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六卷:歌尽浮生 一二六:初阳东升耀天下

第六卷:歌尽浮生 一二六:初阳东升耀天下

皇帝的仪仗车马沿着汾水方向缓缓行了一天近晚的时候到了晋中地界。御前总管杨得意宣陛下意旨在晋中歇一夜待来日再继续启程。

一袭宝蓝色衣裳的少女从御辇上跳了下来杨得意连忙迎了上来唤道“公主殿下车马劳累了一天先进行宫歇下吧。”

刘初眉毛一扬就要作然而思及什么终究忍了下来冷哼一声越过杨得意进了行宫。

晋中官员为迎接御驾下足了功夫。这行宫寝殿整理的虽没有长安城中的未央建章二宫繁华却也是颇说的过去了。莫愁伺候了刘初梳洗觑着这个一向脾气和善的小公主一脸阴郁之色小心翼翼的说“陛下也是念着公主身子不好又不善骑马。这才没有带公主走的。”

“可是人家也很想娘亲啊。”刘初气苦道“平日里说什么千疼万疼我到了关键关头还是抛下我一走了之。最是无情帝王家我算是见识到了。”

“话不是那么说的。”莫愁啼笑皆非谨慎的望了望四周叮嘱道“这话莫让他人听了。否则陛下就算最是宠爱公主也不会轻饶的。“本来就是。”她坐在锦榻上越想越是心灰“本来出长安的时候哥哥就不在身边;到了临汾娘亲病了不能前行。如今连父皇都丢下我了。到最后竟是我一个人孤零零的在这御驾仪仗中回京。”

她平不下来心气起身道“我到外面走走不许着人跟过来。”

出了寝殿。徒留莫愁在身后呼唤。一阵秋风吹过来刘初清醒了些沿着长廊走了一会。听见廊下一阵豪迈的笑声“冠军候有你这样的弟弟。倒也可慰平生。”

笑声有着丝丝缕缕的熟悉然而更让她熟悉到骨子里去地却是那个久未有人提过的名号到如今扯了出来还是一阵疼痛。

站在廊角望下去。廊下遍植着嘉树。到了深秋叶落枯黄唯有数株松柏尚持盈盈绿色。一对少年面对着站在树下背朝着她的那个人背脊宽广有丝熟悉却一时想不出是谁。对面地少年似乎闻声微微仰起头来看见她。神情一愣眸底闪过一丝异色眉目竟是比寻常女子还要精致三分。无比清秀。

少年躬身拜了下去“臣。大夫霍光。参见悦宁公主。”

前面的少年连忙回了过来眉眼飞扬。却是曾在太子刘陌宫中见过地金日单。他亦按规矩下拜虽低了声音里都透出一种不羁来。

“免了吧。”刘初望着那两个少年抿唇一笑慢慢记起那年在冠军候霍去病病榻前曾有一面之缘的男孩。彼时他比如今还要小着几岁。%小%说%网还未长成却已经有着清秀的容颜。

“这位是我的异母弟弟霍光。”霍哥哥如是说。

那次是她最后一次见霍哥哥。

若干日后冠军候霍去病遽亡。

如果霍去病没有死去她会渐渐和这个少年熟稔。然而命运开了她一个玩笑。霍哥哥去世后她虽无比悲痛却从未想过见一见霍嬗或是霍光。不仅仅是因为怕见了彼此伤心更因了再她心中霍哥哥就是霍哥哥不是任何人能够代替的了一丝半毫地。哪怕那个人是他的儿子或是弟弟。

电光火石之间她想起那些属于她的伤感往事面上却淡淡问着“霍大人怎么和金大人撞上了呢?”禀公主”金日单骤然抱拳道“臣曾与冠军候有一面之缘对冠军候甚是佩服。听闻霍大人为冠军候幼弟便说了会话。霍大人才思敏捷倒果然是人杰的。”

记忆中霍去病的五官不可说不漂亮毕竟父母都是出挑的美人。但是人们看上去第一眼注意到的绝对不是他的漂亮。而是他刀削斧凿的气势踏马匈奴地豪壮。

从这个角度上说霍光一点点都不像他的哥哥。

她这样想着问道“霍大人武艺如何?”

“这”霍光迟疑了片刻方道“略通皮毛。”

刘初抿了抿唇回身道“出来吧。”

两个侍卫从角落里逸出拱手道“参见公主。”其中一个忍不住问道“公主如何知道我等跟在后面?”

“我并没有察觉。”刘初微笑道“我只知道杨得意绝对不敢放任我独自一人在这行宫中行走。”

“你”她指了指那个问话的侍卫道“将佩刀交给霍大人。”转脸对另一个沉默地侍卫道“你去试一试霍大人的功夫。”

“记住”少女语寒深意地吩咐“不要留手也不能伤到霍大人。”

霍光无奈接过陌刀与侍卫过招。然而他武艺地确生疏。支撑了片刻连刘初都已经看出他左支右绌的处境。

暗暗地叹了口气压抑住眉间的失望他竟然连这点地方都不像他。

然而即使他与那个人一样豪情万丈勇武善战那又如何他依然不是他那个独一无二的他仿如正午阳光一样灿烂的他早就不在了。

刘初意兴阑珊的挥了挥手道“算了你回去吧。”

霍光将陌刀奉还给侍卫颇有些不服气然而看着神游明显已到物外的少女眉宇间的伤痛却只得叹了口气颓然去了。

“你不可以这样的。”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听到那个声音愕然抬头看见金日单微笑的脸。

金日单的笑容亦像太阳。如果说霍去病的身姿是正午地阳光。灿烂的让人睁不开眼去。金日单褪去了浑身的刺后地笑容就像冬日的阳光暖煦地让人不想放手。

“你……”她的声音有些迟疑。

为何还在这里?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金日单微笑道。“与公你是大汉的公主。我只是小小的朝臣。不该管你的事。但与丝我是阿陌地好友你却是阿陌放在心里疼手上捧的宝贝妹妹我不能看着你沉陷伤痛。”

“你跟我来。”他拉着她的手在行宫里奔跑。往来或有宫人尽皆侧目。然而悦宁公主是陛下最宠的公主她并无异议并没有人敢说什么。

他带她来到马厩指着拴在其中的骏马道“你看看这些马。”

“金日单你什么意思。”刘初奋开甩开他的手怒道“天下人都知道我惧马。你却偏偏带我来看这些马。”

她转身欲走。金日单却在她身后悠然道“从哪里跌倒就要从哪里爬起来。悦宁公主有两个心结一是冠军候霍去病。另一就是上林苑事变是不是?”

刘初脚步一滞。并不回头。冷笑道“是哥哥告诉你的。他待你可真赤诚。”

“皇家无秘闻。”他淡淡一笑。慢慢道“更何况这也不是什么秘闻。”

“我们匈奴人信仰的是长生天的狼。但最忠实地伙伴却是奔驰的骏马。”金日单轻轻道“马通人性它若是忠诚于一个人是终生都不会变的。在战场上战马只懂得向前从不回头看。”

“而悦宁公主你又何必拘泥于过往便再也不肯向前看了呢。”

“而上林苑事变是**不是马之罪。公主因此惧了马实在是有些冤枉了马了。”

“你说地倒轻巧。”刘初反唇相讥。

你没有经历过你的娘亲为了救你骑上了骏马飞驰赶过斩去了马。

血溅在她地身上血染在娘亲地裙上。一样的红一样地新鲜。

她其实并不怕那些溅在身上的马血。大汉皇帝的女儿若连这点勇气胆量都没有如何对的起先祖浴血打下的天下。

她其实一直在自责。虽然是有人陷害但娘亲是为了救她才失去了骨肉才……伤了身体调养了经年也不见起色还是易乏易困。

“公主倒是可以放心的”金日单微笑道“臣出身草原自信力气马术都比阿陌好的多。臣为你掌马牵着马在行宫中走一圈。如何?”

“这”她咬着唇有些跃跃欲试却始终敌不过心中的恐惧。

“不要怕。”他柔声劝道加了草料喂马道“马性温顺你试试看。”

刘初学着他抓了一把草料递到马嘴边那栗色马顺着她的手吃了草伸出长长的舌头舔了舔她的手。她吃吃的笑望着马的眼睛那里面一片纯良。

“看久了会落泪的。”他在后面抱拳道。

她真的险些落泪了连忙掩饰过去回头看他问道“你真的保证能为我牵住马?”

他一怔随即快活的大笑“自然。”

金日单当着她的面检查了马鞍为马佩上。搀着她上了马。那马轻轻打了个响鼻似乎知道背上少女的娇贵与小心翼翼温顺的在金日单的牵引下走了大半个行宫。

刘初渐渐放松下来喊道“好了停吧。天晚了。我也要回去了。”

金日单一笑停了马扶她下来。道“如何。”

刘初心里欢喜面上却不想显露出来只淡淡道了一声“不错。”

马儿被放开缰绳。随意在边上吃草。

金日单面色平和忽然一变连忙上前拉开了马。

“怎么了?”刘初不解问道。

金日单蹲下去捻起一枚带锯齿的草叶“这种草草原上叫做马上疯。据说马儿吃了它稍受一些刺激就会疯的。中原人不比匈奴人善放牧知道的不多。我本以为只有匈奴有此草没想到晋中也有。”

刘初的脸色一变“你说的是真的?”

她亦捻起一枚草叶走到马奇案。

金日单好奇看着她“你要做什么?”

马儿睁着纯良的眼睛看着她她的心儿一软将手中草叶吹掉吩咐道“将它牵回马厩。莫要再乱吃草料了。”广告:愚者ZeRomm的西方网游《七城传说》正在参加十月pk愚者mm人很好的还请大家有票的捧个票场没票的捧个人场。当然这个票指的是pk票。

最后请容我再吼一声推荐票让推荐票砸过来吧。死在推荐票下虽死亦含笑。汗。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