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八百八十五章 现在不能走

第八百八十五章 现在不能走

第八百八十五章 现在不能走

安然等人离开了,朝着哑巴看去,哑巴也在看着离开的车子那边。

“先把孩子抱到医院里面看看。”

安然说着莫昀辰抱着女儿瑶瑶朝着医院的方向跑,冬苓也跟着跑过去。

安然在后面则是不紧不慢的跟着一起朝着那边走。

沈云杰站在外面看着,他没看见阮惊云的车子倒是有些意外。

经过医生的检查,确定孩子确实少了一根小手指头,安然也是亲眼看见了的,孩子应该已经不疼了,莫昀风像是怕孩子哭,所以早早的叫人给做了处理,但是也仅此而已。

小孩子没有哭,莫昀辰和冬苓却哭的伤心欲绝,特别是冬苓,动不动就哭出来。

安然站在病房的外面,她没进去,人站在那里看着,她进去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所以她没有进去。

看着冬苓哭,安然的心有些难受,那种要被水淹了的窒息是无法言说的,孩子太小了,却被那么残忍的对待。

如果不是他们,不是莫昀风,瑶瑶不会这样。

安然转身坐到椅子上面,整个人都陷入了发呆的状态。

哑巴站在一边,看她坐下,他也去坐下了。

景云端和陆婉柔也都在,但都看得出来安然此时的心情不好,所以他们谁都没有说过话。

有些时候,即便是劝人的话,也不宜说。

安然双眼发直,一只手还在身上挂着,一直到病房里面的哭声渐渐消失,安然才有点反应。

一旁的景云端买了一些吃的东西,要安然吃些东西,安然吃不下去。

“云杰,你打电话给阮惊云问问现在京城里面的情况。”安然觉得事情有些蹊跷,既然孩子已经回来了,那莫昀风应该有所动静才对。

沈云杰正打算打电话,景云哲说:“上面来人了,救了人之后把莫昀风带走了,现在还不知道莫昀风的下落。

莫家的人正在周旋这件事情,但是还没有消息。”

安然看着景云哲,这才拿出手机犹豫了一下,打电话给秦傲天。

安然打电话的时候,起身朝着别处走去,等到了没人的地方她才说话。

问清楚了,安然才回来了。

没有解释,什么都没有说。

但安然的内心是意外的,没想到人会去了四方台监狱里面。

那种地方,莫昀风去了还会回来么?

不过这样也好,进去的话京城也就少了一个坏人了。

安然坐了半个晚上,早上的时候冬苓才从病房里面出来,拉着安然的手跟她道谢。

但安然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只是说了几句人就离开了。

安然离开哑巴马上跟了过去,安然和哑巴说:“这边的事情处理完我就要走了,这几天我带着你去京城里面转转,你平时只顾着赚钱,一定舍不得去玩。”

哑巴拉了一下安然,安然低头看着哑巴拉着她的手,她说:“我不能留下。”

哑巴的手缓缓放开,凝视着安然。

安然说:“也不知道最近是不是脑子有问题了,看你看的多了,总是想起另外一个人,我真的要早点离开这里才行。”

安然转身继续离开,到了电梯那边哑巴还没有从后面跟上来,安然转身看着哑巴:“你怎么还不走?”

哑巴这才跟着安然过去,两人进了电梯离开,景云端在后面张望着:“怎么看都像是云哥!”

所有人都朝着景云端那边看去,但都没有说话。

安然离开电梯,出了门先回了围屋那边,休息了一天。

第二天的早上,安然带了足够的东西,拿了一些钱,找了个开车的人,她和哑巴去京城里面逛了两天。

这两天是安然这次回来最高兴的两天,虽然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去一些地方转转,但是安然很满足。

转过了京城安然带着哑巴去拍了两张照片,两人一人一张。

到了要分开的时候,安然把所有的事情都交代清楚,把沈云杰给她的护照证件拿好,一个人带伤离开了围村。

景云端和沈云杰亲自送安然去的机场,打算离开这里。

到了机场景云端一直到处的找,有些奇怪:“我都告诉云哥了,他怎么没有来?”

安然看了一眼四周:“你答应过我的。”

“我是旁敲侧击说的。”

景云端还很无辜呢。

安然无语:“那叫没说么?”

景云端摇头:“我觉得没说。”

“……”

不光是安然,几乎所有的人都无语了。

安然说:“我要走了,下次再见面的时候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希望我们是一辈子的朋友。”

安然转身准备离开,听见连生的声音。

“少夫人。”

安然停顿了一下,转身注视着已经跑来的连生,安然停下来,连生快速走到安然的面前,呼呼的大喘:“少夫人。”

安然注视着连生:“有事?”

连生把请帖拿出来:“我和小璐的婚礼已经定好的日子,明天就是了,你答应过我们来参加的。”

安然把请帖接过去,打开看了一眼,还有一盒喜糖。

“对不起,这次我不能留下了。”

安然说着把请帖放到怀里:“请帖我收下,糖也会吃,但是我不能回去,连生……恭喜你!”

安然说完看了一眼来送她的人,转身朝着登机口那边走去,哑巴站在后面站着,一直等到安然离开,他才转身去外面。

连生转身看着离开的哑巴,看了一眼沈云杰等人,转身也离开了机场。

景云端马上跟了出去,到了机场外面看到连生亲自拉开车门,哑巴坐了进去。

景云端纠结了。

陆婉柔他们出来的时候阮惊云的车子已经离开去了其他地方,连生转身看去,阮惊云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把脸上的一层人皮面皮撕下去,把头发也用手向后梳理了一番,从上面把一些黑的白的粉剂弄了下来。

连生把衣服给阮惊云送过去,问道:“阮总,你怎么没和少夫人一起走,你不是说要去找小姐。”

“有件事还没确定,现在不能走。”

连生虽然有些不明白,但是却什么都没有说。

『还在连载中...』

关注更新请访问:http://www.ixdzs.com/d/172/172858/

手机访问:http://m.ixdzs.com/d/172858

========================================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