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277章 红

第277章 红

江延东便笑笑,“您儿子是什么人?这是最浅显的识人本领。我问她喜欢不喜欢延远的时候,她歪了头,这是说明,喜欢了,却不想承认。我觉得她自卑的,问了掌珠的情况,可能觉得配不上。”

江景程冷哼了一句,“她的确配不上。”

“也可能对您有抵触,实在不行,到时候还得您出面。”江延东又说。

江景程盯了江延东两眼,“你觉得你爸能办这种事儿吗?”

“您脾气向来也执拗得很。是不是?”

“几十年了,改不了了。”江景程淡淡地说到。

江延东笑起来,“说不定。我去楼上看看孩子。”

江延东走到楼梯,才看到掌珠站在那里。

看到江延东过来,她扭头便回了自己的房间。

回了房间以后,要把门锁上。

不过江延东眼疾手快,已经用脚撑住了门。

“去江城了?”掌珠问。

“是,帮帮延远。又闹哪门子情绪?”江延东随即关山门,抱着掌珠的肩膀,盯着掌珠。

掌珠有三个多月的身孕,很是性感迷人,年纪也不大,才二十几岁。

掌珠偏过头去,哼了一下,“乔诗语要进了门,那可就热闹了。”

“怎么就热闹了?”

“不知道。恩怨挑起来,那还能不热闹?”

“我这次见她,她好像变了很多。身上有了很多乔正业的感觉,和以前不一样了,总觉得她面相也变了。”江延东说。

掌珠又“哼”一声,不理江延东。

江延东弯了弯身子,抱住了掌珠。

隔日,江景程有一个酒会要参加。

席间,孟贤良看见了江景程,说到,“江总,延远究竟是个什么意思?你上次不都和昭华说办事了,怎么又没影儿了?”

江景程知道这是来质问的,他站在那里,摇晃着杯子里的酒,“我哪知道你女儿为什么没留住延远?延远看上别人了,我再撮合,是不是也对不起你女儿?”

说完,江景程转身就走了,留下孟贤良一个人,在那里目瞪口呆。

这是什么意思?

怎么听来听去都是自己女儿的错?可开始撮合的人不是他吗?

江景程果然狡猾!

江延远看上别人了,错是他女儿了。

孟贤良气死了。

江延东走了的第二天,乔诗语在办公室里,一直走神,一直走神。

一直盯着某一处看,眼看着眼睛湿润,就要掉下泪来,过了一会儿,果然掉下泪来了。

“怎么了?”乔诗语的样子,让坐在对面的唐宁觉得特别怜悯,不自觉地起了恻隐之心。

乔诗语没听到。

“这是怎么了?”唐宁从那边走了过来,拍了拍乔诗语的肩膀。

乔诗语方才觉得自己的失态,她随手从桌子上拿起一张面巾纸,擦干了眼泪。

唐宁也看了看乔诗语刚才盯的地方。

什么也没有啊,除了乔诗语刚才写的文档,好像要写什么政治报告,乔诗语的最后一句话是:我们党的红——

就写到最后一个字——红。

唐宁觉得没什么啊,可能是乔诗语想到了别的什么。

“别哭了啊,怀孕了对孩子不好。”唐宁拍了拍乔诗语的肩膀,便坐到自己办公桌那边去了。

唐宁虽然知道,但是此时此刻,她想不到——江延远曾经送给乔诗语一件红色羽绒服。

红。

……

彭懿去了周姿的办公室。

周姿看家彭懿,脸上就抑制不住的笑容,很会心的那种笑。

这次彭懿主持得相当不错,她在山前采访的时候,山上的泥石流就要掉下来。

彭懿侧着身子对着山,眼睛的余光看到了泥石流,她眼疾手快,拉起采访对象就往前面跑。

刚开始的时候,采访对象还不知道跑什么,后来才晓得了。

他后知后觉又后怕地感激了彭懿。

幸亏泥石流的力度不大,在还没有掉落到彭懿他们的身边以前,已经停止。

彭懿对着采访嘉宾说,“我们继续采访。”

不知道是谁把这个片段给录下来了,放到了网上。

很快这段视频就很红了,有人说:这个眼疾手快又淡定到死女记者是谁?

也有人说:这反应,太凶猛,淡定的像是南极冰山。

……

总之很多人表扬,很多人点赞,很多人也都搜索。

彭懿在旅游卫视主持的本来不是很重要的节目,很快大家就把她的信息扒出来了。

于是,彭懿一夜之间就爆红了。

“预料到没有?”周姿笑着问彭懿。

“还是红的太快了一些,要稳扎稳打。”彭懿说到。

“不错。心态很好。想调你去支持一个更重要,更焦点的栏目,昔日我曾经在丰城市电视台主持过的差不多的节目,丰城电视台叫《商界》,我们叫做《巅峰之路》,这档栏目是刚上的,十几天后。你做。”周姿说到。

“谢谢台长。”彭懿笑了笑。

“我相信你能干好。这段时间放你的假,放假了准备干什么?”周姿又问。

彭懿便笑,“您这不是刚给了我假期么,还没想好。”

周姿想了很久,终于说道,“你对小乔印象如何?”

“乔诗语吗?”

“对。”

“印象不错。总觉得她心里藏着很深很深的东西。眼睛深不见底。我一个女人见了她,都感觉要被她吸进去。”彭懿笑着说道说到。

“如果你放假没事,去江城看看她如何?她的孩子是延远的,我也很希望延远能娶小乔,可小乔好像没这个意思。乔正业也没这个意思。再说,两个人现在分居两地,延远现在整日在家,你江叔特别反对小乔,我——”说着,周姿摇了摇头,看起来很苦恼的样子。

“那我能做什么呢?”彭懿问。

“你去看看小乔吧,虽然你比小乔小几岁,但你思想成熟,年龄也差不多多少,再说,学校现在应该也放假了,她有时间,你可以带她出去走走,应该你和她能谈得来,你问问她什么想法,她好像从来也没有朋友,一直以来都把自己收的太紧了。延远和小乔,两个人好像陷入了一个僵局。这么多孩子当中,我还就是相信彭懿。”周姿面对彭懿,露出了笑容。

“好。”彭懿答应了。

周姿有句话也没说——这么多孩子当中,她最信任彭懿,最心疼小乔。

“彭懿——”周姿说到。

“嗯。”

“听说彭省长这次在抗洪中透支了体力,晕倒了,住进了医院,你知道吧?”周姿问。

就见彭懿的脸色暗了,“知道。”

“你…不去看看他么?等以后,子欲孝而亲不在,他还五十岁不到,就住院了。”

“我知道的,台长,我先走了。”说完,彭懿就出去了。

彭岩因为过度劳累住院的事情,彭懿早就知道了,好像是胃出血,毕竟是媒体的人么,知道这点儿事并不难。

不过她一直没去看。

放假的第一天。

彭懿和江延民逛了一天街,温存了一晚上。

其实两个人一直也没分开过。

在洪水肆虐的那几天,两个人住在酒店里,仿佛天地要塌陷了,他们是彼此的唯一一样,有过疯狂的性爱和从心底里发出来的海誓山盟。

两个人关系,越来越好了。

放假的第二日,彭懿一个人悄悄地去了省城,彭岩的医院。

彭岩住院,外人自然都不能进来,彭懿这样的媒体人,更要有严格要求了。

好在那日,正好方圆圆提着食盒要来看彭岩。

两个人在楼下碰到了,彭懿现在几乎变身“网红”了,方圆圆知道。

“来看你爸爸?”方圆圆问到。

“是。”

“跟我来吧。”方圆圆冷冷的。

彭懿现在看起来,方圆圆妆容精致,并没有任何家暴的痕迹,彭懿心想:难道因为彭岩住院了?

彭岩住的是最豪华的单人病房,很豪华。

彭岩看到彭懿来,特别开心,病也好了一半,他看到彭懿,笑着说,“过来坐。”

彭懿过去坐下了,方圆圆一直在背后站着弄吃的。

可彭懿觉得,她好像盯着自己的后背,所以,感觉如芒在背。

“你自己来的?”彭岩问。

“嗯。”

“我很开心,特别开心。圆圆,啊——”他侧头看向方圆圆。

就连平时关系不好的夫妻关系,好像在那一刻也涂了一层润滑剂。

“专程来看我的?”彭岩问。

彭懿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忽然说了句,“我三哥和一个江城女孩子在谈恋爱,可他最近心里受伤,不去江城了。他在江城有分公司,你能不能想个办法,让他以后常驻江城。那个女孩子怀孕了。这是我来的目的。”

彭岩目光中的火焰渐渐地消失了,半晌才“哦”了一声,“这样?我打个电话。”

彭岩是说一不二的人,他给自己的下属打了电话,说让立刻立即去江城视察一趟,大力发展一下江城的广告制造业。

江延远的公司是干什么的,彭岩清楚得很,上次介绍华总去和江延远合作的时候,他就知道的一清二楚了。所以,他知道怎么让江延远去江城。

“行了,办完了。还有别的事情吗?”彭岩问。

眸子中的烈焰没了,好像很失望。

“没了,谢谢彭省长。”说完,彭懿就张皇失措地走了出去。

出了医院,彭懿在扇自己的耳光,“找了这个蹩脚的借口,借口。蹩脚。不知道三哥去江城,他自己乐意不乐意啊?”

第二日,彭懿便去了江城,按照周姿的指示,看小乔。

去之前给乔诗语打了电话。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