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一百三十六章 命苦

第一百三十六章 命苦

“她是谁?”铃原举着相册,指着上面的女人问着刚好走过来的李姨。

李姨有些近视,凑近之后才看清,忙直起身子,支支吾吾的说道:“这是三小姐。”

“她也住在这里?我怎么从没听叔叔提起过?”按照辈分,她应该叫她姑姑。

李姨干咳两声,声音也比刚才生硬不少:“有的事不是我们做仆人的该说的。”

“仆人”两个字被李姨压的很重。

看着李姨离开的背影,铃原挑了挑眉,将照片放下,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得罪她了,好像很不喜欢自己。

将行李箱里的东西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还没等她休息,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请进。”铃原在给齐艾然发短信,报告自己的平安。

抬头看了眼,是铃骏语。

“还习惯吗?”铃骏语端了一碟子水果,放在了桌子上,视线在手边的相框上顿了一下,抬手把它往里面推了推,摆正它的位置。

“挺好。”铃原把手机揣回了口袋里,视线随着铃骏语的动作移动,最后落在了他的脸上,问道:“照片里的人......”

“我猜你想问的是站在我旁边的那个女人是谁吧。”铃骏语拿起照片,转身在铃原身侧坐下。“她是我妹妹,叫做铃骏枚,从小就身体不好,但很贪玩,经常跟在我和阿维屁股后面,后来阿枚的身体越来越差,父母不让她出门,可是后来有一天她偷偷从家里溜了出去,结果过马路的时候被车子撞飞,当时我和阿维就在路的对面,如果当时过去的是我们,阿枚就不会出那样的事。”

听出铃骏语语气中的悲痛,铃原没有插话,而是安静的做个聆听着。

“虽然阿枚被第一时间送去了医院,经过医生的全力抢救,她却成了一个植物人,我每天都会去和她讲话,已经整整二十五年了,她一次都没有回应我。”

“叔叔,别难过了,这不是你的错,我相信姑姑她能够听到你说的话,而且都记在了心里。”铃原安慰道。

听着铃原的话,铃骏语转过头,猛地攥着铃原的胳膊,急切的说道:“你怎么知道,你是不是能够看......”

“大少爷,铃原小姐,老爷醒了,让我喊你们过去。”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李姨的声音。

铃原快速站了起来,诧异的看着铃骏语,他刚刚的行为很奇怪,和在飞机上给她的感觉一样。

“走吧,别让爷爷等急了。”说着,铃骏语起身向门口的方向走去。

铃骏语此时又恢复了正常时候的样子,铃原迟迟没有动作,心里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真的不知道自己这次的选择是对是错。

这时,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两下,铃原紧紧握着它,心中默念:艾然,等我回去之后,再也不离开你。

铃原跟着铃骏语东拐西拐,似乎走在了迷宫之中,她已经不记得回去的路了。

铃原一边走一边注意这四周,铃骏枚是植物人,如果她舍不得这里的话,魂魄一定会在附近逗留。

可是走了这么久,别说是魂了,就连会喘气的人都没见多一个,这么大的城堡,好像只有李姨一个仆人。

终于到了

铃原跟在铃骏语身后,低着头走了进去。

这是一间书房,很大也很豪华,里面的任何装饰品都是金光灿灿的,就好像所有的东西都贴上了一张“我很昂贵”的标签。

书桌旁的摇椅上躺了一个带着老花镜看书的老人,满头的白发,眼镜压的很低,身材枯瘦,但脸上的精气神很好,看上去一点都不想是生重病的样子。

在铃原打量铃镇申的同时,对方也在目不转睛的盯着铃原看。

大约几秒钟的时间,铃镇申忙把书扔到了桌子上,他则利落的下了摇椅。

因为年龄大的原因,铃镇申的腰佝偻着,个头本就不高的她,这下子和铃原差不多高了。

总而言之,铃镇申的样子和铃原心中所想的形象差的太多。

“你就是铃原吧。”铃镇申的声音无比沙哑,好像嗓子受过很严重的创伤。

“爷爷好。”

“乖乖乖。”铃镇申拍了拍铃原的肩,眼眶有些湿润,儿子离家出走了二十多年,销声匿迹的他没想到还有一个这么大的女儿。

起初得知大儿子找到了阿维女儿的时候,铃镇申原本的计划是让她回来验一下DNA,但是看到铃原这张脸的时候,铃镇申觉得没有必要多此一举,铃原和阿维年轻的时候长得真像,尤其是那一双眼睛,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

“孩子,听说在你八九岁的时候,父母就出了事,这么多年你是怎么过来的?”铃镇申牵着铃原走到书架后,那里有吃的,有喝的,还有一张舒服的沙发。

铃原坐在铃镇申身旁,将她怎样被收养的事情告诉了他,并强调哥哥一家对她无微不至的照顾。

本想让爷爷安心,却没想到,铃原话音落后,铃镇申再一次红了眼眶,不断的重复着“孩子,让你受苦了。”这几句话。

看着铃镇申满目的愧疚,铃原心有不忍,安慰道:“爷爷,您别难过,我这几年过得很幸福,而且我不是健健康康长到了现在了吗?”

“爷爷当年也是身不由己,本以为阿维会知难而退,谁知道这臭小子犟得很,发生了那样的事还是不愿意回来,扔了你孤苦伶仃。”铃镇申说着,抬手擦了擦眼角的泪。“我就是命苦,妻子一场大病之后撒手人寰,二儿子后半生在监狱度过,体弱多病的小女儿又成了植物人,现在我只剩下阿语和小原了。”

铃原回头看了眼铃骏语。

铃骏语冲她点了点头,然后走上前跪在铃镇申面前说道:“爸,您放心,我和小原会一直陪在你身边,阿枚也会醒。”

“可不能等到我死了之后。”

铃骏语紧紧握着铃镇申枯瘦泛黄的手,坚定的说道:“阿枚一定会醒,我保证。”

铃原的视线本来一直放在铃镇申身上,不知是不是错觉,她总觉得铃骏语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是在看着她,可等她望向他的时候,好像又是她的错觉。

真是越来越搞不懂她到底身处在一个怎样的事情中。

『还在连载中...』

关注更新请访问:http://www.ixdzs.com/d/209/209251/

手机访问:http://m.ixdzs.com/d/209251

========================================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