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一百零二章 不消

第一百零二章 不消

一间商店外面,阿豹,王帅,肖霄三个人都在。

“下午就来了,怎么还在这?”

“那辆车王帅没看上,晚上说还有辆更好的,来都来了,就一起在这逛了会。”阿豹说着,递了瓶刚开的玻璃瓶可乐过来。

电话里没说太多,阿豹习惯性心疼电话费,只是让陈问今来这。

小鱼回去了,连续两天住同学家的理由说不过去,今天必须回去。

说到这里,阿豹突然好奇的问肖霄说:“你昨晚也在王帅家,今天不用回家报到吗?用的什么理由啊?回头我也让小鱼学学。”

“我父母出差。”肖霄的理由,小鱼学不来。

王帅笑着说:“那晚上就别回去了,我那给你腾间房,你专用。”

“一会也得回去换衣服呀。”肖霄很无奈,王帅笑着说:“我当什么事!先去买衣服,现在就去,晚了买不到了。”

“算了吧,不喜欢匆匆忙的挑选。”肖霄倒是无所谓王帅出钱,在乎的只是时间不充裕,购物体验不佳。

“特殊情况不能将就一下吗?”王帅很是诚恳的请求那般。

“据说人将就着、将就着一辈子就过的差不多了,将就的人总在将就,选择的人总在选择。”肖霄说的随意,面挂着微笑,王帅听着却竖起大拇指说:“公主一般的肖霄,理当不需要将就,是我说的不对。那这样,一会送你回去换衣服,再一起玩,这样可好?”

“听起来还不错——再说吧,一会看心情。”肖霄不愿过早确定,王帅却想她快点明确,还想纠缠,不料肖霄突然望着陈问今问:“你呢?喜欢将就吗?”

“我这人没什么追求,也没什么想法,没想过这些。”陈问今随口回答,阿豹一口可乐喷了出来,忍不住说:“卧槽!这话好搞笑,整天思考有的没的,还说你自己没什么想法?黄金,胡扯也要有限度啊!我都忍不下去了!”

“嗯,看出来了,陈问今喜欢胡扯。”肖霄笑着,点点头,视线移开了。

陈问今和王帅都注意到,肖霄喊的是名字,而不是外号。

通常在外面认识,有外号都是喊外号,比较熟了才会聊起全名叫什么,但即使知道了,也还是会继续喊外号。

除非是同学,才会习惯了喊名字。

陈问今跟阿豹即使这么熟了,也一直是互相喊外号,阿豹有时候会混着喊,但绝大多数时候却还是叫的黄金。

阿豹也注意到了,而且,还直接说了出来。“肖霄,你喊黄金名字?”

“是呀,他本名比外号好听多了,外号多俗气,不喜欢。”肖霄说时,表情里还透着对黄金这个外号的鄙夷。

“不是黄金的黄金啦,是沉默是金,金口玉言的意思。”阿豹连忙解释说明。

“那不是该叫沉默金吗?”肖霄觉得这组合还更特别。

“……还真不错哎。”阿豹想了想,却还是继续说:“开始别人喊他金,他不喜欢一个字,起外号的人就说了黄金,大家一起哄,就这么定了。”

“原来如此……”肖霄一副恍然大悟之态,阿豹很高兴自己的说明发挥了效果的时候,又听见肖霄跟着来了句:“但并不能改变黄金这个绰号俗气的事实呀。我就喜欢喊陈问今、陈问今、陈问今、陈问今、陈问今,怎么了?”

阿豹顿觉无力……

王帅不禁笑爆,发现肖霄比之前以为的有趣的多。

“肖霄这人很有趣啊。”

“怕是太有趣了点。”陈问今说罢,又奇怪的低声问王帅:“你跟她不熟吗?”

“最近刚认识,如果早认识了的话,有我前女友什么事?”王帅的反问有理有据,末了,又说:“她也读鹏中,所以有朋友介绍了认识,也就最近的事情,只知道她母亲是本市缴税大户,她父亲是隔壁省会城市的领导。这种必须深交多来往啊,就算不发展男女关系,也必须是好朋友,将来大家能够互相助益,有交情才能互相帮助嘛,交情深才能涉及更有深度的互助嘛。你看,跟我当知己多好?我的人脉就是你的人脉了,你捡了大便宜啊!”

“少瞎扯了!你不就是看我这人没什么追求,任性妄为有好处也不利用,才这么放心。真要等着找你占好处,你还不吓的立即保持距离?有互助的价值你喜欢,单方面求助的关系你是有多远躲多远。现在这阶段反正也不会真有事能求到你父亲头上,最多不过借钱,你当然豪言壮语,反正张张嘴不要成本。”陈问今太清楚王帅了,就不让他卖乖。

“……你不能这样……”王帅叹了口气,凑近了些说:“你这么了解我,以后如果要算计我的话,我怎么可能躲得过?”

“所以你想着,找个机会先把我坑死了,你就安全了是吧?”

“……我有那么狠毒?”

“你比这狠多了。”陈问今哂然一笑,但这话嘛,是故意刺激王帅的了。

事实上王帅狠,但不会对陈问今下手,因为,王帅知道陈问今没有动机算计他,也不会那么干。

当然,那是未来的王帅,现在的王帅嘛……虽然未必那么确信陈问今的个性,但是显然还没练成那种毒辣的心。

“你们俩说什么悄悄话呢?”肖霄看着他们好一会了。

“还能说什么?当然是讨论你为何能长的这么漂亮了!”王帅叹道:“跟你一起玩,我时刻做好了跟人拼斗的准备。我要是能打的话啊,见着你这样的仙女、公主,二话不说,抢到手了再说别的!真正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那你找个人打一架我看看?”肖霄故意拆台,很不给面子,王帅当即对陈问今说:“来,肖霄公主有令,我们来打一架!赢了,抱上公主走;输的,躺着送医院!”

陈问今挺想借此机会揍王帅的,然而,比起不想让王帅得逞,他却更不想让肖霄得逞,所以就说:“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你跟我提什么打架,那不是明摆着想趁机打我一顿吗?你自己为了表现,就这么伤害朋友?”

王帅抬手虚点陈问今好几下,然后神色激愤的望着肖霄申辩说:“你听、你听听!陈问今这是化言语为暗器,当你面就把我诋毁成了卑鄙险恶的小人,好衬托他自己在你心目中的形象,阴险、真是阴险!但是我原谅他——因为,在肖霄公主的美貌面前,任何男人都可能变的卑鄙、变的不择手段。对此,无论是满天神佛,还是钉在十字上的西方神,都会理所当然的宽恕、谅解!”

“演话剧呢?”肖霄笑着,又说:“越来越觉得王帅你这人很有趣。”

“我除了帅,其实还有无数优点,时间会一点点的揭晓,让你每天都有新的惊喜。”王帅顺势自夸。

陈问今没说话,因为注意力在旁边的墙壁上。

那有只苍蝇。

就在刚才,那只苍蝇发送过信息出去。

‘应该只是定时发送消息,我没必要心虚的觉得是被盯上了……’陈问今这么想着,回过神,发觉肖霄跟王帅有说有笑,对视的目光里笑意浓浓。

阿豹的电话突然响了,他接通后说:“我朋友说快开车来了,我去带他过来。”

“麻烦你了。”王帅很是客气,却没有说一起去,毕竟这种跑腿的事情,他平时也习惯了别人代劳。

陈问今看阿豹一个人离去的背影,不由产生一丝疑虑,但寻思着他提前就打过招呼,应该不会。

肖霄跟王帅仍然聊的热烈,陈问今笑了笑,自顾又拿了瓶可乐喝着。

过了会,阿豹回来了,招呼说:“走!过去看车。”

“不是过来?”王帅觉得奇怪,阿豹说:“这车特意留的,开过来不知道多少人都想要。”

王帅就没说什么了,陈问今这时已经坐上了副驾驶位。

肖霄坐上车后,跟王帅继续在后排聊着天。

阿豹边开车边不由自主的看后视镜里那张美如画的脸,只是距离近,几百米就到了。

看见他们来,一个人拉起卷帘门,光线昏暗看不清楚,靠近了,陈问今意外的发现,竟然是修车工修哥。

修哥也很意外,没想到会碰上陈问今,于是就问他:“你买车?”

“不是。我朋友。”陈问今又望了眼里面,低声说:“妥当?”

“没问题,清河现在被白老板整顿的很守规矩,谁卖车搞事就是跟白老板作对。”修哥的肯定,让人宽心不少,进去后,修哥又拉上了卷帘门,边领路边说:“白老板说做生意讲规矩,清河才能长治久安,才能一直成为繁华的交易市场,到时候大家不但能赚一辈子,还能把生意代代相传。”

这话当然夸张了,一代人的事情,哪里说的准。但是无疑,白脸用这话凝聚人心,效果会很不错。

获取群体的支持,客观和道理没用,太复杂,多角度的、理性、全面的理论注定了不能成功,尽量简单的口号,标语,效果才好。

白脸的那些话显然是说给手底下管事的人听的,修哥则是听管事的人传开的。

车库里面,停了四辆车。

车不多,但都是跑车。

修哥介绍了这家店的老板,是个中年男人,穿着西装,打着领带,一身行头收拾的很光鲜。

修哥说清河这里,现在哪些店卖哪些车全都有规划安排,都不能乱了规矩,这里就是专门卖四款跑车的店,这类店针对的是有钱人,所以都要求注意穿着,还不许说粗口。

王帅被那中年男人领着看红色的GT3000,车况很好,很新的车,老板吹嘘说落地没多久,直接能当新车开。又介绍说套好了牌,是有据可查的、另一座城市里的同款同色。

“最低多少钱?”王帅看了很满意,但也没有二话不说直接给钱。

“价钱不是说好了吗?四十二万一口价。马上可以开走,我们店里送三次保养,维修也可以处理。”

王帅听价格跟阿豹说的一样,就直接打开了阿豹的车尾箱,把里面的旅行包打开,一叠叠的钞票犹如小号的红砖。

清点,查验真伪,费了些时候。

期间几个人被店主招待着,饮料,冰淇淋,各种零食,都有现成的。

等到车收拾好了,王帅直接上了车,然后喊说:“黄金,你来压阵!”

阿豹却心痒难耐,抢着上车说:“我来压阵,黄金开我的车!”

陈问今就不跟他抢了,他刚上车,肖霄说:“王帅你刚学,我有点怕,先不坐了。”

王帅放下车窗,看着肖霄坐进阿豹车的副驾驶位,嘴角挂起抹微笑。

阿豹也在看,然后忍不住说:“你们俩不会为了肖霄争出火吧?”

“他有女朋友,干嘛跟我争?”王帅一副毫无疑虑的样子,却只是觉得阿豹的想法果然没有超出他的估计。

阿豹忍不住说:“肖霄分明又喜欢你,又喜欢黄金。她那么漂亮,如果对我有意思,就算我有一百个女朋友也挡不住啊!”

『还在连载中...』

关注更新请访问:http://www.ixdzs.com/d/264/264983/

手机访问:http://m.ixdzs.com/d/264983

========================================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