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六卷:歌尽浮生 一一八:十年河西十年东

第六卷:歌尽浮生 一一八:十年河西十年东

元鼎四年七月陈阿娇从玉堂殿搬入建章宫长门殿。

长门殿虽然从宫降为殿却比当年为宫时更加宏伟宽广。从殿外看进去帘幕低垂流光溢彩一应都是按她喜欢的品味设置只不过将她当初最喜欢的竹林圈到了殿内院落夏日的晚风轻轻吹拂将竹影婆娑映在茜纱窗上寒簟生凉。很是让阿娇欢喜。“听宫人说”莫忘含笑着道“这长门宫呀不是”她狼狈的咬住舌头道“该说长门殿了墙壁里当初砌起来是通了地龙的就算到了冬天娘娘也不会冷了。陛下对娘娘倒真是念到心底了。”

阿娇白了她一眼似笑非笑道“你是不是也想找上一个反正马上要进新宫女了。你若是愿意我可以放你出宫的。”

“别”莫忘忙道。莫失却捂了嘴吃吃的笑了起来。

陈阿娇瞥了她一眼道“笑什么呢?”

“我在笑”莫失嫣然道“娘娘没注意么?娘娘方才用的是也字。”

她一怔。

很快的各地征兆上来的宫女就上来了。阿娇无力顾及便吩咐身边绿衣和莫失莫忘“你们问询未央宫各殿的三十以上的宫女若是愿意返家的便放她们出去。递补新的进去。各殿的宫女用度也可以略微裁减些。建章宫与未央一样。”

“至于挑选新宫女”她想了想道道“不拘相貌家世。看着灵巧。心术正便可以。另外和她们说今后放回的年限提到二十七。若是有不服的让她们直接来与我说。”

三人应了一声是字。

此令一出。新旧宫女都是感念陈娘娘功德的间或未央宫里有几个多年前承过君恩的下等妃嫔。对陈娘娘独占君宠早有积怨不服裁度破釜沉舟闹到宣室殿陛下那里陛下只是皱了皱眉。道“一应后宫事务朕已经交给陈皇后裁决未央宫里上至妃嫔女官下至宫女内侍都是要遵守地。”裁了她们三个月的俸禄。

众宫女便噤若寒蝉训了几天后便有人忍不住问道“这位陈娘娘。住在哪座宫殿呢?”

“陈娘娘是不住在未央的”便有些听过些许地人忍不住卖弄“听说。这陈娘娘可是陛下最珍宠的妃嫔。在未央宫尊如皇后。陈娘娘身世高贵。论起来还是陛下嫡嫡亲地表姐呢。二人从小感情就好。陛下曾经说过。若得陈娘娘为妻子一定要盖一座大大的金屋子给她。”

“哧”便有人嗤笑“谁没有听过这个要得你来说。”

“你知道什么?”前面那个人因了话被打断有些不悦冷笑道“这些年陛下果然遵守诺言建了一座比未央宫还要华丽的建章宫送给陈娘娘。前些日子陈娘娘就搬进建章宫的长门殿了。..我还听说未央宫里一应妃嫔都留居未央因此建章宫里只有陈娘娘一个妃嫔啊。你们想想陈娘娘圣宠是多么隆重。”

这些离家背井初入宫廷的宫女们便忍不住臆想宠这位宠冠京华地陈娘娘的风采。良久有人道“我听说就是因为新修了建章宫我们才被选进来当宫女呢。”

不知道谁有那个福气可以伺候陈娘娘呢。

“可是”一个声音微弱道“我也曾听说有一段日子陛下厌弃了陈皇后罢黜她另立了一位歌姬做皇后。陈皇后罢黜后住的地方就叫做长门宫啊。”众女沉默了片刻同时道“瞎说。”

卫子夫早已成一掊黄土陈娘娘依然圣宠隆重在陛下心中孰轻孰重不是早已一目了然了。

“那可真该是”有人轻轻道“该谁的就是谁的。别人想夺也夺不走。”

“你们这些蹄子”教习宫女的姑姑走过宫室听见些微的声音走了过来冷笑道“这么晚了还不歇息嫌教习不够苦么?”

众女低呼连忙躺下。然而教习姑姑却不依不饶道“你们在闲聊什么?若不说的话明日可饶不了你们。”

“你说”她随手指了个宫女。那宫女倒是有些娇憨的脱口而出“我们在聊陈娘娘好幸福哦。”

众女脸色都被吓地白偷偷去瞥教习姑姑的脸色然而姑姑脸上却柔和了一些扑哧一笑“你们知道什么?”

适才那位宫女便撞起胆子问道“姑姑你在宫里待的久总见过陈娘娘地。陈娘娘有多美?”

“定是你们这些小蹄子及不上的。”姑姑笑道“陈娘娘最初罢黜长门地时候姑姑还没有进宫。不过这些年她住在玉堂殿地时候姑姑是在宫里的远远见过几次当真是眉目如画怨不得……其实”她话锋一转“你们看悦宁公主就知道能生出这么漂亮地女儿当娘的怎么可能差呢?”

彼时陈阿娇却在长门殿与刘彻对弈。对于围棋一道她自认水平不高习了这些年虽然比当年的自己要强上一些却始终不是自幼习棋的刘彻对手。与他对弈十场是要输掉九场的。然而刘彻贪看她的娇颜棋未到中盘便已经吻上她的唇轻轻的将她拥到榻上。

她轻轻的笑道“这一场可不能算你赢。”

“便是等一下再续下”刘彻心思却不在这个上面心不在焉道“娇娇还是赢不了。”

她笑容微僵心下暗想下一次定要将棋盘顺手拂落。

很快就没有心思想别的了。

欢爱过后。她便睡意重重的伏在听他在耳边含喊自己的名字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

“娇娇。你记不记得”他轻轻地道。“当日亦是在长门我们下五子棋……”低下头来她闭了眼呼吸均匀缓慢。竟是已沉沉睡去了。

他目光炯炯看了她许久方低叹了一声拂开落在她面上散落的丝。

那些事应当是远了吧。

《诗经》里曾言七月流火。到了七月末长安城的炎热便渐渐退下来行在建章宫仿佛闻到了秋天将来地气息。

京城各大官员。都在准备陛下巡幸汾水的有关事项。

而陛下巡幸期间亦是皇长子刘陌第一次以储君地身份。留居长安监国。

“不知道”莫忧莫愁收拾着陈阿娇的行装。彼此有些忧虑的看了一眼。道“太子殿下可做的来呢?”

阿娇正在侧畔看书。闻言好笑道“有那么多重臣在一边能出什么差错?”

而她信的过自己地儿子刘陌足够精明不会容了有人钻了什么空子。

“娘娘”帘外绿衣带着新进的宫女映朱缥紫进来道“原先玉堂殿有三个宫女回乡了按例裁了一个。这两个是我看着不错带回来递补的。”

映朱缥紫各自屈膝拜道“参见陈娘娘。”

阿娇觑着这两个女子年纪尚小一个娇憨一个文雅先自喜欢了微笑着道“我这里没有什么规矩的你们先住下过些日子就知道了。”

二人恭敬应了。

“娘娘”莫忧是在阿娇身边待的久了知道这位主子脾气好的问道“你先告诉我们这次随陛下往汾水娘娘打算带谁去?”

这样一问满殿的宫人连绿衣都竖起了耳朵。只有新进的宫女胆战心惊不曾料到在这长门殿里宫人可以这样与主子说话。

阿娇好笑的放下书道“我吩咐你们外出地时候行装不用收拾太多够用就行。同样的人也不能带的太多。这样吧也不要说我偏心。宫女新人旧人各带一个内侍中成烈沉稳些我让他去伺候太子殿下了。就成续吧。另选一个宫女伺候悦宁公主。众人便叹了一声不依道“这不是让我们抢破头么?”

建章宫虽然华丽无匹住了这么久对宫墙外地天空分外想念。

到了八月准备了数月的天子出巡终于就绪。

元鼎四年八月十日刘彻带着陈阿娇悦宁公主及一应大臣巡幸汾水。留下年仅十五岁地太子刘陌在帝都长安监国。一应政务可自行处理如有大事需快马报给皇帝。

以太子府臣地身份入朝为光禄大夫的昔匈奴休屠部王子金日单以及以冠军候霍去病异母弟身份入朝如今升至太中大夫地霍光皆随侍。

“这才公平么?”从宫车里看出去田野里麦子滚起一片青浪间或看见一些粗陋但生气勃勃的村庄刘初放下帘子嫣然回过头来面上一片灿烂“都是哥哥出宫我留在宫里。这次终于轮到我出宫他留在宫里了。”

阿娇好笑的伸指点了点她的额“你还和哥哥吃醋么?”

“哪里有?”刘初不依道“我只是觉得在这个宫那个宫的待闷了出来看看田野心胸也要开阔些。更何况”她仰看着刘彻和阿娇心满意足道“父皇和娘亲都在身边再好不过了。要是哥哥也在就是完美了。”

阿娇扑哧一声笑出来偏头看刘彻眼中也有了淡淡的笑意。

刘初的兴致颇高不肯住各地准备的行宫硬是指了一家看上去很干净漂亮的客栈要住。刘彻疼宠她依言而为。以平常客商的身份要了最好的几间房。只是苦了随行的侍卫微服保护。

“陛下”杨得意苦着脸上前道“就算要住在这也可以将客栈包下来否则的话鱼龙混杂不安全啊。”

刘初听着不对刚要出声却见娘亲回过头来好笑道“哪有那么多刺客呢?要是包下来我们出来住店还有什么意思呢?”

刘彻淡淡的笑瞅了个机会轻轻对她道“朕----我只道只有初儿孩子心性却不想娇娇心思也还是这么顽皮呢。”

她眨了眨眼无辜道“若是夫君大人不想出来谁又说的动你呢?”

他沉默了片刻大笑道“娇娇所言甚是。”

我完了我喜欢宫外我喜欢甜蜜所以我不知道要花多少章的篇幅在宫外了。

嗯昨天在群里有人再一次提到阿娇的年龄不寒而栗。

那么我在这里公布一次正确答案本人概不接受不同意见。

元光六年初阿娇初遇萧方时骨龄大约是23。(那个时候真实的阿娇是29)

之后因为灵魂共体我的设定是此后别人的时光过两年在阿娇身上只算长了一岁。

因此到元鼎四年阿娇的真实年纪是十一岁。

也有人说可以设定女主不会变老。可是我不喜欢这种设定。

人还是要变老的。只是变老的比旁人慢些。

最后不要有人在我面前算世人眼中阿娇现在的年纪。我拒绝听。爬走。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