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九十一章 困兽死斗

第九十一章 困兽死斗

方雾寒在地上不知坐了多久,现在楼梯塌了,碎片又将下面堵住,下面的支援部队上不来,他也下不去,除非跳下去。

这让他觉得很讽刺,又成了孤军奋战,是进,还是退?

一声霹雳将他吓了一跳,他抬起头往外看了一眼,雨大的吓人,他甚至还担心这么大的雨会不会把这小镇淹没……雷声过后,世界只剩下了风声和雨声,好像鬼哭狼嚎。

闪电频繁地照亮楼内,一刹那间,墙上多了个庞大的影子,方雾寒头发都竖了起来,他猛地回头,只见欲魔手持鲜红的亡月站在他身后,它法袍里的咒语透出紫幽幽的光芒。

“你终于来了。”方雾寒站起来,他面对着欲魔,摊了摊手,表示手中没有武器。

欲魔没有说话,它一步步走向方雾寒,手中亡月红的吓人。

“你又害死了我异次元空间两名优秀的士兵。”方雾寒说着,从袖中弹出一枚钢钉到手中,不过欲魔没有看到他这一小动作。

一声撕风声后,钢钉深深地刺进了欲魔的眉心,他终于命中了一次,不过这种程度的物理攻击好像对欲魔造不成什么伤害。

这时,他又听到了拔刀声,只见他后面竟然又多出了一个手持亡月的欲魔,接着,一阵嘈杂声从四面八方传来,无数欲魔从黑暗中走出,将他围得水泄不通。

方雾寒苦笑,“我又没有武器,有必要唤醒这么多分身么?刚才一块砖就差点砸死我。”

欲魔们都露出了不解的表情,他们逐渐向方雾寒逼近,而方雾寒手中只有四枚和一块通讯水晶,他面对的是上百柄亡月。

这时,通讯水晶里突然传来白祭司慌张的声音:“呼叫零组!呼叫零组!守望者大人,请迅速撤离,越快越好!这个建筑工地的版图上根本没有你所在的那栋楼!重复!请零组尽快撤离!”

空气瞬间冷了下来,仿佛连时间也要结冰,连那些欲魔都停下了脚步,白祭司的声音无数遍地在他们耳中回响,“建筑工地的版图上没有这栋楼?那这栋楼是从哪来的?”方雾寒快速思考,“是违建还是……”

通讯水晶里又传出声音:“一组呼叫零组,你们所在的楼有异常,楼竟然建在了楼下的一棵树上,那棵树已经有一半死亡,请立即撤退!”

听完这话,连那些欲魔也都躁动起来,它们先后开启了无数传送门逃走,最后只剩下了一个欲魔,那个欲魔和方雾寒同时奔向露台,他俩趴在边上将头探出楼外,果然如一组所说,这栋楼真的是建在了一棵绿油油的大树上,只是那棵树的树冠和树干仿佛被一把刀切开了一样,那把刀就是这栋楼,而且树干上的切面已经明显地发黑,枯萎。

方雾寒和欲魔就这样半淋在暴雨中,他俩都听到了流水的声音,但那不是雨声,更像是置身在瀑布群中。

借着闪电的光,他们看到了身子底下那泥水般的楼板地面,那不是水泥而是像水一样的东西,踩上去却跟水泥一样。

“真不幸啊,被发现了。”如毒蛇吐信般的声音从空中响起,好像是这座楼在说话。

欲魔听到这声音后呆了几秒,随后浑身战栗起来,“是他……荒灭……”

方雾寒还没回过神来,他们身后就传出来一阵轰鸣声。“两位好啊……好久不见。”嘶哑而略带尖锐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他们身后是那个穿着西装的小丑,小丑站在黑暗中,轮廓显得有些朦胧,他那个正常的眼睛里喷出熔岩般的火光。

“你的那些朋友们的眼睛还真是锐利啊,这种小错误都能发现!”小丑从黑暗中走出来,“没错,这栋楼是假的。”

“这楼……也是你身体的一部分……”欲魔的声音很微弱,像是父母面前被训斥的孩子。

小丑瞥了一眼欲魔,“哦?伟大的欲魔大人,您也来赴宴了啊,正好,我记得我们之间还有一笔小小的账,我们来算算吧?”

欲魔哆嗦起来,骨骼的撞击声接连不断。

小丑叹了口气,“背叛……真是个令人捉摸不透的词汇……这次,您还带了那么多的分身……”小丑说着,上层楼板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大洞,无数欲魔的头骨从洞里落下,这些头颅都是刚才那些分身的,数量很多,在他们面前堆成了一座小山。

方雾寒站在一旁,脑海里闪过无数应对的方案,单从欲魔的举动来看就知道这个小丑来者不善,他以前和大祭司追杀的那个人形怪物好像就叫荒灭,但这个小丑怎么也叫荒灭?还有,上次大祭司用圣光重狙装载着他的“炫银螺旋*”都没能杀死那个荒灭,荒灭究竟是什么人……

“是你故意把他引来的!”欲魔恍然大悟,冲着荒灭惊呼。

小丑大笑,“哈哈,不可一世的欲魔大人也有糊涂的时候啊!才明白过来吗我的欲魔大人!”

方雾寒一脸吃惊,质问欲魔,“那战书不是你下的?”

欲魔看起来害怕极了,“我没向你下什么战书……是他把你引到这里来,目的是把我引来……”欲魔说了一半突然停住了。

突然,欲魔尖叫起来,“即使我死,我也要杀了你!”它说着,利爪带着尖锐的撕风声袭向方雾寒。

随着“噗嗤”一声,鲜血顺着利爪喷了欲魔一身,欲魔如野兽般疯狂的吮吸着方雾寒的鲜血,它的五根骨爪从方雾寒胸口上拔出,鲜血变得如泉涌般飞溅。

方雾寒眼前阵阵发黑,痛苦的窒息感占据了他所有的感官……他倒下后,建筑群内回荡着欲魔尖锐的笑声,一声龙啸般的嘶哑的怒吼后,笑声戛然而止。

----------

第七层高楼上,小丑将奄奄一息的方雾寒揽在怀里,方雾寒胸口还在不停地喷血。

“痛不痛?”小丑将戴着雪白手套的手按在方雾寒胸口上,鲜血瞬间染红了时候手套。

方雾寒在他怀里微微抽搐,然后轻轻点点头。

“我会救你的,守望者大人。”小丑凑到方雾寒耳边,轻声低语。

方雾寒已经没了意识,他的五官已经不能从外界获取任何信息,他那破碎的心脏还在坚持为他供血。

小丑摘下了手套,露出了里面浓泥水般的手,他的手放到方雾寒胸口上,如液体般顺着伤口渗入到方雾寒身体里,他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输送到方雾寒体内,方雾寒的心脏随即停止往外喷血,随后如鼓点般疯狂地跳动着,简直就是一台振动机。

方雾寒逐渐恢复了意识,他的体内流淌着灰黑色的泥水般的血液,心脏的极限负荷让他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

小丑的手从方雾寒胸口上拿开,方雾寒倒在地上喘着粗气,心跳也逐渐恢复了正常,他的眼睛也恢复了正常,却看到那个长的跟恶鬼一样的小丑正对着自己微笑,那笑容让他不寒而栗。

这时,方雾寒仿佛看到了小丑身后闪过的一道鬼影,但小丑好像还没察觉到;那影子飞快地移动,在空气中留下两道红色的痕迹然后消失在黑暗中。

小丑讥笑,“我是你的救命恩人,现在你既然有力气说话了,你应该告诉我我后面有人才是啊。”

随着一声流水声后,一条巨大的触手从地面上伸出,这触手好像就是楼的一部分,但最令方雾寒惊恐的不是触手,而是触手缠着的人——是哪个浑身缠着灰色裹尸布、曾在异次元暗杀他和圣君的那家伙!

那条触手死死地缠着那人,那人却不知从何处拔出了一把形状类似弯刀的长匕首,他轻易将触手砍断,最恐怖的是切口处的部分竟然无法重新粘合!

荒灭费了好大力气才将身体上的死亡部分除去,然后重新拼合成一个人形,但那人和欲魔的那些头颅却早已不见了踪影。

荒灭站起来,小丑的外表已经被撕碎,他又变成了那个浑身像是雪花屏一样的怪物。

方雾寒这才明白了荒灭和小丑之间的联系,原来那个一直帮自己而且还能召唤地狱尸虫的小丑就是荒灭!

荒灭通过露台看向脚下这个淋在特大暴雨中的小镇,不知不觉他的脚就与地面融为一体,他仰天怒吼,仿佛是恶魔的震怒,随后整栋楼便如液体般涌入荒灭的身体。

“快看啊!楼在变小!守望者还在里面。”方雾寒好像听到了下面人的交谈声;确实,整栋楼都在向着荒灭汇集,之前欲魔也说这栋楼是荒灭身体的一部分,荒灭从自己身上拆下一块来变大,变成了这栋楼,现在他要将身体的那部分收回去了,楼里的生物都得死在这!

方雾寒真是怕极了,他所在的高楼现在像一个巨大的、竖着的灰黑色的漩涡,而漩涡的中心就是荒灭!他想逃,却发现自己的脚也陷入了那浓泥水般的地面中,他看到房间在扭曲,楼梯在变形,墙壁变得像波浪一样起伏,好像是世界末日般。

突然,强烈的求生感从他心里萌发并疯狂地生长,他瞬间清醒过来,只见那灰黑色的大漩涡中张开一双黑边白翼,方雾寒的吼声与雷声夹杂在一起,他竭力想飞出这个二十多层楼高的漩涡,可脚下的东西像是一双有力的手一样死死地抓着他的腿,青锋之翼的力量快要把他的腿从身上扯下来,可那泥水般的东西好像有生命一样死死地黏着他的腿。

“别走!”荒灭的声音犹如死神的召唤,方雾寒不由得加了把劲,他腿上的东西已经被拽的有好几米长,他的身子也已经淋在了暴雨中,但他现在就像一只被捆住脚的鸟,只能用更大的力气来挣脱绳子。

方雾寒身后,整栋楼正在快速缩小,但荒灭的身子却没有随着变大,他的眼法在灰黑色的漩涡中如两个血红色的巨烛般明亮,像是死神的勾魂灯。

『还在连载中...』

关注更新请访问:http://www.ixdzs.com/d/198/198114/

手机访问:http://m.ixdzs.com/d/198114

========================================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