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六卷:歌尽浮生 一二一:鸡鸣如晦听阡陌

第六卷:歌尽浮生 一二一:鸡鸣如晦听阡陌

刘彻陪阿娇再温存了一夜到了第二天清晨车马停在了客栈门前方不得不离去。阿娇挣扎着起来在客栈门前相送。刘初拉着她的衣裳依依不舍最后痛下决心道“娘亲你放心我一定帮你看住爹爹不叫其他女人近他的身。”也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声音刚好控制在身后的刘彻听的见的范围内。阿娇大窘佯怒道“小小年纪你说什么呢?”抬头看刘彻阴贽的面上闪过一丝笑意倒是有些举手无措。

“娇娇”刘彻轻声吩咐道“你待在这临汾城一阵子待……我从河东回来接你一同回京。”言毕不再说什么径直上了车。车下奴婢看他的脸色连忙将刘初也送了上来。

车轮粼粼转动刘彻掀了帘望回去远远的阿娇依旧站在门前却低下去怔怔的不知道在想着什么。秋风吹过她的衣裳显出点点单薄。

转眼转过街角便看不见了。

阿娇便觉得心中的弦嘣的一声断了一时间也不知道是轻松还是怅然。在风中站了好一会儿直到绿衣担忧上前道“夫人你身子初愈不好吹风还是进去吧。”方缓缓点了头回了屋吩咐道“替我请掌柜的前来。”

钱莱见了他们一日夜行事的气度排场便知绝对是高贵人家了。如今当今天子东巡他揣度着必是哪家诸侯世家的子弟再也想不到昨日那个让他不敢直视的黑衣男子就是今上了。

“夫人有何吩咐的?”他恭敬道。“也没什么。”阿娇出了一会神。道“昨夜里因了我身子不适倒是烦扰掌柜的了。”

“那倒也没什么。”钱莱如何敢计较。只得谦恭道。

“你也知道我身子不好。要在这临汾城住一阵子静养”阿娇饮了口热茶道“总是住店也不是办法便想盘下一间房子。掌柜地懂临汾的行情还请多为我筹谋。”

“那倒也没什么”钱莱精神一振“说到临汾城最好的房子当是在城中心……”

阿娇摆了摆手道“我性不喜奢华”见钱莱殊不信样子微微一笑。道“昨日是因为我夫君……”她并没有说完又道。“我也不喜欢长住在城中。有没有大一些地房子靠城郊的。离临汾城也近。离郊外也不远地。”

“自然”她微微一笑。“价钱不是问题。”

“夫人”莫失瞪她“主子要知道你这样胡闹会不高兴的。”

她嫣然道“莫要让他知道不就好了。..”

“这”钱莱沉吟半响道“城东倒是有一家王家的别院。王家是临汾破落富户想来是乐意卖的。”

阿娇并不耐烦听这个回身吩咐道“成续你去看看若是中意就买下来。”

“只是要记住”她微微弯起唇角“我说不喜奢华是说的真地。”

成续一凛道“奴婢知道了。”

到了下午小二进来禀报下面有两个姓上官的姑娘求见。

阿娇便道“请她们进来吧。”

两个十三四岁的少女推了门进来当前一个一身水红色衣裳个子高挑颇见美艳。身后的少女却是月白色的衣裳容颜略逊些笑起来温文秀美。待小二拉了门出去才敛衽跪拜细声细气道“臣女上官云上官灵参见娘娘。”

“好了。”对着这么年少的少女陈阿娇自忖摆不出什么架子来温言道“在外面就唤我夫人吧。”瞅了瞅二女一身的倦色忽然扑哧一笑“两位远来定是累了先歇了吧。”

上官云一怔身后的上官灵却是倏的红了脸拉了姐姐一下叩道“多谢夫人。”

待她们退出后绿衣方道“这两位上官姑娘行止倒是颇有高下之别呢。“自来世家大族看重嫡庶之别”阿娇却不在意又道“又或者受不受宠待人处事便有天壤之别。”

莫失打了帘子进来嫣然道“夫人猜对了呢。我差人问了送她们姐妹前来地车夫。上官云同上官桀大人同为嫡出上官灵却是庶出。如今上官府为上官桀当家自然亲疏有别。”“那就是了。”阿娇叹了口气“上官云身上有大家气度她妹妹却灵秀的多。”

又过了两天成续来报城东宅子已经收拾出来。阿娇便差人去柜上结账欲下楼却见掌柜夫人站在门前神情恭谨而尴尬微微一笑道“有事么?”

“承夫人惠顾将煮蟹之法相让。”钱夫人虚弱笑道“但厨下无论如何尝试都做不出当日夫人手艺味道我知道夫人尊贵无奈之下还是想向夫人请教。”

“我家夫人是什么身份。”上官云从房中出来一身鹅黄色衣裳更衬的人比花骄。昂起头道“哪容得你们这些人问这些闲事。”

“阿云”陈阿娇轻轻斥道微笑着对脸色白地钱夫人道“煮蟹有些讲究大约当日他们未看清楚。”将方法连同忌讳一同说了。钱夫人连连称谢真心道“夫人想来是极高贵的人难得心地好定有好报。”送他们到门外。阿娇登车地时候瞥见上官云面上隐隐地不服神情好笑的叹了口气到底是温室里养出地花朵不经世事。

上官云姐妹是官眷在陈娘娘之后独用了一辆车。上了车上官云方委屈的抱怨出来“我说错了么。本来就不该同那些平民多说半句的。”到底还记得降低了声音。只让妹妹听见。

“姐姐”上官灵微微一笑抿出了浅浅笑涡。柔声道。“她是陈娘娘啊自然是我们顺着她的脾气。”

到了城东别院。上官云搀着妹妹的手下得车来眉头隐隐蹙了蹙。想来原先地王家当真是败落了房子虽大却实在不豪华精致院中侍弄的不是假山池阁。而是一些花果绿盈盈的。尚不及她们在长安地府邸强。

陈娘娘倒是有些喜爱赞了声“不错。”一边成续放下心来上前道“奴婢知道夫人最爱菊花的主房窗下正植着一丛开地正好的菊花。奴婢一见便道夫人必定喜欢的这才没有犹豫买了下来。”

院子往外便是一般民居。到了近午炊烟便此起彼伏的升起。间或有着鸡鸣狗吠妻子唤着丈夫姐姐喊着弟弟的声音。听着听着。阿娇便要忘记自己宫妃地身份真当是那个归隐田园的陶渊明了。兴致一起。问道。“这附近有没有卖衣裳的地方?”

“这”成续想了想。道“巷尾倒是有一家的。不过只卖给街坊所以不算高档。夫人若想添衣裳还是明日小的去城里。”

“那些衣裳我有的是还用特意去买么。”阿娇不以为然道“就去那家看看吧。”

成衣店的老板娘顾三娘见了进来的女子的气度微笑地迎出来道“夫人我这里最好的衣裳便是那里的丝绸衣了。那可是蜀锦制地。”

阿娇摇抬起眸来道“我只要些普通的衣裳太贵了地不要。”

顾三娘地心头一跳那真是一双很美丽的眸子了。沉静灵秀地像最碧波的潭水。

上官云忍了又忍终于忍不住道“夫人你何必买那种衣裳。又不是农妇。”最后一句她轻轻咕哝。然而陈阿娇还是听见扑哧一笑道“所谓入乡随俗我就做一回农妇又如何?”

她随手挑了一件湖水绿色的衣裳请顾三娘梳了弄里常见的妇人髻。回过身来连顾三娘也啧啧称奇明明穿的只是普通衣裳一应饰俱无偏偏眉宇间透出的气质还是清奇硬生生比旁人高贵些。

阿娇倒是极满意的。指着衣裳又要了几件吩咐道“你们也各自挑几件在临汾的时候便按着临汾的日子过。不要把京城的习气带过来。”

众人除了上官姐妹也是普通人家出身知晓这位主子的脾气便想着陛下看到好好的陈娘娘如今的模样偏偏陛下极是疼宠陈娘娘料来是不出什么脾气的。便都有少年时背着父母做些坏事的快意各自选了偷偷掩了口笑。

一日之间接了这么大笔生意顾三娘惊喜异常看着穿着平常服饰的阿娇便没有初始时遥不可及的距离觉得亲近些亲善问道“夫人贵姓?”

阿娇蹙了蹙眉道“我夫家姓----龙。”

“龙夫人”顾三娘并没有觉出不妥来微笑道“你是要在临汾长住么?”

“那倒不是。”阿娇摇摇头“我随夫君出门偏身子骨差了只得留在这静养一阵。待夫君回来一同回京。”

“那真是可惜了。”顾三娘面上便现出一些同情之色“龙夫人这样美你的夫君不会因为你的病……”

她一怔淡淡一笑。周围不知谁家奏起了一曲笛宛转清悠。

顾三娘听了一阵叹道“这吹的是一名落拓士子姓宁。前些日子母亲去世。刚刚守完孝回来。听说颇有些学问只是总是时运不济。”

那边上官云不敢拂逆阿娇的意思勉强挑了几件。怒气盈盈。上官灵却是心平气和着意挑了几件衬的出她肤色的思虑的眸光掠过坐在一边的陈娘娘身上。

“身世贵重又最受陛下恩宠的陈娘娘怎么会是这样的女子?”两姐妹同时想道。

今天是中秋节月圆人团圆祝大家节日快乐。

第121章是一章有些田园气息的情节。我希望阿娇能够从宫廷中走出来透透气享受点田园气息所以设计了这一章。希望大家喜欢。

不过不会长大约明天就又会走回正轨。

有人说我让他们劳雁分飞。呵呵这个词不是这么用的。更何况分离也可以甜蜜蜜。

有时候分开一点才能更看清楚彼此的好。更想清楚彼此的感觉。

这是我让他们分离的本意。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