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六卷:歌尽浮生 一一六:史笔如椽记古今

第六卷:歌尽浮生 一一六:史笔如椽记古今

按惯例新年的前三天是停朝的。所以当清晨的微光透过窗棂照进寝殿陈阿娇慢慢醒转看见身边的刘彻不禁有点怔。

“总算醒啦。”刘彻的心情看起来不错在她颊上亲了一口谑笑道“朕还在想要到什么时候娇娇才能醒呢。”

她并不习惯醒来的时候枕边有别人迟了片刻方道“陛下先起身吧。”

自元光年前后渐减掌握实权刘彻一直勤政。天色亮了还在榻上未起的时候几乎没有。此时却少有的闲适道“难得今日算得浮生闲半日和娇娇再腻一会吧。”

阿娇脸色阵红阵白的大力推了他一把道“我才不要。”掀了被子要下来凛凛的寒气一冷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殿外宫女听见了里面的笑闹声轻轻在帘下问道“陛下娘娘要起了么?”她连忙在身后刘彻插嘴前扬声唤道“进来吧。”

刘彻垂下眸徐徐一笑没有作声。

莫愁捧了洗漱用物进来看见仍在榻上的陛下脸上不禁泛红低下头去。

说起来娘娘真的少有同陛下一同起身的时候呢。

阿娇看着外面明亮的天色问道“现在几时了?”

“卯时三刻了”莫愁答道。“对了长公主府传来消息飞月长公主昨夜产下一名女婴母女平安呢。”

“昨夜?”阿娇欢喜中不免一怔微笑道“倒真是个有福气的孩子。连出生都这么会挑时辰。”

待到三日后宣室殿恢复临朝陈阿娇终于抽出空来。去探望刘陵母女。

长公主府极是热闹喧嚣的送礼者几乎将人给淹了。阿娇在内房。陪着榻上做月子的刘陵微笑道“当娘亲的滋味如何?”

“说不清楚。”刘陵含笑看着抱着女儿不肯放手地东方朔道“怀着她的时候。行坐不便想着生下来就好了。真到了生产的时候却又痛地受不了。痛过了就很爱她了。”

母女天性源出天然仿佛血脉里久远埋下的因子。

“真地好漂亮呢。”陈阿娇亦看着东方朔怀中的女婴叹道“下一代的女孩子当属陈家的蔓儿和你的这个女儿最是美丽了。不知道到时候要勾掉多少男孩子地魂呢。”“想娶走我的女儿。”东方朔冷笑道“先过了我这关再说吧。”

刘陵扑哧一笑嗔道。..“胡说”转向阿娇道。“何须等呢。如今的早早不就已经勾掉长安城偌多男子的心魂么?”

美丽娇俏的刘初。是今上最宠爱的掌珠太子殿下的同胞亲妹她的母亲是未央宫里独得君宠的陈娘娘这样地身世才貌渐渐到了婚龄长安城各家贵戚都在关注是哪家的儿郎有这样的荣幸娶到如斯娇娥吧?

阿娇却轻轻颦了眉叹道“她地心里一心只记得冠军候何曾看的起半个他人呢?”

“这”刘陵也清楚一些叹道“再等一年看看也许她明日就看上了什么人也说不定呢?”

“只能如此了。”阿娇勉强一笑问东方朔道“她叫什么名字?”

“呵呵”东方朔笑了两声有些心虚地低下头去不答。

“别问他。”刘陵冷哼道“从女儿出生他就抱着不肯撒手号称博学多才偏偏拟了无数个名字都不满意。到现在还没定下来呢。”

陈阿娇吃吃而笑可怜天下父母。而刘陵最终和东方朔走到一起应当是幸福地吧。

“不如”她微笑的看着刘陵道“你自己给她娶个名字吧?”

“也好”刘陵想了一下扬眉道“就叫一个湄字吧。”

“媚?”东方朔怔了片刻道“妩媚地媚么?未免俗了一些吧。”

“谁说是那个媚”刘陵漫不经意的道“是水湄的湄。”

“东方湄么?”陈阿**着这个名字道“很漂亮呢!”

所谓水湄是水与岸之间近水近岸似水似岸非水非岸的一抹极动人的一个字。

名字这样就算定下来了。东方湄在父亲怀里挣动了一下忽然放声大哭。东方朔手足无措只得向榻上两个女子投去求救的目光。陈阿娇俨然而笑抱过来看了看道“她大约是饿了东方大人你带她去找奶娘我和陵儿再说会子话。”

东方朔出去后陈阿娇便更放松些向榻上再坐进去些轻声在刘陵的耳侧问道“陵儿这些日子没空与你独处都没来得及问你老实告诉我当日怎么就那么不谨慎破功怀了湄儿呢?”

刘陵哭笑不得嗔了她一眼道“你是众人眼中端庄尊贵的陛下宠妃怎么好这么八卦?”

“这不是你么?”阿娇无辜的眨眨眼“不然我还懒的问呢。”

她们一同长大一同求学一同为警一同穿越彼此熟悉亲近的像是对方的影子。

“也不过是喝了太多酒。”刘陵叹道“最老不过的桥段。”“哦?”阿娇巧笑嫣然低头道“那么陵儿醉了?”

“也没有。”刘陵诚实道“只是酒意放开了理智放纵了些。”

“何必说我呢?”她盈盈的看着阿娇“你自己呢?回宫那么多年孩子都曾经有过和那个千古一帝在一起又如何呢?”

阿娇怔了怔。讪然道“怎么转到我呢?”脸却渐渐红了。

“这样可不行哦。”刘陵好笑的看着她“只准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司马迁说帝可三日无食。不可一日无妇人。你觉得呢?”她好奇心起来问得着实生猛阿娇狼狈的爬起来含糊道“是很厉害啦。”寻了个理由出来。耳边还听得到刘陵放肆的笑声。出了内室脸上的烧渐渐降下来远远地见了东方朔站在角门前身边有一个青衣男子身材略有些单薄气质却清正听见走近的脚步抬头望过来目光清华。

“陈娘娘。”东方朔亦看到她点为礼。

“嗯。东方大人不必多礼。”陈阿娇微笑道看向一边。“这位是……?”

那青衣男子却退后一步跪了下来道。“下臣司马迁。参见娘娘。”声音淡淡。

“咦”陈阿娇不免惊呼一声。暗叹了一声。当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呢。刚刚刘陵方提到这位这位就出现在长公主府上。

不过这个时候好像曹操还没有出生呢。

“娘娘司马大人是臣的好友”东方朔含笑拱手禀道“家承世学文章锦绣自幼立志要写出一本旷古绝今地史书来。臣感其意志与之相交。”

“我听说过的。”陈阿娇含笑道看着司马迁饶有深意道“司马大人我期待你写出你想要地史书的那一天。”

司马迁一怔抬头看着她目光中有着微微的疑惑不解。如今这个时代已经不是当初历史上的那个年代。如今坐在太子位上的是她地陌儿。再不会有任安左右为难的局面匈奴也已衰微李陵不必再降。

最重要的是那个端坐在宣室殿的帝王不会再那么暴虐无常喜怒不定。

那么如今的司马迁应当可以避过宫刑的屈辱吧?

年少时观《史记》看汉武前事每击节赞叹。唯本朝事司马迁难免有身在此山中之嫌。无论是他的扬李抑卫还是对汉武帝直言不讳的批判总让人有其挟忿报复的怀疑。

《史记》十二本纪唯《汉武本纪》有佚失是为遗憾。

而今她期待着一本新地完整的《汉武本纪》。

“阿迁”东方朔含笑唤着望着陈阿娇背影的司马迁道“怎么了?”

司马迁收回深思地目光道“这位陈娘娘倒和我想象的不同呢!”

“本来就是。”东方朔嗤笑“见过这位娘娘后我一直觉得陛下身边有这样一位宠妃是幸事。”

“我一直以为”司马迁垂眸淡淡道“能在被捐弃后重获宠幸必有狐媚惑主之嫌。”

“幸好司马不是以以为写史书地人。”

“是啊。”司马迁自嘲道“浩浩中华泱泱历史不知道穷其我一生是否能将这本巨著写完。”

从未央宫西司马门进回玉堂殿要经过刑轻娥地承华殿。陈阿娇坐在宫车上听着承华殿悠悠传来的琴声哀怨迷离叹了一声道“恐经失恩人旧殿回头忆着五弦声。”

“娘娘”绿衣没有听清楚问道“你说什么?”

“没什么。”阿娇想了想问道“绿衣建章宫快要建好了吧?”

“应该吧。”绿衣道“说起来建章宫建了快整整三年呢。据成烈说陛下吩咐不计成本务求精致漂亮。”

“那么”陈阿娇叩着窗棂“新宫建成势必要广招宫女若能将未央宫地年长宫女放一部分出去也不失一件功德。”

统计群,我现我昨天弄错了,特此订正.爬,对不住了。)

一群(金屋恨):12o69138

二群(长门赋):42246741(已满,勿进)

三群(甘泉落):44o43145

四群(绿漪凌烟):39655753(这只才是狼群,似乎取这么诗意的名字,我差点以为是以前加的诗群了.

五群(劣女当道):42962196(女孩子进,拒绝男性.)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