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一千四百九十五章皇上是不是不能碰女人?

第一千四百九十五章皇上是不是不能碰女人?

幽深的偏殿里空无一人,宁十七站在不远处,虽然目不斜视,但一只手按在腰刀上,眉眼冷厉,像一只随时出击的豹子。

“你有什么话就说吧,”墨容麟和许贵妃保持两个人的距离,淡淡的道。

察觉到皇帝的疏离,许贵妃心中戚戚,哀怨的叫了声,“皇上!”声音顿住的时侯,她眼中的泪也跟断了线的珠子似的垂落下来。

墨容麟有些不耐烦,他是真不喜欢哭哭啼啼的姑娘,有话说话不好么?皇后就从没在他面前哭过,她那样坚强的人应该很少哭,也不知道她哭起来是什么样子……

许贵妃抬着泪眼等皇帝的抚慰,却发现他在走神,酝酿好的情绪到了嘴边,没办法往下走,一时也有点无措。

她只好又叫了他一声,“皇上。”

墨容麟回过神来,“不是有话要说么?说吧,朕听着。”

“臣妾还记得第一次见到皇上的时侯,”许贵妃红着眼睛说,“那年臣妾十五岁,刚及笄不久,被传到花厅与皇上见面,臣妾不知道皇上的身份,只知道是见一位贵公子,臣妾很羞怯,不怎么敢说话,也不敢正眼看皇上,只偷偷瞧了一眼,臣妾的心就乱了……”

墨容麟对她这段莫名其妙的追忆很不解,“你到底要说什么?”

许贵妃对墨容麟的不解风情感到无奈,只好说,“臣妾是感叹时间过得太快了,一晃臣妾与皇上都认识三年了。”

墨容麟没作声,把手负在身后,听她继续说。

“后来每隔一段时间,皇上就与臣妾见上一面,臣妾的生辰,皇上也从来都记得让人送份礼物过来,皇上对臣妾的心,臣妾都知道,可为何臣妾进了宫之后,皇上反而对臣妾冷落了呢?”

“皇上为什么娶皇后,臣妾知道,满朝文武百官也知道,臣妾知道皇上的无奈,也知道皇上不喜皇后,毕竟是商家女出身,一身市侩习气怎能母仪天下?如果不是太上皇的旨意,现在的皇后应该是臣妾才对,可是皇上,您怎么能为了一个商家女,忘了臣妾与皇上往日的情份,史家商号劫了朝廷的黄金,这么大的事,皇上只圈禁了史老板,让皇后进冷宫,可臣妾犯了一点小错,就要禁足,皇上,您对臣妾不公平,皇后做惯了买卖,自是能说会道,臣妾嘴笨,可臣妾对皇上的心天地可鉴……”

“住口!”墨容麟听到她抵毁史芃芃,气就不打一处来,“你敢妄议当朝皇后?什么市侩习气,什么做惯了买卖,皇后自打入宫,从未行差踏错,朕的旨意,她也执行得妥舀当当,北边遇旱灾,朕未开口,皇后就主动从史家商号拔银子救急,她心怀天下百姓,再没比她更合格的皇后了,倒是贵妃你,朕让你代管后宫,瞧瞧你都做了些什么,延误了刘贵人的病情,把她弄到了如今这般模样,还敢对朕动手动脚,你扪心自问,倒底是你合适当皇后,还是皇后更合适?”

许贵妃睁着惶然的美目,捂着胸口,仿佛负荷不了这番话的重量,含着泪缓缓摇头,“可皇上从前待臣妾那般好,若不是皇后在中间作梗,皇上何至于对臣妾这般冷淡?”

“你错了,”墨容麟说,“朕原先很看好你,是因为你的家世和品貌,甚至想过立你为后,这个想法在大婚之后也没有断,可日久见人心,你看似端庄典雅,心里却全是贪欲,有些事情,朕不说,不等于不知道,朕是给左相存脸面,也希望你好自为之,你自己走的路,跟皇后有何相干?皇后虽然是商家出身,却从未想过要害人。”

“皇上,”许贵妃几乎绝望了,不顾一切的喊起来,“皇后到底有什么好,为什么皇上总替她说话……”

“放肆!”墨容麟当真有些恼了,瞪着她,“瞧瞧你现在,哪里还有个贵妃的样子!”

墨容麟这一喝,把许贵妃喝醒了,是啊,她是高贵的左相府嫡长女,是高高在上的贵妃娘娘,怎么能像泼妇一样大喊大叫?

她收了眼泪,低头没说话。

墨容麟早不耐烦了,“话说完了,朕走了。”

“皇上,”许贵妃又叫住他,怯怯的看了宁十七一眼,压低了声音,“臣妾想知道,皇上是不是……”她心下踌躇,想问又不敢问。

“是什么?”

许贵妃心一横,牙一咬,说,“皇上是不是不能碰女人?”

墨容麟恨不得一巴掌拍死她,这是什么贵妃,是白痴吧?敢问他这种问题,就不怕他一怒之下杀了她?

心里怒火滔滔,脸上却平静如常,“不是。”

“不是?”许贵妃有些疑惑,“那为何臣妾每次靠近皇上,皇上就……”

墨容麟眯了眯眼睛,“因为贵妃身上的香太浓了,把朕薰着了。”说完,他转身就走了出去。

许贵妃愣了愣,抬起手臂闻了一下,她身上的香气不浓啊……

墨容麟回到正殿,脚步未停,牵起史芃芃的手往殿外走去,他是一刻也不愿意再呆在这里,再看到那个愚蠢的女人。

许贵妃跟着出来,看他牵了史芃芃的手往外走,如五雷轰顶,脸色白得像一张低,如果说她心里还存留一点幻想,那么此刻,那点幻想也破灭了,皇帝可以碰女人,只是不愿意碰她,这个打击让她脚步踉跄了一下,要不是金铃及时扶住,她就倒下去了。

史芃芃被皇帝拉出了锦华宫,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但她也没问,任他一气儿拉着自己走了一路。

他们在前面走,奴才们在后头远远的跟着,只有贴身服侍的人才看得出来,皇帝此刻的心情坏到了极点,没人敢去碰山头,都把希望寄托在皇后身上。大家都盯着皇帝牵皇后的那只手,王长良甚至有点老泪纵横,扯着袖子抹了抹眼睛,谁能想到最后能治皇帝隐疾的人竟然是皇后……心里感慨万分,到底还是太上皇神机妙算啊! 『还在连载中...』

关注更新请访问:http://www.ixdzs.com/d/229/229160/

手机访问:http://m.ixdzs.com/d/229160

========================================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