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282章 延远没有这样牵过你吗?

第282章 延远没有这样牵过你吗?

走出日式餐厅的门口,乔诗语才觉得自己胸口一直起伏地难受。

她的手一直紧紧地攥着,松开才发现里面全是汗。

夏夜有风,热风,吹得乔诗语很难受。

她在路边坐了一会儿,脑子里全是那天江延远抱着她,在他办公室的情形,凌乱的、动作很快的,到现在,乔诗语仿佛还能听到江延远喘息的声音,可是这些,他对孟昭华做过了。

乔诗语又笑了一下,其实也没什么,两个人早就该做了。

至少在乔诗语的概念里,看到孟昭华脖子上吻痕的那天,两个人就应该做过了。

乔诗语站起身来,走路回家了。

这条人行道上,人很少,似乎只有她一个人。

乔诗语觉得,自己前方的路,从此也要如此,孑孓一人。

回到家,她跟乔正业说,她累了,要睡觉了。

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乔正业早早地便起来,把饭做好了。

煎鸡蛋,从外面买的包子,他自己熬的粥。

“今天你一个人在家,没事吗?”乔正业问。

“嗯。没事。”

“你周姿阿姨今天要来看你。”乔正业说道。

乔诗语吃饭的筷子一下掉下去了,她的身体本能地抖了一下,“她为什么要来?”

“多明显。”

乔诗语想想,也是,是很明显。

孩子都和她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我听说你江叔,做了个遗嘱,你不考虑吗?”乔正业问。

乔正业不清楚乔诗语和江延远发生了什么,总觉得两个人之间淡淡的,除了上次江延远来送钱的时候,两个人发生了冲突以外。

他从不曾见过乔诗语对江延远有什么不寻常的地方,也没见过江延远对乔诗语有什么过激的地方。

都是平平淡淡的。

他不知道,在平平淡淡下面,是涌动的暗流。

“不考虑。”

“为什么?”

“你的尊严。我的尊严。还有,我讨厌他用钱当诱饵,来钓我。当然,最大的可能是要试探我,看我动心不动心。用钱来试探别人,他是除了钱什么都没有了吗?”乔诗语嗤之以鼻地说到。

江景程的把戏——

乔正业没说话。

当年江景程一直看不起他,他终于走得远远的了,现在他的女儿又和延远有了这般的纠缠,想必江景程是不服气的了。

如果乔诗语真的跟了延远,那以后就是亲家,来往是必然。

乔正业和江景程当亲家,江景程怎么能够心甘情愿?

昔日的情敌变成了平起平坐?

乔诗语今天一直在家里等着,下午快一点的时候,周姿来了。

乔诗语见到周姿,仿佛有见到母亲的感觉。

“周姿阿姨。”乔诗语站起来。

“坐。我工作实在太忙,一直想来看你的,没抽出来时间。别怨阿姨。”周姿给乔诗语买了好多的营养品。

两个人坐在了沙发上。

周姿看了小乔一眼,越来越温婉漂亮了。

周姿抚摸了乔诗语的肚子一下,“五个多月了是吗?”

乔诗语点点头,“嗯。”

“小乔,阿姨想过了,你总不能一个人带着孩子,虽然你能够把孩子带的很好,但你也不想她一出生就在一个残缺的家庭,是不是?将来别人问,你爸爸呢?她怎么回答?我知道,你是不想跟延远,可延远也挺可怜。他不知道怎么待你。他谈过两次恋爱,都不是你这种类型。你和他缺乏沟通,你们好好说说,好不好,孩子的事情,不是小事。”周姿说到。

乔诗语一直不说话。

以前没有可能。

现在江景程在钓她,他刚和孟昭华睡了,在这种情况下,她怎么可能?

乔诗语想起孟昭华的话,他的一颗精子,他发泄兽欲——

的确。

所以,根本没有必要在一起。

乔诗语回了自己的房间,把《少年维特之烦恼》拿出来,翻书,从里面拿出一张五百万的支票。

“这是他给我的,您还给他。”乔诗语淡淡地说到。

“他为什么要给你钱?”

乔诗语长喘了一口气,“说来话长,不想说了。”

这是周姿生平遇到的第一个如此跟她说话的人,挺新奇的。

“这本《少年维特之烦恼》,你拿着?”周姿问。

“嗯,您的呢?”乔诗语问。

“我的?延远拿着。”

乔诗语脑子中一震,她很不想提起“江延远”这个人。

“不说了。”乔诗语微微

“好,不说便不说吧。我一会儿就要回丰城去了。”周姿说到,“咱们俩一起出去走走吧。”

说完,周姿便牵着小乔的手出去了。

被周姿牵着,小乔还有些不大适应,毕竟并没有被人牵过。

她的掌心里全是汗。

两个人走在下午的林荫路上,步伐都很慢。

小乔的步子落后。

周姿感觉到了小乔的掌心全都是汗,她侧头,笑,“怎么,不适应吗?”

乔诗语想个孩子一样,点了点头。

周姿侧着脸,看到了乔诗语小鹿般的眼睛,桀骜野性,可也有某些孩子气。

大概江景程看到了小乔的野性。

而周姿看到了小乔的孩子气。

以前从未在父母面前展示过的孩子气。

“是有点儿不大适应。”乔诗语说到。

“延远没有这么牵过你么?”周姿笑着问到,转过头来。

“没有。”

“那你可要做好准备,以后你会常常被人牵手的。”

其实在周姿回过头来的时候,眼睛朦胧了一下,不过她不再是乔诗语这种年纪了,很容易控制自己的情绪。

小乔连别人牵她的手,都没有过,大概她都觉得奢侈。

这时候的周姿,满心满心都是心疼,她在心里咒骂了一万多遍江景程,以为别人的心都是铁打的,其实小乔有一个柔软到不能再柔软的心。

两个人反正聊了一下午,没说江延远,周姿说了一些自己小时候的事情,爸爸去世了,她带着妈妈在美国,又有了孩子,孩子都三岁了,才见到爸爸,也是不容易。

“虽然我当时和你一样,觉得自己一定能够抚养好孩子的,但是不得不承认,是不一样的。”周姿说到,“婉宁比起别的弟弟妹妹来,并没有那么大的冲劲儿,胆子也小,她爸三岁开始就在她身边了,但比起别的孩子来,她还是胆小,幸亏她老公对她不错。”

乔诗语并不说话。

周姿说得再有理,可这并不是她的想法。

周姿回了丰城以后,把五百万交给了延远,她是去的江延远的办公室。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