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559章 完事儿

第559章 完事儿

此时此刻,看到江来被那黑雾凝聚而成的巨手困住,尚霓裳等几女人不由得一阵担心。

除了她们外,便是那些道门中人也一个个提心吊胆的,毕竟,此时的江来是所有人的希望,如果连他也制服不了桑吉,恐怕没人能活着离开。

然而,就在众人感到焦急无比的时候,一股强大的气势陡然爆发,瞬间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定睛看去,他们发现那股气势竟然来自于不远处的一座土坑。

“那是……”卿曼容强忍着身体的虚弱,吃力的站了起来,目光凝视着那座土坑,明亮的眼眸中闪烁着激动的光芒。她清楚的记得,那座土坑就是海流沙坠落的位置,由于一直被桑吉拖延,所以他们都没来得及去看看海流沙的情况。

在所有人的目光注视下,一道倩影从土坑中慢慢显露出来,正是之前受伤昏迷的海流沙。

似乎是感受到卿曼容的关切和担忧,海流沙转过头,报之一笑,随即举步走了过去。

“流沙,你没事吧?”卿曼容疾步上前,可是,由于身体太过虚弱,导致双腿无力支撑自己的身体。刚跑出没几步,脚下突然一个踉跄,直往地面栽去。

幸亏海流沙眼疾手快,及时搀扶住了她,“姐姐,你还是坐下好好休息吧。”

“我没事的。”卿曼容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我刚才还以为你……只要你好好的,我什么都没关系。”

海流沙露齿一笑,安慰着自己的姐姐。除了她自己以外,恐怕没人会知道,其实她已经在鬼门关走过一遭了。在遭受到桑吉的攻击后,她已是身受重伤,奄奄一息,但是,就在关键时刻,一直存在丹田中的传承之力突然爆发,犹如一层厚厚的茧,将她包裹其中,慢慢修复着她受损的身体。

当她苏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体内的传承之力已经全部被自己吸收,实力也有了进一步的提升。只是,让她感到诧异的是,周围竟然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连江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

“姐姐,你们在这呆着,我去帮帮江来。”说完,海流沙足尖一点,身形拔地而起,径直朝着江来所在的位置赶去。

眨眼间的功夫,海流沙已经赶到江来的近前,定睛看去,只见江来的身体被巨手牢牢的握着,黑气弥漫。但是,让她觉得奇怪的是,虽然江来被困住了,可他的身体表面却并没有被黑气入侵的迹象。相反,他的体外好像被裹着一层绚烂斑斓的光芒,不停地流转着,奇异无比。

在光芒的笼罩下,江来紧闭着眼睛,钢牙死咬,好像在承受着非人的痛楚。见状,海流沙来不及多想,全身灵力狂涌而出,瞬间凝聚成一道璀璨的青光,直往那只巨手袭去。

“轰!”霎时间,只听一阵震耳欲聋的巨响,青光轰然爆裂,而那只巨手却丝毫不受影响。不仅如此,四周的黑气弥漫开来,竟然将那股青光全部吞噬。

“怎么会这样?”海流沙吃了一惊,难以置信的看着周围的黑气。当她接触到黑气的时候,发现自己丹田中灵力正在迅速流失。

愣神之际,只见被巨手困住的江来猛地睁开双眼,面目狰狞,脸部居然出现了一道道血痕,诡异骇人。

“江来,你……”话还未说完,只听江来暴喝道:“快走!”

然而,当海流沙想要后撤时,却已经丧失了绝佳的时机,漫天的黑气从四面八方狂涌而来,笼罩在她的周身。

“既然来了,那就别走了,一起给他陪葬吧!”伴随桑吉的话音落下,海流沙只觉身体被一股强劲的力量猛地拽动,下一刻,她已经出现在了那只巨手的中间,跟江来一起,被牢牢的困在里面,无法动弹。

“江来……”她张了张嘴,正准备说些什么,可是,当她对上江来的那双黑眸时,却是吃了一惊。此刻,江来的瞳孔深处迸发出一股妖异的光芒,整个人感觉就像丧失了神智一般,面无表情。

正当她感到不知所措的时候,江来突然伸出手,握住了她的手腕,与此同时,一股无比强大的力量透过她的身体疯狂涌来,瞬间遍布全身。一时间,她只觉身体如同遭受到雷击,不自觉的一颤,随即失去了知觉。

“流沙!”看到这一幕,卿曼容面色大变。刚才只是一个江来,眼下连海流沙都陷进去了,这下该怎么办?

“区区几只蝼蚁,也敢对抗禁忌力量,真是不知死活。”看着失去抵抗的江来和海流沙,桑吉得意的大笑了起来,言语间满是不屑,“浪费了这么久的时间,是时候该结束了。”

“轰!”

只听一阵响彻天地的巨响声,那只巨手猛地爆裂开,气浪狂涌,众人只看到两道模糊的身影从天而降,迅速朝着地面坠去。

“完了!”邵海生脸色泛白,无奈的摇了摇头,江来是他们所有人的希望寄托,没想到还是无法改变结果。

“江来……江来……”尚霓裳支撑着虚软的身体,想要接住江来下坠的身体。可是,刚走出没多远,她就坚持不住,再次瘫倒在了地上,精致的脸庞上透着一丝绝望和无法言语的悲痛。

“砰!砰!”

伴随两声闷响,江来和海流沙的身体狠狠地砸落在地上,扬起一片尘埃。

“哈哈哈哈!”桑吉仰头大笑,“你们都看到了吧,我才是真正的神,在这个世界上,我就是主宰,谁要敢反抗我,这就是下场。”说到这,他环视着在场众人,一字一顿,“现在,还有谁?”

感受到对方的目光,所有人都有种毛发悚然之感,隐隐间,一股死亡之意充斥在天地间,绝望与不甘的情绪在此时弥漫。

“你未免高兴得太早了。”突然间,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众人的耳中。举目看去,只见海流沙从土坑中慢慢站了起来,身形拔地而起,再次悬立在半空中。让人感到惊喜的是,看她的样子,好像并没有受伤。

“你居然没死!”桑吉微微眯着眼,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在那种程度的爆炸下,对方竟然毫发无损。他自顾自的点点头,嘴角浮现出一丝嘲弄的笑容,“你要是个聪明人的话,就该好好藏着,可你偏要替他们出头。既然如此,我就再杀你一次。”

话音落下,滚滚黑气如潮水般蜂拥而至,瞬间逼到海流沙的近前。

面对四周逼近的浓郁黑气,海流沙神色淡然,丝毫不为所动。

“流沙,快跑!”卿曼容急了,她很清楚,以海流沙目前的实力,根本不是桑吉的对手。虽然她心里同样感到疑惑,不知道海流沙为什么会在刚才的爆炸中存活下来,但她更关心妹妹的安危。

听到姐姐急切的提醒,海流沙微微一笑,轻声道:“放心吧,我没事。”刚一说完,环绕在周身的黑气狂涌而来,疯狂的侵蚀着她的身体。

可是,让人意想不到的是,那股黑气接触到海流沙的身体后,好像遇到了一层阻隔,全都被排斥在外。

这一幕落入桑吉的眼中,不由吃了一惊,脱口道:“这怎么可能?”在他的认知里,没有人能抵挡禁忌力量的入侵,因为禁忌力量凌驾一切力量之上,但海流沙却做到了,她的身体似乎对禁忌力量产生了免疫。

“桑吉,认输吧!”海流沙淡淡的说道:“你已经没有机会了。”

“哼!别以为你能抵抗禁忌力量,就有资格跟我叫板。我是主宰,这个世界的一切都在我的操控中,包括你的生死。”

“是吗?既然如此,那我们没必要浪费唇舌了。”说完,海流沙的目光转向不远处的一个土坑,那是江来坠落的位置,“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来处理吧。”

此在她的凝视下,土坑周围的碎石全都漂浮了起来,形成了一幕奇异的场面。随着那些悬浮的碎石慢慢升起,一道笔挺的身影从土坑中慢慢显露出来,出现在了所有人的视线中。

“是江来!”尚霓裳面色一喜,大声叫道。

“还真是江来,他居然没死。”

“看来我们还有希望。”

在众人欣喜的目光中,江来背负着双手,双眼上扬,直视着头顶的桑吉,一言不发。

虽然只是一个淡漠的眼神,但桑吉的内心却突然涌现出一股强烈的不安。海流沙没死,江来也没死,这恐怕不是巧合。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此刻的江来给他一种看不透的感觉,对方就像一个普通人,浑身上下没有流露出半点强者的气息。

但就是这样,却让他感受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危机。

“桑吉,我给你机会了,既然你执迷不悟,那就别怪我了。当年他没做到的事情,我会替他完成。”

“你想杀了我?”桑吉失笑,“你怎么杀我?别忘了,我拥有禁忌力量,不死不灭,谁都无法杀我。”

“那只是以前。”江来神色漠然道:“天地万物,有阴有阳,相生相克,禁忌力量也一样。你可能还不知道,当你掌握禁忌力量的同时,万物起源就诞生了四颗宝石,专门用来克制你的禁忌力量。而现在,那股力量就掌握在我的手中。”

听到这话,桑吉心头一沉,不祥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江来,少说废话,你要真有那么厉害,就让我见识一下。”话落,他暴喝一声,滚滚黑气铺天盖地的朝着江来袭去。

见此情形,江来摇摇头,随手一挥,未见任何力量波动,那弥漫空中的黑气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看到这一幕,桑吉瞳孔微缩,难以置信的叫道:“不,这不可能!”他引以为傲的禁忌力量,竟然被江来轻而易举的化解了,这如何能让他接受。

难道……难道这家伙说的都是真的?

“不,我不信!”他歇斯底里的咆哮道:“禁忌力量主宰一切,没有人能阻挡我,没有人!”

霎时间,无数黑气从他的体内喷涌而出,弥漫整片天地。旋即,那些黑气疯狂的转动,形成一道巨大的漩涡。在庞大而恐怖的力量下,天地都为之变色,风起云涌,雷鸣阵阵。

“是时候做个了结了。”

江来喃喃自语,心念一动,四颗宝石凭空显现,悬浮在他的周身,散发着璀璨夺目的光芒。

眼前这四颗宝石,正是当年由起源力量孕育出来的。当年玄鸣得到这几颗宝石后,花费毕生精力打造出一件法器,就是为了融合四颗宝石的力量。

任何力量,都没有正邪之分,主要还是掌控力量的那个人。

玄鸣担心掌控这股力量的人跟桑吉一样,野心勃勃,给这个世界带来灾难,这才穷尽心血,通过那件法器来限制使用者。说白了,只有玄鸣的转世,才有资格使用这件法器,将四颗宝石的力量融为一体。

如果是旁人使用,将会受到力量的反噬,爆体身亡。不得不说,为了这一切,玄鸣付出了太多太多。

眼看着黑气凝聚成的漩涡迅速逼近,江来抛开脑中的杂念,身形一动,携带着四颗宝石直冲了过去,背影瞬间消失在漩涡的深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只听‘轰’的一声,一股强大的气浪从漩涡的中央爆发开来,恐怖的冲击波疯狂蔓延,遍布方圆数公里,所到之处,草木尽毁,山峰断裂,所有一切都被化为乌有。

幸好海流沙早有准备,当那股冲击波袭来的时候,她早早的布下屏障,将虚弱的众人全都保护了起来。

“快看,是江来,他出来了。”

顺着卿曼容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江来背负着双手,凌空而立,身姿笔挺。在他的对面,桑吉的身形同样显露了出来。只是,跟淡然自若的江来比起来,桑吉明显要狼狈许多,脸上多了几分苍白之色。

“不,不可能……不可能……我才是真正的主宰,为什么……为什么……”

此时,桑吉喃喃自语,满脸的绝望。就在刚才,他感觉体内的禁忌力量全都被剥离了,一点不剩。现在的他,已经回到了数千年前最初始的状态。

“都结束了。”看着失魂落魄的桑吉,江来神色淡然,然后转身落到了地面。

“你没事吧?”海流沙举步走到他的跟前,关切的问道。

江来微微一笑,饶有深意的说道:“现在的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我。”

当他凝聚四颗宝石的时候,那股恐怖的力量远远超乎他的想象,以他的身体根本无法承受。恰巧在那个关键时刻,海流沙出现在了他的身边,于是,他将多余的力量转移到了她的体内。

因为那股力量的神奇作用,现在的他们心意相通,感觉彼此的血脉好像连接到了一起。

那种奇妙的感觉,只可感受,不可言传。

也正是这个原因,海流沙情绪莫名的看了江来一眼,嘴角扬起一丝不可察觉的微笑。

两心相通所能知道的事情并不单单指某一件事,譬如喜欢一个人的感觉,你喜欢我,而我恰好也喜欢你……

似乎感受到她的眼神,江来也偏过头来,二人四目相接,江来露出笑意,海流沙则是小脸一红,转移了目光。

“江来,你看他,他怎么……”

江来回过头,凝望着桑吉,只见对方的身体正在迅速苍老,仅仅一瞬间,好像老了数十岁。紧接着,一阵清风拂过,他的身体直接化成了尘埃,慢慢的消散在了空中。

“他能活这么久完全是因为禁忌力量的缘故,让他透支了无限的生命力,如今没有了禁忌力量的支撑,他自然逃不过生老病死的规律。”顿了顿,江来话锋一转,“大家都还好吧?”

海流沙嗯了一声:“没事!对了,桑吉体内的禁忌力量真的消失了么?”

江来摇了摇头:“禁忌力量都被这四颗宝石吸收了,现在,除了宝石原本的力量外,其中还蕴含着禁忌力量。”

“那你打算怎么处置这股力量?”海流沙略含担忧的问道。

这股禁忌的力量哪怕是到现在,也充满了诸多未知,人一旦获取,会不会变成另一个怪物般的存在?譬如桑吉,他明明拥有了这股力量,所想的还是无尽毁灭。

江来自然能从她的话语中听出个中含义,他摇了摇头,语气淡然道:“正如你所想,这股力量究竟代表着什么,谁也不知道,不过你可以放心,在没有弄明白之前,我不会轻易涉险。”

“那就好。”海流沙松了口气,“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

“有句话说得好,匹夫无罪,怀壁其罪,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死伤,我决定带着宝石找个没人的地方隐居起来,以便好好研究下这两种力量的结合。”

听到这话,海流沙愣了下,低着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一起。”

两心相通,江来哪能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些什么,做为一个男人,让一个女孩子主动提出这种事情自然不好,于是便主动提了出来。

海流沙闻言,小脸更红了些,羞涩的模样很是可爱,但不知为何,她忽然问:“那是不是还要买张麻将桌?”通过相通的心意,她在这一瞬间收获了一些其它的信息,譬如江来的幻想,幻想中那几个巧笑嫣然的美貌女子。

“这个建议不错。”江来摸了摸鼻子,尬笑。

海流沙大怒,“江来,你混蛋。”

……

……

(全书完)

《总算写完了,或许不尽人意,但个人还是挺喜欢这个结局的。

写完这本书我想休息休息,新书什么的暂时没想法,太累了。

不过真发新书了,我也不知道怎么通知大伙儿,可以加个Q285510167,看我空间信息。

再见了,我会想念大家的。》

『还在连载中...』

关注更新请访问:http://www.ixdzs.com/d/205/205058/

手机访问:http://m.ixdzs.com/d/205058

========================================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