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六卷:歌尽浮生 一二四:卿颜娇美看不足

第六卷:歌尽浮生 一二四:卿颜娇美看不足

御前总管杨得意站在行宫中陛下寝殿前叹了口气.前两天,陛下从汾水上的楼船下来,住进了行宫.在收到从临汾报来的陈娘娘的消息后,脸色一直阴沉,脾气也变的暴躁.伺候的宫人噤若寒蝉,连他都被训斥了好些次.

不知道,手中的这封信,送了进去,陛下心情是会好转呢,还是更大的脾气.

“陛下”他打起帘子,躬身进来禀道“临汾送来了陈娘娘的亲笔书函.”

刘彻正在观看太子刘陌从千里外的长安送来的待御审的政务,闻言沉默了片刻,方道“递上来吧。”

息岚阁最上等的雪花笺纸,仿佛还沾染着佳人指间的温度.展开来,凑在烛火下,字迹盈盈如玉,比少年时的跳脱,多了份内敛沉静。

杨得意觑着刘彻面上的神色变换似乎是有些怒气心中方咯噔了一下却又有了些许欢喜,变换极快到最后咬牙道“杨得意,你吩咐下去车马仪仗照常回长安让上官桀带几个心腹侍卫随朕立时回临汾。”

“这”杨得意目瞪口呆饶他自诩了解君王,也不曾料到刘彻会做出如此出人预料的决定慌忙劝道“这样是否太危险。”却渐渐低了声音看刘彻的脸色,竟是一意孤行,听不得劝了。只得问道“那悦宁公主呢?”

“初儿”刘彻楞了一楞,道“让她随车马慢慢走吧.她身子弱,又骑不得马。”

扬得意只得低声应了一声是字卷帘出去的时候深思的眼睛瞥过案上陈娘娘的书信,不知道。陈娘娘究竟写了什么,让这个多年历练喜怒不形于色的帝王变了颜色,这般冲动.

“十六为君妇,欢颜为君开.

十七琴瑟和,对镜描红妆.

十九立中宫,椒房天下重.

廿一君心转,新人美如玉.

笑语犹在耳,迟迟不肯信.

廿九遭捐弃,唤君君不回.

金屋从此覆,唯余泪不休.

倏而到今夏,随君出长安.

君应在天涯,妾出珠帘望.

十年与君安,知君心深重.

若知有今日,何必当年行?

感君深深意,妾恨难轻赎.

夜深长思君,不觉天欲晓.”

刘彻在心底慢慢沉吟着这诗回头问道“从此处到临汾。--小--说--网飞马奔驰要走多久?”

“大约一天半吧。”上官桀答道。帝王出巡,走地是极慢的.前次送信后。两日里不过走了快马小半天的路.而刘彻身为君王也不可能如内侍一样一路快马加鞭。这样估计倒也差不多。

因为是私下走,身为御前总管地杨得意便不得离开。刘彻不过带了几个侍卫近午时赶到临汾到了城东别院,阿娇却并不在。新招的下人不认识人,吭吭哧哧地不肯说出主子去处.

刘彻站在门外,等的不耐烦.正要作.却听下人道,“上官小姐过来了。”

上官云一身锦衫,皱眉摔了帘子出来。道“吵吵闹闹的,怎么回事?”

“云妹”上官桀远远见了,连忙,制止她说出更不中听的话来.上前低声道,“陛下来了,注意一些。”上官云这才看见众人拥簇中的黑衣男子,远远见了一个侧影,便觉气势逼人.心下惊异喃喃道“怎么可能?”

陛下,不应当在东巡归来途中么?

上官桀却不理会她,皱眉问道“怎么只有你在?夫人和阿灵呢?”

上官云口吃了半响,方道,“夫人带阿灵他们出去了.大约在往东地飞鸟湖那。”上官桀应了一声,暗恼上官云不成器不懂得抓住机会,跟着陈娘娘出去,博得阿娇欢心狠很瞪了她一眼,然而此时却不是训斥的时候回头望向刘彻。见刘彻早已远远听见头也不回的折出别院,向东而去。连忙追了过去。

“上官小姐”方才的下人看的心惊胆战,怯怯的指着刘彻的背影问道。“那人是谁啊上官云语塞良久,险些落下泪来恨恨道,“就是你家主子啦.”跺脚回房,将房门砰的一声关上。

向东行了一程路,刘彻远远的便见了一泓湖水。深秋时分又不似宫室有专人打理。便显出一片冷草牵云地衰败来。其湖占地宽广。一眼望去却不见欲寻之人的踪影。正要吩咐上官桀去寻人。却听得不远处几声短促的声人语细细虽然听不清说些什么但其中一个淡雅地声音听得分明却是阿娇无疑了。

刘彻暗暗叹了一声他抛下大队人马飞马奔驰到临汾不过是想早些见到阿娇。到如今人在眼前却反而不急了。带了人慢慢走过去。

湖边茂盛到人高的芦苇后路径泥泞往边上有一片藕田。其时荷花败落连荷叶也残破地没有了形状。零丁地农人踩了水下田抠莲藕其中有一个人回过头来却是个中年农妇扬声喊道“龙夫人你回去吧。这儿太脏弄脏了你的衣衫可就不好。”

“没事啦钱大婶”阿娇微笑应道“我再等一会儿。”

“我倒不知道”宁澈迎风而站道“龙夫人有这样地兴致喜欢看他们劳作。”

她的面容不禁有些沉下瞥了瞥他洁净一如簇新的白裳下摆若有所思道“我爱往哪儿关宁公子什么事?”

“其实。”宁澈倒也不恼径自悠然道“我身为士子。本不该过问商贾之事。只是自幼父母双亡。为养家迫不得已。好在这些年桑司农掌管国家钱粮事从商虽遭人看轻倒也可以寻一条生路。”

他提到桑弘羊阿娇有了些兴趣问道。“那如今桑司农致力的与身毒的贸易宁公子可有兴趣。”

宁澈叹道“常言道父母在不远游。我虽无父母但念及父母临去时对我的期许身毒万里之遥还是不轻易涉险地好。”

世人都有奉亲之情阿娇便有些恻然。道“对不住不知道令尊。令堂……。”

“无事。”宁澈豁达一笑“建元年黄河改道。黎民死伤无数。如我父母这般。还不知繁几呢。”

“黄河改道?”阿娇一愣。

“是啊。”宁澈淡淡感慨“你看这临汾城。便是在汾水边黄河若再泛滥这临汾城里便要死伤无数呢。”

“上官二小姐”缥紫对他们的谈话不敢兴趣暗中拉拉上官灵的衣袂轻声道“太阳很大呢夫人什么时候才回去?”

上官灵身为大家小姐随时庶出并不受宠也不曾到这田野处驻足。这些日子随着阿娇行走虽然陌生但也不乏新鲜平心而论并不讨厌这样地日子此时左右看着水色漫不经心道“总要再一会儿吧。”忽然语塞看着身后缓缓行来的那群人。

她虽是官家小姐却没有那个荣幸见过未央宫里至尊帝王。但此时见了素性高傲地嫡兄毕恭毕敬的跟在来人身后便隐隐猜出了来人身份。虽然自忖机敏却毕竟只是个十三岁的小女孩张口结舌之间不知道该行礼还是该回身唤陈娘娘手足无措了片刻连忙去扯陈阿娇的衣袖。

阿娇回过头来见了那个人怔了片刻。虽然她性子淡薄却不曾料到会在这个时候这个地方见到他。

汹涌莫名的情绪在瞬间淹没了她分不清是思念还是感动。刘彻远远地便见着阿娇怔了半响忽然破颜一笑向他奔来。顾不得心下的阴沉情绪与疑虑连忙唤道“小心。”退了一步拥她入怀。

路上那么泥泞若是不慎滑倒可不是闹着玩的。

然而阿娇的笑容灿烂尚未收起。元光年后刘彻便很少看她这样毫无保留的笑意仿佛云破日出光芒万丈让他移不开眼。阿娇环住他的肩欲要唤却又止住想了想轻声唤了一声“彻儿”方心满意足。

他怔了一怔问道“你唤的是什么?”

身后宁澈的眸中闪过一抹深思微笑拱手道“这位想必是龙先生了。久仰大名。”

刘彻怔了一怔见怀中阿娇轻轻呀了一声欲要退开。然而这是她第一次“投怀送抱”刘彻如何肯放将她环在身边冷冷一笑道“不敢当。”

钱大婶远远望过来见了这边情景虽在劳作却忍不住好奇爽朗笑道“龙夫人你夫君回来了。和你站在一处倒真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呢。”

农人善意的笑声表示着真切地祝福。

阿娇微微低了头略红了脸。刘彻看的好笑这才注意到触手的衣裳不如往日细致柔软果如来人所报是一般平民地衣裳很是普通。然而阿娇的清贵又岂是一件衣裳遮地住地因了这样第一眼看见阿娇的时候他并没有注意到。此时仔细看方见阿娇少了一分华贵多了一分清新。肌肤因了经了阳光照射显出一种浅浅地蜜色越娇美难言。他与阿娇分别近月已经是思念不已此时更是口干舌燥不欲多做纠缠握紧了阿娇的手道“先回去吧。”

阿娇怔了怔抬眉见刘彻眸中炙人的热度不禁有些了悟轻轻应了一声。宫人们极是安静不敢话俱都随着皇帝向回走。

上官桀因了刘彻临去时的眼神便落在后边。见庶妹上官灵扯着衣带看着前面行去的帝妃二人神情有些奇异一些茫然一些欣羡不由唤道“阿灵怎么了。”

上官灵低下头去轻轻应了声“没事。”亦随着阿娇去了。

这一章写了三天我真是效率低下啊。泪。另上一章有些些修改。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