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六卷:歌尽浮生 一一一:初识情事心惘然

第六卷:歌尽浮生 一一一:初识情事心惘然

刘陌策马过来无奈叹道“你居然真的跟过来了。”他回身看了看师舅和小舅舅。

“不要看我。”郭解好笑道“我的任务是保护你们周全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要跟着便跟着吧。”

“好”金日单翘起大拇指“一个女子能跟我们跟到这不简单。我收回当日的话。”

“你回去吧。到大汉你会更不幸的。”刘陌温言劝道。

“可是我已经逃家了。父亲不会在承认我。”衍娜道“我一向是做了事永不回头的。你不让我跟我便继续悄悄缀着。”她倔强的回过头去“要不是找不到到过大汉的人不认识路谁耐烦跟着你们。”

刘陌心中便一动这种撞了南墙也不回头的脾气倒是有几分像他的娘亲。

念到娘亲他的心便一软。

“你们有完没完”唐贺在前面喊道“我们是大汉使团不是随便说带人便带人的。她爱怎么的便怎么的。”

刘陌向薛植使了个颜色薛植会意上前道“唐大人看在我的面子上便带上这个姑娘吧。她也挺可怜的。”

“这”唐贺迟疑道他与薛植官职不互属而薛植是长信侯心腹他不得不给面子沉吟道“看在薛将军份上便跟着吧。”

衍娜从地上起来犹自记恨刘陌不帮她说话瞪了他一眼。刘陌一笑并不在意。

不知不觉又行了一个多月。薛植执其马鞭远远指着眼前的山道。过了这座山便回到大汉了。”

大家便爆出一声欢呼。

“这便是大汉么?”衍娜好奇的看着。

依旧是青的山。绿的水与身毒没有多大区别。

“是啊。”刘陌淡淡道“希望你不要后悔。”衍娜气地瞪他“我不会后悔。”

她的汉语已经说的流利多了。

他们一路行来。平安无事。却在自己地家门口遭受袭击。

一队黑衣人如鬼魅般的从山口跳出劈脸向着队伍中地年轻人冲来。

唐贺吓的面无人色。刘陌到底镇静喊道“护住身毒使节。”

骁勇的骑军到底善战不一会儿便将黑衣人屠戮了一半。剩下的扎手的却挡不过郭解和申虎地功夫。

衍娜看的翘舌难下“真厉害。”她着迷的看着郭解和申虎的身手。

一个黑衣人绕过来。举刀砍向刘陌。刘陌抽出剑挡住。恼怒的看了郭解一眼。郭解放声大笑“你好歹也是我朝天门的弟子。一点战阵不经算什么好汉?”

身后有人偷袭。刘陌冷哼一声。并不回身剑划向身后。却落了个空。女子扑过来替他挡住了那一刀。却痛呼一声被剑在臂上撩过留下一道血痕。

很快的战争就结束了。薛植下得马来问道“是谁派你们来的?”话音未落那些人便咬了舌唇边留下一条诡异的血迹。

“不必问了。”刘陌跳下马来取了金疮药让衍娜自行敷上。略皱了皱眉道“对不住。”

“是我莽撞了”衍娜脸上痛地白笑的却爽朗“本来你对付的了地。”

刘陌欲问你又何必如此。张了张口却没有说话。

也许彼此都清楚揭了这一层纱一切便需直面面对。

“你到底是谁?”唐贺行来问道眼底藏着些微恐惧。他看的出这群黑衣人是冲着刘陌来地。而薛植地骑军以及郭解申虎都是为了保护刘陌。

若只是一个简单的世家子弟如何能引地别人下如此大的血本追杀到两国边境?

刘陌微微一笑事情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他便不再学着恭敬雍容道“唐大人你还是先安抚身毒使节吧。一路看小说网”

唐贺欲言什么终究忍住依言去了。

“我只是为了还你那天的情。”衍娜便有些失望道“你不要以为我真的不知道若不是看你的面子薛将军不会为我说话。”

她怕带给他不便所以装作不知道。只是如今看来这个少年的身份远在众人之上。刘陌在马上回过头来淡淡道“举手之劳罢了姑娘不必放在心上。”

恍若一座无形的墙渐渐生在二人之间。

暗卫便成了明护。众骑军便拱卫着刘陌继续回程长安。

到了大的街市。衍娜换上了汉族女子衣裳。端的是明媚鲜艳虽因承自外族的血统肤色浅蜜五官也深邃些倒也是娇媚的女子。

“你不会看不出来她喜欢你吧?”金日单戳了戳刘陌的臂轻声道。

“日单说些什么呢?”刘陌的耳根有些泛红。他虽然素性机敏但是年纪尚幼第一次碰到这种事。不免有些手足无措只好装作不知道粉饰太平。

早就注定没有结果的。

可是多情的少女如何能知承自身毒敢爱敢恨的性子让她无法轻言放弃。拦下了刘陌问道“你真的不知道吗?”

刘陌不免叹息无奈道“衍娜我并不喜欢你。”

她的眼里迅积聚了泪水犹自倔强道“为什么?我有哪里不好吗?”

“没有你很好聪明漂亮坚强。”刘陌回避了她的目光。当结局早已注定还不如痛快的一刀两断。“只是我偏偏不喜欢我也没有法子。”

“怎么会这样呢?”少女犹自不肯相信。痴痴道“我知道我的血统你注定不能娶我为正妻。”她咬咬牙。知道无论在大汉还是在身毒的土地上。能待她为正妻地男子几乎没有破釜沉舟“我愿意为侍为妾的如果。”她像抓住一根溺水的稻草“如果你地父母不同意我可以亲自去说的。”

刘陌几乎不忍去看她了“没用地。不是你愿意委屈就可以的问题我的娘亲希望我娶一个真心相爱的女子白到老。我敬爱我的娘亲所以不会违背她地意思。”

“所以我的妻子。只会是我喜欢的女子而我并不喜欢你。

我若喜欢你为你争取。至少还有一个支撑的理由。如今什么都没有。连自己都无法说服。

衍娜怔怔的听。眼眸里露出无法置信的光芒。“你的娘亲。是这样的女子么?”她艰难的问“能这样想。她一定是个很幸福地女子。她的夫君一定很爱她吧。”

刘陌微微迟疑娘亲幸福么?他其实是不敢肯定的。这些年来渐渐习惯有父皇有娘亲地生活。渐渐忘了彼此之间被埋葬但确实存在的心结。

对娘亲来说她再也无法和另一个男人携手。可是当父皇携起她地手时她是否心甘情愿觉得幸福呢?

刘彻是个极多情又极薄情地人守了娘亲这么些年应该还是有很深的感情地吧?

只是那份感情可以被定义为爱么?

他无法回答这样的问题只好微笑郑重道“我的娘亲是天下最好的女子。你若见了自会知道。”

再长的旅途也有一个终点。

长安城渐渐在望的时候已经开了年是元鼎三年五月了一年零二个月。

唐贺骑了高头大马遥遥望着长安城外的长亭远远的站着一行人似乎是在等候他们的到来。待到近了脸色方才变了。他认得的典客伍被位列九卿尚站在最后。前面的数人他识得一个乃是天子宠臣大司农桑弘羊竭力支持此次出使和通商的朝臣。

“哥哥”明媚娇艳的少女提着裙裾奔跑过来不过十三四岁年纪。衣着华丽连贡献给身毒国王的丝绸盛衣都不及的。却似乎有些惧马在离他们还有三四丈的地方停下来脸色有些白双眸却有掩饰不住的欢喜。

“公主殿下”身后两个宫人脸色白的追逐着。

听见这样的称呼唐贺的脸色巨变。

“早早”刘陌亦极欢喜下得马来一把抱住了刘初。没有看见身后衍娜陡然惨白的花容。

“参见皇长子殿下。”随后而来的两个宫人恭敬行礼。

“起吧。”刘陌心不在焉的答道望向长亭娘亲徐徐走来的方向。

薛植翻身下马单膝跪下大声道“臣薛植参见陈娘娘参见皇长子殿下参见悦宁公主。”

众骑军虽茫然不知但军令严谨轰然下马同声参拜声势扼天惊的商队众人参差跪下嘴里喃喃参拜。

陈阿娇微微一笑嫣然道“都起吧。”

“娘亲。”刘陌欢喜唤道。终于感觉道自己回到了家。“陌儿”阿娇拉着儿子仔细端详。这一年来她送走了儿子不是不牵念的有时候会怔怔的望着枕边刘彻的容颜渐渐呆。

他们父子轮廓真的很相像。

“陌儿你晒黑了呢。也长高了。”到如今一颗心方落了地。

刘陌朗朗笑开露出雪白的牙“娘亲却还是那样年轻漂亮。”

“嗯。”衍娜轻轻向前微笑着偏着头道“陈夫人年轻漂亮若不是听阿祯叫我便当夫人是阿祯的姐姐不是娘亲呢。”

周围宫人尽皆变色。

阿娇有些意外的看了衍娜一眼微笑道“你便喊我夫人吧。这位是……?”

“娘亲”刘陌的耳根又泛了点红。道“这位姑娘唤做衍娜父亲是身毒人。母亲确实汉人她便想回大汉看看她母亲的家乡。”

衍娜地心便一痛。她不懂汉室皇家尊贵的称呼可是刚才众人参拜的气势让她隐隐明了刘陌地身份定是极尊贵的。

本来已经距离遥远到如今。更是遥不可及。

可是她不甘心只好装作一份不解世事地模样希图见一见刘陌的娘亲。刘陌最是听他娘亲的话若是得到他娘亲的喜欢也许还有一分希望。

“怎么我说错话了么?”她讷讷道。

“衍娜姑娘”刘陌回身正色道。“出使之时因为不能透露身份我用的是假名。从母姓。事实上我地姓氏是刘。”

刘。是大汉皇族的姓氏。

而大汉这一朝。皇长子的名讳是一个陌字。

衍娜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向着阿娇行了一礼“是我莽撞了刘夫人。”

“无事。”阿娇淡淡一笑“大汉与身毒万里之遥姑娘为全母志跋山涉水勇气可嘉。只是到了长安可有其他的打算?”

衍娜凄然的看了刘陌一眼到了长安使团商队都要散了。她一个人不生地不熟的女子能去哪里呢?

阿娇看在眼里心里便明白唤道“奉嘉。”

“姐姐。”申虎越众而出脸上虽没有太多的表情眼眸里却有一丝温柔。

“若衍娜姑娘无处可去你便带她回去对干娘说我托她代为照顾一下。另外”她迟疑了一下终于道“干娘这几年渐渐年纪大了身子不好。奉嘉若可以就留下来陪她几年吧。”

申虎心里一苦颔道“我知道了。”

陈阿娇点点头向郭解示意。接了刘陌带了刘初登上宫车绝尘而去。

众人这才敢抬眼轻声议论。

“刚刚那位真的是陈娘娘么?”

“大概是吧。我没敢抬头不过众人对她如此尊敬多半是了。”

“可是陛下最宠爱地妃子怎么会来到长亭呢?”

“她是来接她的儿子。”

“儿子就是那位年前听说最有希望继承太子之位的皇长子殿下。”

“这……”唐贺迟疑了半天终于道“这太荒谬了怎么可能?”

“伍大人堂堂皇长子殿下要继承储位地人怎么可能进了我的使队出使身毒一去经年。”

伍被微微一笑莫测高深道“这位陈娘娘行事总是莫测高深地。”

唐贺脸色惨白记起此行数次对皇长子不敬地地方。只觉得此生虽漫长于他却已经结束了。“不说这个了。”伍被淡淡道“我们的任务是接待身毒使节。”

适才宏大地场面身毒使节自然是看见了连连问道“刚才那位夫人真的是贵国皇帝陛下第一宠妃吗?”

八卦果然是无国界的。

“当真是很美丽呢。与我们身毒的姑娘各有各的美丽可是真的是美丽的。”“我们佩服你们的皇子殿下居然敢匿名出使我们身毒。大汉有这样的皇子殿下日后一定会更加繁盛。”

“那是自然”伍被不动声色的答道“我们的皇帝陛下可是第一的英明君主呢。”

“各位使臣请随我来驿馆吧。”“郭师兄。”申虎抱剑轻轻微笑着“既然已经来了长安就到我家住几天吧。”

郭解也不推辞微笑道“若不打扰自然好。”

“衍娜姑娘”申虎回身淡淡道“随我来吧。”

衍娜看的一阵狠很想将一身傲气扔在申虎脸上头也不回的离去。可是这申虎毕竟是刘陌要喊小舅舅的人。若留下才能不和刘陌断了最后的联系吧。

“阿祯阿祯”她并不知道刘陌的真名只是喃喃的念着这个喊熟的名字苦涩想“你若回去可还记得有一个曾爱慕过你的少女名字叫做衍娜。”

她却不知刘陌此时心中的确闪过她的名字微微叹了口气。一个男子对生命中第一个喜欢自己的女子总是不能轻易的忘掉的。何况她喜欢他不因他的身份他的地位只是单纯的喜欢他这个人。哪怕他并不喜欢她。

只是回到了长安她做她的平民女子。他继续他的皇长子生涯。再无什么交集。

生命中的第一场情事到最后只是一个叹息徒留惘然。

这一年皇长子刘陌与他的同胞妹妹刘初都满了十四岁。将长成未长成的年纪。

爬过.这样的安排,你们满意么

我是认定这样了.

哗啦哗啦的郁闷...今天字数标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