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208章 命运饶过谁

第208章 命运饶过谁

二顺电话没接完就挂了。他蹑手蹑脚重新回到屋子,打开卧室门见田潇潇已经陷入深睡。

他轻轻关上门,把早前买的炖锅拿出来,看看冰箱里还有什么可以吃的,一股脑都拿出来,分分类,洗洗切切扔进了锅里,看着锅里的食材,他盯着锅里看了看,想了想,又翻出一个口袋,抓了一把不知道什么东西扔进去,这才心满意足地拍了拍手。

他转身又找出支笔,在锅边留了个纸条,看了眼禁闭的卧室的门,才深吸一口气退出房间。

关上屋门,二顺收起刚刚的轻手轻脚,拔腿就朝外跑去。

站在院门口的人见门开着,正好奇地向内望,没想到人还没站稳,就被里面出来的人差点撞倒。

“哎,你站我家门口干什么?”二顺没好气地看站在自己门口的人,看到来人,又很意外。

“你这时候来,这么鬼鬼祟祟干什么!进去轻点,让让我过去。”二顺没好气地继续说道,擦着来人向车跑去。

葛志超好不容易站稳脚跟,又被嫌弃了一顿,他没有理会二顺的态度,见他这样匆忙,敏锐地感觉到有事发生,追上去问:“出事了?这么着急?”

二顺跳上车,一脚油门就窜出去:“司机打架,我去给平了。”

摇摇欲坠地皮卡在他猛轰油门下消失在胡同口,留下一路黑烟。

葛志超也顾不得没锁的院门,上车紧追二顺而去。

落日的余晖爬进窗内,散落一屋金黄。

田潇潇翻个身慢慢睁开眼睛,耳边没有一丝声音,只有似有似无的香气萦绕在鼻尖。

她坐起来,满意地伸个懒腰,今天二顺还真是无比乖巧,知道不制造噪音来打扰自己。

田潇潇跳下床,拢着头发朝外走去:“二顺,二顺,我醒啦!”

屋门空无一人,没人应答。她见写字台上有个锅在冒着热气,她这才了然,刚才自己闻到的香味就是从这里发出来的。

田潇潇抬头又朝窗外看去,院子里也没人。

“这个二顺,哪里去了?”她走到桌边,想看看锅里是不是熟了,却先在锅边发现了一张纸条,上面的字歪歪扭扭:

汤是一点十六分开始做的,四个小时才能喝。你醒了,自己算时间。别提前打开,糟蹋了一锅汤。

田潇潇看着笑起来,还真是了解自己,知道我起来会饿。

一天一夜只吃了一个苹果,一锅汤摆在面前还得看时间,田潇潇无奈地去找手机看时间。

二顺这里,除了满墙的便利贴,连个钟表都不挂。

田潇潇在卧室的书桌上找到了手机,被二顺给充着电,还贴心的静音了。

田潇潇拿起手机无奈地摇摇头,习惯性地打开社区,看有没有重要信息。

意料之中的,组里清清静静,除了张承早上报了个道,再也没有其他人冒泡。

楚兰此刻吃完海鲜自助应该回医院睡了吧。

家里也没事,二妮和妈妈以为自己在加班,没有打扰。

市税务局更是冷清,整整一天一个信息都没有。

倒是史清媛给自己发了很多条信息。

田潇潇好不容易回归了平静,不想去6看她发牢骚的话,拿着手机去看那锅汤。

回到了锅前,她才想起来刚才找手机是要看时间。

田潇潇瞄了一眼手机,16:47。距离做汤的时间三个半小时,还差半个小时才能开锅吗?

田潇潇对这锅汤产生了浓厚的期待,她没有贸然打开盖子,已经过了这么久,别让短短的半个小时坏了做汤人的心意。

只是,这做汤人去哪里了呢?

田潇潇给二顺打电话,连续打了两个都没人接。她也不去理会,估计一会就回来了。她找本书坐下来,翻着公主王子的故事等着锅里的汤。

半小时的时间一到,田潇潇马上扔下书去去开锅,本就饿到不行,又一直被锅里的香气熏着,她的抵抗力已经消失殆尽,饿的受不了了。

她打开锅就愣了,说汤还真的只是汤。半锅白白的汤水上漂浮着三两只蘑菇片,一丢丢玉米,几块胡萝卜,还有些丝状的东西,她挑起来仔细分辨了分辨,好像是金针菇,又没有金针菇的小脑袋。

面对着这样看上去是用下脚料做成的一锅汤,田潇潇眉头紧紧皱着。她后悔不已,早知道醒了就回家,这会快到家能吃上饭了。

现在好了,喝还是不喝?难道真要喝这看上去完全没有食欲的汤?

敞开的锅没有了盖的加持,热气带着香味四处逃逸,满屋子都充满了汤的香味。

至少闻起来还可以接受,田潇潇心里这样安慰着自己,喝上一碗汤,就当水了,让肚子里好歹有点热乎气,然后再回家。

田潇潇盛了半碗,吹了吹,尝试着喝一口。

“呸呸呸……”她一口没咽下去,直接吐在垃圾桶里,“什么味道!…一点咸味都没有。”

她跑去冰箱拿出盐,看着锅里的量斟酌着倒了些盐进去,勺子轻轻搅了几下,觉得差不多了,盛起一口尝了尝。

“嗯,现在还差不多。”田潇潇满意地点点头,“凡事还是靠自己来的靠谱。”

她坐下来慢慢喝着汤,也没记住盛了几次,只在看喝的差不多只剩下多半碗的时候,咂咂嘴停下来。

“真是没有什么干粮,水也是美味…”田潇潇看着暗下来的天,心里想着二顺不知道又在搞什么,竟然放心自己睡在这里,院门都不关。

透过窗户,能看到小院的门大大开着,不时有路过的行人经过。

“真是不靠谱!电话也不接,干什么去了!”

田潇潇嘟囔着,起身换上自己的衣服,锁好小院的门,也不操心二顺到底去了哪,径自回了家。

……

……

……

“兰兰,怎么样?我说你穿红色好看吧,总是黑白灰,全都是丧夫色,我看着不开心。”秦天明看着从试衣间出来的楚兰,双目发亮。

楚兰在试衣镜面前转着圈看身上的百褶长裙,裙摆飘逸到脚裸,一行一动间带来丝丝麻痒。

“真的好漂亮!”楚兰自己也欣喜不已,常年职场服饰的她,时刻周转在各个客户之间,很少能够有机会穿这些飘逸的长裙。

上次穿应该还是几年前没来帝京的时候吧。

想起以前,楚兰的眼神暗淡下来,她不知道自己的选择是对还是错。

秦天明敏锐的感觉到楚兰情绪的变化,他上前拥着她,镜子里的两个人恬静俊美。

“兰兰,改天找时间我们去拍套照片吧。从结婚以后,我们还没有拍过照片呢。”秦天明摸着楚兰长长的头发,心里一阵紧缩。

如果再不拍,这头长发以后可能就再也没有了。

楚兰看着镜子里的秦天明对着自己的头发发呆,内心涌过一股苦涩。

她不知道这长发还能留多久。

“好啊,要不我剪短头发再去拍?我们都是长发照片,还没有拍过短发呢。”楚兰提议。

“嗯,好啊,兰兰长发短发都好看。”秦天明一反常态没有阻止她剪发。

自己这病怕是真的不好。楚兰一时难过,眼泪刷的就掉落下来。

秦天明赶紧上去用手给她擦:“好好的,怎么哭起来了。怎么,一直不让你剪头发,好不容易允许了,这么开心。”

楚兰没被他逗乐,反而哭的更加凶猛,眼泪成串落下来。

秦天明一时手足无措,慌乱哄着。

正在挂衣服的服务员看到,慌忙跑过来,递给他一盒抽纸,嘴里埋怨着:“快擦快擦!千万别滴裙子上,留了印子就没法卖了。”

秦天明接过抽纸,理都没有理服务员,只细声安慰着楚兰。

“哎呀,快别哭了!姑奶奶,这裙子两千多,要是真脏了,我哭都没地哭去。你这先生怎么这时候惹她不高兴,真是情商太低了。”服务员喋喋不休,两只眼睛死死盯着她的宝贝裙子,生怕沾上眼泪。

“这裙子我们买了,一边去!别在这唠叨!”秦天明少见的语气发怒。

服务员刚刚还一脸担心的苦瓜脸,听到对方说要买下,立马阴转灿烂多晴。

“好的先生,您这位女士慢慢哭,我再去给您拿纸。”

服务员说着,咧着嘴巴就朝收银台走了。

楚兰收收鼻子,使劲吸了几口气,鼻音重重说:“不买!看她眼皮薄的劲!为什么不看看自己的服务态度,哪有像她这样死盯着客人不放的。难怪店里没有人。”

秦天明看她这个样子,噗嗤一声笑了:“兰兰,你什么时候学会这样咄咄逼人了?这可一点不像你!”

楚兰抽了张纸,擦掉脸上残留的泪,用力闭了几次眼睛又睁开,努力让自己看上去不像哭过的模样。

“这大红长裙子,穿上像女鬼,鬼才穿全身红色,不要不要,不喜欢,你等着我去脱下来。”楚兰说着,挣开秦天明的手,走进换衣间。

秦天明听着她这论断不禁莞尔,摇摇头满是无奈。不买就不买吧,他看着也颜色过于大片太扎眼。

服务员手里拿着付费单子正走过来,听到楚兰说的话,都气坏了,但脸上还尽量保持着最起码的微笑。

“先生,这是您的付费单,请您跟我到您到那边的收银台交下钱。”

“不买了,我媳妇不喜欢。”秦天明直截了当。

不买了?…!小孩过家家呢!!

服务员一下子火气就上来:“怎么能不买呢?穿也穿了,试也试了,哭也哭了,你说不买就不买了,那我还卖给谁去啊!谁还会买你媳妇哭过的衣服!”

“说什么呢?你这个服务业的从业人员,一点从业的基本道德都没有,什么叫做哭过的衣服?就是因为穿着这个衣服,太难看了,都把自己都丑哭了。不想想自己的责任,凡事往客人身上扣帽子,有没有点服务的觉悟?”秦天明被这个胡搅蛮缠的服务员气坏了。

“你说什么呢?什么叫做没有职业道德!你有!你有来买东西的觉悟没有?还丑哭了,不知道刚才谁说这件衣服穿着好看?这么快就忘了?说什么都没用,还不是买不起?买不起就不要随便试人家的衣服,浪费服务资源。”服务员年纪不大,说起话来却当仁不让。

“啪!”服务员头上被一件飞来的衣服给盖住。

“胡说八道什么呢?会不会说句人话,买不起,我买不起你这件裙子,你看看我身上穿的衣服,哪件不比你的裙子贵?你长没长眼睛,会不会说话?怎么进了你的店就必须要买?别说你这个小牌子,就是国际大牌都没有你摆的谱大!”楚兰从试衣间走出来,伸手就把裙子直接扔到服务员脸上,劈头盖脸就给她一顿教训,早在里面她就听到这个服务员咄咄逼人,把她气坏了。

这都什么年头了,竟然还有强买强卖的。

“刚才要不是他说这裙子你们买了,我吃饱撑的去给你们开单子!我们每张单子都是有序号管理的,每个序号都要和货款对应上。不买早说呀,说什么大话!”服务员寸土不让。

“说了我们说了吗?我们说了把你的店都买下来,你信吗?你自己不分状况,乱开单子,关我们什么事。简直是无理取闹!天明我们走!我要买红裙子!”楚兰上去挂上秦天明的胳膊,两个人转身就往外走。

“喂,你几个意思啊?这个裙子不是红色的吗?你试一试了穿也穿了!不能说走就走,你们等一下,这裙子我还没检查呢!”服务员头脑转的飞快,使劲为自己谋取着利益。

“怎么,你还打算赖上我们了?裙子在那里好好的,你看不到吗?我为什么要等你检查?”楚兰打定主意径直往外走。

“喂,你们站住,你刚才哭的稀里哗啦,我要检查下脏了没有!”服务员见他们真的要走,气势也低了下来,快速的翻看着手上的裙子。

“兰兰,你这咄咄逼人的模样我可第一次见,好可爱。”秦天明一脸宠溺。

楚兰和服务员怼了一顿,突然觉得心中舒畅。平时在工作上,每句话都是深思熟虑,而且处处留有余地,这样随心所欲的对嘴子她竟有些喜欢。

『还在连载中...』

关注更新请访问:http://www.ixdzs.com/d/211/211403/

手机访问:http://m.ixdzs.com/d/211403

========================================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