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六卷:歌尽浮生 一一九:煮蟹挥琴夜色凉

第六卷:歌尽浮生 一一九:煮蟹挥琴夜色凉

祥福客栈的掌柜钱莱远远看着这群人衣裳华贵气度不凡。走在中间的黑衣男子眉眼锐利不曾作色便让人不敢正视。知是这一行人之不敢怠慢亲自迎了出来躬身道“本店是临汾城最好的客栈了几位客官要住店请跟我来。”

他有这个自信他客栈里的桌椅器具都在大汉中等富家常用水准之上。却见黑衣男子依旧微微皱了眉心头一跳知便是极富贵的人家了。

刘彻皱了皱眉心看身边阿娇和刘初依然兴致颇高并不在意便微微一笑舒展眉头道“将上房全包了吧。”

“这”钱莱欢喜之余不由犹豫道“本店有七间上房有一间已经有人住下了。”

“那便要了另外六间吧。”陈阿娇抬起头来阻止了杨得意将人驱逐的打算道“先将三间上房收拾出来”她觑了觑刘彻的脸色道“一应枕被都要簇新的。房钱方面不用担心。”她拍了拍手自有仆从捧出了数贯钱道“凡吃穿用度都按最好的规格送上来少不了你的房钱。”

钱莱暗暗心惊恭敬道“我知道了。这就去准备。”

钱付的足够掌柜的动作也迅。很快的就有小二过来道“天字一号房和二号房都收拾好了。客官请随我来。”

车马行了一天刘初早就疲累不过强撑着此时安顿下来就由莫愁伺候着住了二号房。先安歇片刻。

阿娇心里尚有少年时偷偷离了家与好友在外面住的那种难得的兴奋。倚了客房的窗看着下面熙熙攘攘的街道。特有地山西口音叫卖声不绝如缕。

“娇娇喜欢这样的吵闹?”刘彻被伺候擦了脸轻轻走近。站在她身后。

“嗯。”她的笑容尚抑不住道“在宫中住地久了再听听这种声音仿佛从云端上重回人间。再踏实不过的了他看着她地欢颜淡淡道“可是这人间不知道有多少人日夜期盼着能找到条路直上青云呢。”

她一怔回过头道“不过新鲜罢了。陛下见自己治下国安民泰不高兴么?”逡巡着他的容颜想找出一丝半分不悦的痕迹来。然而他的容颜在这一刻是柔和的只是道。“既然在外。就不要喊宫礼了。娇娇便和从前一样喊一声彻儿可好?”

“我可不敢。”她微笑着偏了头。“给人听到了喊圣讳不是闹着玩地。”

门外木质的长廊上传来琅琅的脚步声。小二敲着门道“客官送茶来。”忽然惊叫一声。

杨得意面上变色暗地里保护着的侍卫也冲了出来问道“怎么了?”

“没事。..”小二吓的嗫嚅道好奇的看了看房内方向不知道住在一号房的那对夫妻到底是什么身份。“不过是只螃蟹罢了。”

他将茶水捧进房放在案上回身拎起那只螃蟹道“客官是外地人不知道我们临汾地处汾河边又是秋季蟹出的时候经常能见到螃蟹的。”杨得意一脸哭笑不得不过一只螃蟹而已弄得如此大惊小怪地。

对面的上房里传来一声嗤笑关了门。

“哦!”阿娇却看着小二手中肥美的螃蟹灵光一动道“小二哥是否可以为我抓一篓螃蟹过来?”

“汾水边地螃蟹多的是没人要地不值钱。只是”小二疑惑地看着阿娇问道“夫人要螃蟹做什么?”

她微微一笑道“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杨得意验了毒为刘彻与阿娇各斟了盏茶叹道“主子夫人其实行宫里的茶比这个好多了。何苦花偌大心思到外面来?”

阿娇安之若素地啜了一口自她与桑弘羊将制茶技术投入商业后几年内大汉境内手抄茶便替代了原来的汉茶。此时掌柜拿来招待他们的已经是民间的极品了。只是在阿娇面前自然称不上什么。然而少时在家喝的也不过是这种茶而已。阿娇暗暗叹了一声心中渐渐警醒皇宫奢靡的生活让她渐渐习惯愈加与从前远离。

汾水的螃蟹与长江水系的螃蟹略有不同体型较厚足趾短粗。一篓足足有百来只。此时是汉历八月末雌蟹味道最好。阿娇挑了三四十只雌蟹将雄蟹全部放了。借了客栈的厨房扎住蟹角旺火蒸熟去熟蟹去蟹脚尖和蟹尾呈上盘。

厨房的人看的目瞪口呆从不知道原来螃蟹也是可以吃的。刘初在一边看着待做完香味飘出来忍不住就想偷吃。可是看着盘中的螃蟹不知如何下口期盼的看着阿娇。

阿娇忍俊不禁道“用蘸料蘸着。”另用细姜丝葱花和醋打了酱料示范着卸下蟹壳蘸了蘸料喂给刘初。

刘初吃了一口只觉入口极是滑嫩鲜美惊喜异常赞道“很好吃呢。”

“夫人”杨得意奉刘彻之命来寻阿娇却见阿娇母女已经在厨房内自己吃上了不由哭笑不得道“主子已经久等了。”

刘初眨了眨眼这才记得父皇还在大堂等略为有点愧疚的低下头去。阿娇失笑道“我们回去吧。”

那蟹是极鲜美的只是刘彻看着盘中形状完整的蟹用筷子翻了翻狐疑问道“这东西真的可以吃么?”

堂上其他人也俱都闻到了香气只是再不能想平日里满城爬的螃蟹也是可以烧来吃的。亦都听着答案。

“你可以不吃啊。”阿娇悠然答道抓住刘初的手道。“螃蟹性寒早早身子不好。不能多吃。”

“可是”刘初不服气道“真地很好吃嘛。”

刘彻是素知这个女儿自幼被她娘亲养的嘴刁的不免动了好奇心示意杨得意为他卸了蟹壳。听得阿娇嗤笑一声学她蘸了蘸料尝了一口扬了扬眉。

当真是极鲜美地。

“好啦。”阿娇道“你只能再吃一只再多都没有了。”

“那”刘初小声嘟哝着“那娘亲做那么多只做什么?难道你和父……父亲大人吃的完么?”

阿娇扬眉冷笑“我就算送人。也不会再让你多吃地。”

“杨三”她回身唤道。

“夫人”杨得意躬身道。

“剩下的蟹。你和跟过来的人一人一只。其余的便一桌送一只吧。对了。”她看了看二楼的上房道。“上房地那位先生也送一只过去。”

杨得意躬身应了独刘初气的背过身去。

众人便都道了谢随着他们的吃法小心翼翼的尝了尝露出些惊喜的神色来。

上房的门未开却响起一阵悠悠的琴声。似乎是俯致意。

到了晚上掌柜钱莱求见问道“夫人你的煮蟹之法客栈的厨师看了也觉得可以做出来。只是不知……?”

她一笑闻琴声而知雅意道“我家虽然也有一家酒楼不过相隔甚远掌柜地要用倒也没有关系。”

钱莱极是欢喜道“若如此多谢夫人为了报答夫人慷慨之意夫人一家在本店的花销……”

“我家夫君对用物的要求之高”阿娇嫣然道“煮蟹虽然利润可观短时期内可撑不下来不为难掌柜了。还请掌柜地多为我们费些心就是了。”

钱莱想起这家人家奢靡之处尴尬一笑道“那是自然。”

“那么”她缓缓笑开“烦请掌柜的为我们弄三个新地浴桶来吧。”

刘彻在一边地屋子里洗浴了出来见阿娇也洗浴过了。换了衣裳一头青丝未干垂在颊边分外动人。坐在床沿手里抱了一个琵琶。

“娇娇想弹琴了?”

“是啊。”她微笑着看过来“陛下也有许久没有吹奏琴了不如陪阿娇奏一曲吧。”

刘彻没有言语吩咐取来试了试音道“吹什么呢?”

阿娇倒不在意问道“你说吧。”

他想了想就道“《风入松》吧。”

阿娇便低了头拨弦轻奏。听身边声宛转初时有一点生硬渐渐圆熟。明明是一清新的曲子由他吹来偏偏有点儿霸气在里面。

对面声亦响起。比诸刘彻似乎纯熟些少了些气象却更合曲子本身地意蕴。

刘彻放下抱着她轻轻道“娇娇走神了呢。”

“嗯。”她醒过来问道“你查了对面那人的身份了么?”

“不过是个奔丧回来的士人罢了。”他不在乎道。欲要亲近她笑着闪躲“别还没服药呢。”

出巡在外又是投店有些该有的章程便乱了。

刘彻便叹了一声吩咐人送上药来。看阿娇皱了眉小口小口的喝。

因了不是在宫中隔壁可能便是不识的人。阿娇面皮最薄的便克制了不少。

但也是因了不在那华丽却压的人喘不过气来的宫廷阿娇便觉得气息都要清甜些闭了眼许久居然没有多少睡意终于放弃轻轻唤了一声“陛下。”

身边的男人气息均匀没有应她。

她睁开眼睛借着月色看了看头顶的纱幔。雪白簇新的没有宫中的宽敞精致却更让她觉得亲近。

待了那么久还是更喜欢简单清朗些的东西。

如果可以一直像如今这样简单明澈的生活不要入眼看见的都是繁复纷争多么好。

可是那个陪在她身边的人会是谁呢?

她轻轻看了身边的人一眼。唇间含着他的名字却没有吐出。

不会是他。

尾有着未干的湿意一阵轻风从窗间吹进来纱帘动荡。

前几天有书友提出我写的阿娇似乎太融入皇宫角色有点和之前云淡风轻的个性不合。想了想还是有道理的。所以回头改了些对话语气。大的改动暂时没空。只能等修订了。

其实我倒是想问个问题自己看自己的问题不客观所以在这里问。阿娇管诸邑的婚事适合不适合?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