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六卷:歌尽浮生 一二零:一朝病来势如山

第六卷:歌尽浮生 一二零:一朝病来势如山

刘彻睡到中夜只觉得怀中一片滚烫勉强清醒过来唤道“娇娇娇娇”怀里阿娇轻轻应了一声却不曾睁眼。连忙伸手试她额上只觉烫的惊人心头咯的一沉连忙扬声唤道“来人啊。”

“主子”内侍小容进来点燃了灯火听见刘彻悉嗦的起身声问道“怎么了?”

灯火将房中照的透亮就着看刘彻方知阿娇实在是烧的厉害面上虽苍白偏偏连颈项都染上淡淡的殷红他素不懂医也知高热到这等地步是极凶险的。肃容吩咐道“你去叫醒其他人。将最近的大夫请来。另外着人到行宫将随行御医全部唤来。”

整个客栈很快就灯火通明沉着脸的人穿行在堂上廊间。杨得意将客栈掌柜从梦中挖醒问明了最近的大夫所在立刻着人去请。

可怜被挖过来的老大夫惊魂甫定见了榻上的阿娇不免惊呼了一声顾不得生气连忙诊脉蹙起了眉头。

刘彻的脸上有淡淡的焦虑见了大夫的神情沉声问道“内子病情如何?”

“恕老夫直言”老大夫捋了捋胡须道“尊夫人身子本来就弱想来从前有过不止一次大伤是否?”

刘彻忆及阿娇曾受过的刀伤以及两次生产沉着脸点了点头。

“那就是了。已经伤了底子这次又遭了寒风邪趁虚而入病分外凶猛在所难免。”他斟酌了下。道“我开个方子即刻给夫人服下。应该能缓解过来。只是切忌病人须要静养。不能再移动了。”

“这”刘彻想起正在进行的东巡皱起了眉头。却听门外杨得意禀报“主子家里的大夫赶到了。”他也算机灵。到这个关头尚记得不能透露身份。

老大夫不免翘起了胡子有些不悦。做大夫的最忌讳病家不相信自己的医术从自己门出去地病人还交给别人调理。可是亦暗暗心惊这黑衣男子不知道是什么身份居然在客途还能随时召唤到自家大夫。

他想起临汾行宫里住着的东巡的陛下明智地低了头不一言。

刘彻却是注意不到这些的。转吩咐道“先按这方子煎了药。你们”他指了那些刚刚赶到地御医。道“先给夫人诊脉。再议了方子。若有半点差错唯你们是问。”

小容迎了先前那位大夫出门。..微笑道“方大夫今日我家主子与夫人的事你若是说出去半字---”收了话尾咬住不说。

大夫也是活到这把岁数的忙道“我今日在家中高枕何曾出诊?”

小容浅浅一笑笑容清丽。递出一大贯钱道“这是诊金你回吧方大夫回头看了看灯火通明的祥福客栈抹了把冷汗头也不回的离开。

御医们地诊断与方大夫大致一样对方大夫的药方斟酌增减了些微用量。然而榻上的陈阿娇依然热的厉害只得用先前煎好的药喂下去。好在阿娇虽然热的迷糊还是知道喝药的没有费太大的劲。

刘彻等了片刻试了试阿娇身上的温度还是一片滚烫怒问道“怎么还没有退热?”

几个御医打了个哆嗦为地御医勉强道“药效正在起作用总要等上几个时辰。”

这样大的动静自然惊醒了刘初胡乱穿了衣裳站在娘亲床前面上淡淡惊惧看着刘彻迟疑唤道“爹----爹娘亲不会有事吧?”

大约是晚间没有沥干青丝便又出了汗。刘彻这样想看了看刘初柔声道“初儿你先回去睡吧娘亲明日就好了。”

“我……”刘初直觉不肯答应身边莫愁看着刘彻面色不好连忙将她拉开。陛下若作起脾气来虽然素日最宠刘初的还是难保盛怒下会怎样。

到了丑半再喂了次药陈阿娇身上地高热总算退了下来肌肤入手也不会那么烫了。

御医们长出了一口气看陛下挥手让他们退下。

“阿娇”刘彻看着沉沉昏睡的阿娇叹了口气道“朕该拿你怎么办呢?”

榻上陈阿娇轻轻呻吟了一声微微睁开了眼睛。

刘彻连忙抱起她问道“你说什么?”

怀中阿娇轻轻呢喃了什么看着他眼神有着淡淡地迷茫。

刘彻眼神一厉听清楚了她唤地是“彻

元朔六年陈阿娇回到长门宫与他重见后再也没有主动唤过他彻

“娇娇”他轻轻抱着她语气温柔眸底有着淡淡的思虑问道“那一年句容候陛辞时你亲自去送回来很是感慨呢。”“句容候?”阿娇过了片刻方反应过来“是刘堂啊。”她闭了闭眼觉得口干舌燥轻轻唤道“水。”

刘彻略略起身欲唤绿衣端茶水进来。却不妨怀中地人儿拉住他的袖角惶然道“彻儿你在这陪着我不要走开。”心下淡淡讶异安慰道“好我不走开。”琢磨着她眼底的惊惶依赖幽怨扬声唤道“杨得意端水进来。”

阿娇喝过了水又沉沉睡下。这一睡了汗就好了很多。到了日上中天再度醒过来眨了眨眼却是真正清醒了。听隔间外杨得意低声禀道“陛下娘娘这边病着东巡却刻不容缓如何是好?”

刘彻沉默了片刻方道“再等一天看看。”她闭了闭眼。唤道“陛下。”

木制的地板嘎嘎作响刘彻走进来。看着她醒来神情却是极柔和的。含笑道“娇娇。”

她想了想道“昨夜阿娇高热昏睡没有办法。如今自己却是知道。总是要静养一阵子。连长安暂时都不能回。何况东巡劳苦?陛下是一国君主此次东巡祭祀后土神灵是早定下的却不能更改。”

刘彻逡巡着她的容颜如果说如今地阿娇是元朔六年回宫后的阿娇聪明理智冷静;那么昨日夜里那个半梦半醒的阿娇却和记忆中元光五年遭罢黜之前地阿娇更像执着。不安痴痴的抓着一份感情不肯放手。

“昨儿个夜里”他慢慢道。看着阿娇。然而她面上神情平静并无不妥。暗叹一声。放弃了追问。

只是。属于阿娇地痴狂柔弱或是冷静漠然到底哪样更更放在他心里。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刘初摇着娘亲的手要留下来陪娘亲却被阿娇扔给刘彻道“我自己尚要静养呢。哪里还能分神照顾你。你还是跟你父皇继续东巡吧以后也不要说娘亲不公平只让哥哥出门却将你关在宫里了。”

到了近晚郎中令上官桀进来禀告道“陛下继续东巡的车马舆杖已经备好了。明晨即可启程。”

刘彻低应了一声问道“娇娇你还是住到行宫里去吧朕也放心些。”

阿娇摇摇头道“虽然要静养但毕竟出来在外面还要住行宫。多没意思。”她怕刘彻不答应忙道“好啦我自己知道照顾自己的。毕竟我也不想一直在榻上躺着呀。”

刘彻一笑知道阿娇早不是元光之前只在深闺不解世事的女子。又大病初愈便不忍拂逆她地意思转身吩咐上官桀道“调一队精锐侍卫留下保护陈娘娘。”

上官桀大声应了个是字却向内室陈娘娘方向叩了个道“微臣本是临汾人。娘娘若要留在此处静养臣在老家尚有两个妹妹年纪虽幼却可以陪伴一下娘娘为娘娘作一坐向导。”

“既如此”刘彻想了想有两个本地的知根底的少女伴着阿娇阿娇也要自在些便道“你让她们等下到客栈来见陈娘娘吧。”

上官桀应了个是字。

陈阿娇嘴角边慢慢噙起一丝笑容问道“大人是……?”

“微臣上官桀”他不亢不卑的答道“臣的两个妹妹一个单名云字一个单名灵字。”

杨得意亲自送了上官桀出来笑容满面道“上官大人果然高明啊。”

上官桀微微一笑恭敬道“杨总管缪赞了。总管终日伺候在御前若能为桀美言只言片语桀不胜感激。”

“那是自然”杨得意满面堆笑“只要你的两个妹妹争气。”他饶有深意道。

当今太子如今已经满了十五岁已经到了可以娶妻的年纪。两年前京城曾有传言陛下打算为太子择妻后虽不了了之。长安城上下的权贵凡家中有适龄女儿的都上了心。毕竟一旦做了太子地良娣日后便可能是一国之后无上尊荣。但太子性情寡淡从不闻有对什么女子假颜于色的。在这种情况下从太子的娘亲陈娘娘处下手无疑是上佳选择。

毕竟世人都知道太子事母至孝陈娘娘地喜好必在很大程度上能影响到太子殿下的抉择。

杨得意站在店前看着上官桀远去挺直地背影眼神有些阴沉。这个上官桀倒实在是个人物。能抓住陈娘娘病留临汾这个极好地机会将两个妹妹送到陈娘娘身边。只要上官家的两个女子能讨了陈娘娘地欢心就算不能攀上太子对上官桀的仕途也会有不小的帮助。

而他杨得意如今虽是陛下身边第一总管内侍颇受信宠陛下春秋也正鼎盛但为兔者尚懂掘三窟。为人岂能不为自己留一条后路?

预祝同志们中秋快乐甜甜蜜蜜。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