不受父亲殆尽。母亲怀念故国教了我汉语。可是我学了多年却没有遇到一个汉人能够说起。”

刘陌感叹她的身世问道“你要我帮你做什么么?”

衍娜的眼泪滴了出来“你是大汉的商旅么?”

“不是”刘陌摇摇头“你知道大汉遣使节来到身毒么?我便是大汉的使节。”

“那么”衍娜美丽的眸里燃起希望地火花“你是否”她渴望道“能带我回汉?”“其实我觉得”刘陌想了想道“你在身毒生活了这么多年已经熟悉了。何必再回大汉。我虽然看不见你的容颜但是看你的眼睛便知道你生地很像身毒人。身毒种姓森严大汉何尝不是?你何苦吃那么大的苦期图回到大汉重新尝一遍曾吃过地苦?”

“可是我想看一看母亲生活地地方。”衍娜沮丧道“母亲至死希望能够回到家乡。”

“阿祯”远处金日单唤道向这边走来看见衍娜有些惊奇“这位是?”

衍娜便又说了一遍。

“我也觉得阿祯说的有理啊。”金日单耸肩不太在意道“你在身毒好歹有父亲回到大汉什么都没有。”

衍娜便沮丧问道“你们多大了?”

刘陌道“十三。”金日单是十五。

“我十四岁已经到了要嫁人地年龄了。可是贵族们都看不起我的出身。而种姓通婚制度严格。”衍娜泪下。

“你若是个男孩儿”金日单道“便回大汉也是没什么的。偏偏是个女孩很多的苦还是不要吃了吧。”“你不要看不起女孩子。”衍娜涨红了脸怒目而视“男人能做的事我也能做。”

金日单讪笑“男孩子可没有你那样爱哭。”

衍娜凄然一笑将匕奉给刘陌道“我看你喜欢这把匕便送给你吧。”

“君子不夺人所爱”刘陌摇摇头道“我再挑就是了。”“便当是我难得一次看到母亲的同胞为母亲尽一份心力吧。”

刘陌无奈便道“当是我从你这买的吧。”付了钱接过匕。

“你怎么喜欢这么小家子气的东西?”金日单好笑的看着道。

“这是我打算送给妹妹的。”刘陌微笑仔细看了看还是很精致刘初定会喜欢。金日单想起未央宫里那个万千宠爱的悦宁公主淡淡道“是么?女孩子玩这种杀伐之物是不是不太好?”

“早早会喜欢的。”刘陌微笑道“自从冠军侯去世后她对这些也渐渐喜欢了。”

在身毒都城盘桓了半个月等商人亦买了身毒特有的象牙香料等物唐贺便打算回程。身毒国王遣人来道感大汉皇帝陛下友好之意愿派一队使臣回访大汉。

一行人走出繁华的身毒都城再进入大漠便是冬季了。一望无际的大漠掩不住人的踪迹薛植察觉了队伍之后缀着的那个人冷哼一声纵马驰去却是一个身毒女子见了他并不惊慌交手之间颇有一些功夫到底敌不过抓住了。她却喊道“我认识你们的人。”随手一指正是刘陌和金日单。

薛植愕然事涉皇长子便不能就地处置带了回来扔在地上。女子面纱擦落美丽而又妩媚一双眼睛黑亮正是衍娜。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