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六卷:歌尽浮生 一一二:博望相望玉堂远

第六卷:歌尽浮生 一一二:博望相望玉堂远

宫车一路辘辘向未央宫方向缓缓驰去。

“哥哥”华丽舒适的宫车里初夏的风缓缓扬起了帘子。见到久违的哥哥刘初极是欢欣赖在刘陌的怀里撒娇道“哥哥走了这么久有没有想早早?”

刘陌失笑道“自然是有的。”

他从怀中掏去匕道“哥哥说了要给你带礼物的。呐。刘初第一眼看见那匕的形状便极喜欢。“真的很漂亮呢。”她拔出了匕雪亮的刀锋闪耀着光芒触手处冰凉洁白“这刀柄是用什么做的呢?”她好奇问道。

“据说是大象的象牙。大象是一种极巨大的动物有着很长的鼻子。它有着一对长长的牙。身毒人将它拔下做为饰物。“那不是很残忍么?”刘初面上露出不忍之色。

“噢”刘陌作色“早早不喜欢么?那就还给我吧。”作势欲抢。刘初连忙藏在身后“别是哥哥送的我都喜欢。”

“哥哥出使有什么好玩的事么?”

“自然是有的出使的使团走了那么久的路自然有着很多事要讲。”“哦?”刘初的声音向往“那有哪些事呢?”

“比如”刘陌道“我听使团的人说前些年他们出使西域那儿有个地方叫做夜郎。夜郎的国王问使臣夜郎与大汉孰大?”

刘初怔了一下问道“那。夜郎有多大呢?”

“不过是大汉一个中等郡县的大小吧。”刘陌道“所以人还是要行走一些地方。眼界才能开阔不会坐井观天。以为自己十分了得。”

“呵呵那若是夜郎国王知道了实情定会羞愧吧。”

伺候在宫车外的宫人会心的听着大汉最尊贵地一对兄妹的对话和睦无间。这一刻所有属于宫廷的刀光血影都远离这座宫车不能靠近。

“早早哥哥不在地时候大汉有什么事情么?”

“哦自然是有的。”刘初偏了头想了想道。“有两件事一件是喜事一件是丧事。哥哥想先听哪件?”

刘陌怔了一怔道。“还是先听喜事吧。”

“嗯。”刘初点点头眼神柔和。“哥哥走地那年冬天陵姨便怀上小宝宝了虽然她还是不愿意嫁但是秣陵候和秣陵候夫人却不肯再由着她所以今年新年的时候陵姨嫁给东方大人了。再过几个月我们就要又有个小弟弟或小妹妹了。”

“这”刘陌听的啼笑皆非脸色有些古怪“要恭喜师傅和陵姨了虽然这方式实在不容恭维。.#小说网.”

“那”他迟疑了一下终究问道“丧事呢?”刘初沮丧的低了头郁郁道“开了年我的师傅地夫君司马相如大人去世。师傅为夫守孝要捧灵回蜀了。”

她可怜兮兮的抓着刘陌的衣襟“我和细君又没有师傅了。”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你若念着师傅司马夫人知道便安慰了。”刘陌安慰着她想了想问道“细君今年多大了?”

“好像是比我小两岁吧。”刘初想了想道。“怎么了?”

“没什么她命里孤苦但总是刘姓皇族。早早多照顾她些。”

刘初扑哧一笑“娥表姐宠着她呢。呃咱们家的辈分关系真乱。”她无奈皱眉。

“早早说的都是家事可有什么政事?”

“这”刘初偏了头想想摇头“好像没有。”

“好了”阿娇含笑看着一对儿女的亲昵此时方道“早早你哥哥旅途辛苦你别扰着他让他先歇歇吧。已经回来了接下来的时间还不都是你的。”

刘初点了点头道“是我疏忽了。哥哥你歇吧。过些日子我天天去吵你。”

刘陌失笑走过那么长地旅途终于回到亲人身边心上那根紧绷的弦渐渐松了虽然在宫车中一路有些颠还是很快沉沉睡去心头温暖。

宫车一路未歇从南司马门进了未央宫到了玉堂殿阿娇带了刘初下车轻声吩咐道“成烈你背了皇长子到偏殿休息去。注意不要吵醒他。”

“娘娘”新起的尚丞轻轻禀道“皇长子已将成年按例不好歇在妃嫔宫殿了。”

“尚丞大人”阿娇浅浅微笑笑容淡肃“陌儿是我亲子又远出方归尚丞看我爱子心切就让他在玉堂歇几日。也许过几日陛下就有重新安顿陌儿地旨意下来了。”

刘陌倚在宫车上听着娘亲轻轻的话语便装着不肯醒来。若是醒了按理是该辞地。只是他真地想伴着娘亲几天。

“这”尚丞知道如今未央宫没有中宫皇后这位陈娘娘便是陛下的掌中宝心上人没有触犯大节地事竟是无所不依的。而宫车中的皇长子殿下更是很可能即将接下太子之位能给的面子她是一定要给的便退了一步道“既如此奴婢敢不遵命。”

阿娇便微笑道“多谢尚丞了。”

早有人将陈娘娘今日的行踪报告了刘彻。刘彻在宣室殿里听着良久方挥了人下去。

“陌儿”他在心里念着“你还是回来了么。”

嘴边便牵起了一丝极淡的微笑。

“陛下”伍被在下面看见心中松稳恭敬禀道。“身毒使节已经安顿妥当陛下打算什么时候见?”

殿上端坐的帝王沉默了一会儿方道。“对身毒使节不可怠慢。让人以为大汉看轻了他们。也不必太看重让他们自尊自大了去。”

伍被恭声道“臣领会了。”

“十天后”刘彻漫不经心道“宣他们到宣室殿见吧。”“是。”

“这些年。伍卿任典客一职尽忠职守。马上博望侯张骞亦要回来朕意欲迁伍卿为御史大夫令张骞接任卿职。”

御史大夫身份在典客上这便是升迁了。伍被心下欢喜面上却不露淡淡道“臣伍被。叩谢圣恩。”

“退吧。”

“是。”“陛下”杨得意觑着殿上再没了人上前道。“皇长子久游未归陛下要否前往玉堂探视。”

刘彻回看了他一眼。那一眼。竟是冷锐。杨得意便觉全身冷到骨子里去。跪下惶恐道“奴婢僭越了。”

“杨得意。”刘彻冷冷道“你跟在朕身边这么多年是最清楚朕心思的。但是朕并不容许有人猜测朕的行止。”

杨得意连连叩“奴婢知罪了。”

宣室殿里政事繁忙直到掌灯时间才处理完毕。刘彻便吩咐了众人舍了车驾一路行到玉堂殿。摆手挥退了欲行礼地玉堂殿宫人走到殿上听见偏殿里阿娇的清雅的声音“陌儿你实话告诉娘你真地不喜欢那个姑娘么?”

“娘”刘陌讨饶道歇息了数个时辰他的精神便回复了些。但此时他宁愿自己仍在歇息。“不是你吩咐道不许我带什么身毒女子回来地么。”

“我是这么吩咐啊。”阿娇无辜的眨眼“只是计划赶不上变化。若真的有也只好从长计议另行安排了。”

“哦?”刘陌倒有些好奇“如果”他加重了语气“如果儿子真的喜欢一个身毒女子娘亲会如何呢?”

“那”阿娇的声音便渐渐萧瑟下来“那便不是娘亲要如何而是陌儿要如何了。一个人想要留住另一个人要努力地是他自己而不是旁人。陌儿要问自己你愿意为了那个女子付出多大的努力做多大的牺牲。”刘陌沉默了一下咕哝道“还好我没有。”

阿娇促狭的望着儿子追问道“你告诉娘亲那位衍娜姑娘美丽聪明坚强已经很好了你问什么不喜欢她?”

“娘亲问这个干嘛?”

“陌儿渐渐长大了呀”阿娇道“不知道陌儿喜欢怎样的女子娘亲怎么给陌儿挑媳妇?”

刘陌想了想道“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还需要理由么?”

“我才不相信这样的话”阿娇微笑“当借口不错敷衍娘亲就不行了。喜欢和不喜欢都是有理由的。”

刘陌被逼的无法只得道“她没有娘亲好。”

“我从小跟着娘亲后来长大看天下女子似乎都是比不上娘亲的。陵姨也是很聪明地了却少了娘亲的淡然。表嫂亦美丽却没有娘亲的善。”

“衍娜不撞南墙不回头地个性是像娘亲的。却锋芒毕露没有娘亲地内敛。所以陌儿喜欢不来。所以娘亲也不用急着给陌儿找妻子了想找到陌儿中意地很难。”

“这”阿娇不禁有些讶然正要说些什么却听见殿外一声熟悉的冷哼。不由回头起身来到门外。见满殿宫人尽皆失色。廊上刘彻熟悉地背影消失在转角怒气充盈。

“娘娘”绿衣战战兢兢的靠近“陛下刚才前来遣下众人在偏殿外听了一会脸色变的很难看就走了。”

“哦?”阿娇沉吟了一阵看来未央宫舒适的生活真将自己的警觉心磨的所剩无几竟连刘彻站在殿外都没有听到。

“娘亲”刘陌走了出来脸色有些苍白“父皇”他迟疑唤道“他没事吧?”

“没事。”她微笑安抚只觉得眼皮跳动心情不宁。

过了几日宣室殿传下消息来陛下随便寻了个理由将先尚丞贬黜。然而皇长子毕竟没有搬出玉堂殿。又过一旬陛下依众臣所请立皇长子刘陌为太子。太子乃一国储君受封当日搬出玉堂殿另辟博望为太子东宫。

太子初立为锻炼太子处理政事的能力宣室殿里传来陛下意旨分下大多政务供太子处理。刘陌便忙得没有歇息的时间亦不能往玉堂拜谒娘亲。

然而政务交上来连刘彻看了亦是点头赞许的。刘陌处事虽有稚嫩生涩之处但井井有条已有大家气象。

爬偶是恶搞了点偶承认。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