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第289章 你怎么这么幼稚?

第289章 你怎么这么幼稚?

乔诗语想到了昨天晚上的种种,以及她和孩子说的话。

“没吓到你吧,宝宝,那是你爸爸,别怕——不要怕。以前从来没有,第一次,别怕,千万别怕。”

乔诗语在心里默默地和宝宝说的。

这是乔诗语怀孕以后,和江延远的第一次性爱。

乔诗语怕宝宝不知道,会吓到她。

乔诗语直觉,肚子里是一个女孩。

乔诗语又在床上闭目养神了一会儿,便起床了。

已经九点多快十点了。

桌子上摆着小米粥,糖饼,各种小菜还有茶叶蛋。

罗妮应该吃过饭了,不在客厅。

“乔小姐,我吃过了,你的我都给你热好了。”罗妮说到。

乔诗语“嗯”了一下,隐约还感觉肚子有些不舒服。

可能昨天的事情太突然了。

而他,只顾着发泄。

乔诗语吃的很慢。

罗妮回了自己的客厅,给江景程写乔诗语今天的情况。

她斟酌了良久,措辞了良久,也不知道该怎么写。

毕竟她是个女人,怎么向江景程这个男人说昨天他的三公子和乔小姐发生了关系了呢?

这可犯难了。

想来想去,罗妮写:今日傍晚,三公子来了,整夜都没走,乔小姐的房间里传出来声音。

这就够明显了。

江景程的智商,自然明白,他看完了,便冷哼一声,看起来老三的魂儿都挂在那个女人身上了。

她才来了第一夜,延远便夜不归宿。

他也是服气。

只怪自己的儿子不争气,江景程只回:我知道了。

看起来,乔诗语是欲擒故纵了。

本来江景程是乐见江延远和孟昭华在一起的,不过随着事情的发展,孟昭华的狼子野心逐渐暴露,江景程在怀疑自己眼光的同时,也觉得延远不娶孟昭华是正确的选择;而对乔诗语,江景程现在觉得她欲擒故纵的想法比较多。

他给了一条杆子,乔诗语便开始往上爬了。

所以,对这两个女人生的孩子,他都不看重。

孩子的妈很重要。

曾经逼着别的女人打掉过自己的孩子,所以,他对于哪个女人掉了江家的某个孩子,并没有多少的骨肉亲情。

虽然乔诗语的孩子和孟昭华的孩子都姓江。

……

乔诗语来丰城的时候,掌珠已经知道了,是江延东告诉她的。

掌珠觉得,她理应请乔诗语吃个饭,乔诗语说了,是为了还她的人情。

掌珠并不认为一个人可以改变地这么快,昔日乔诗语的形象还一直在她的心头,那时候的乔诗语,是一个爱钻营的人,阴森可怕,今日,好像还是爱钻营的——

乔诗语答应了,她很想见掌珠,又怕见掌珠。

就像怕见江延东一样。

过去的一些人,她统统都不想见。

这让她想到过去。

掌珠约她在一家甜品店见面,两个人吃着巧克力。

掌珠说,“多吃巧克力,生出来的孩子会常笑哦。”

乔诗语点头笑了笑。

“你的到来,我很奇怪,也很感激,你的目的,延东已经告诉我了,谢谢你。”掌珠说,别的她没说,她又怕乔诗语背后有什么目的。

比如,乔诗语来丰城,抱着一个拯救掌珠的态度,实际上做的却是“和延远越走越近”目的,掌珠的怀疑和江景程是一样的,都认为这个女人实在打着掌珠的幌子欲擒故纵。

“谢什么,是我对不起你。”乔诗语说到。

“你没对不起我。你以后小心点儿。孟昭华虽然智商不高,但手段生猛。你别着了她的道儿。”说完,掌珠便走了。

留下乔诗语一个人,她并没有怎么把孟昭华放在心上。

掌珠对她的怀疑,她也能看得出来。

那日,乔诗语在家的时候,孟昭华上门了,一上来就气呼呼的样子,好像要扇乔诗语的耳光,手腕刚刚抬起来,便一把被乔诗语握住。

乔诗语小时候是干过农家活的,体力自然不是孟昭华这种娇小姐能比的。

被乔诗语扼住了手腕,孟昭华多少有些气急败坏。

“你松开我,松开!”孟昭华说到。

乔诗语看着孟昭华,“孟小姐,有事说事,在我这里,泼妇那一套是行不通的!进来说话。”

“家丑不可外扬啊?好,你不让我说,我还偏就在这里说——”孟昭华站在门口,一副要把事情搞大了的架势。

乔诗语笑笑,“那就说吧,我本来籍籍无名,整个丰城没人知道我,你一宣扬,整个丰城都知道江延远在你之前,还让我怀了孕,你说大家会怎么说?大家会更关心江景程的遗产会给月份更大的孩子呢,还是会关注你这个未婚妻的位置能坐多久?到时候江延远会成为全丰城的笑柄,你就满意了?”

孟昭华被乔诗语一呛,说不出来话了,她进了房间。

刚刚进房间,乔诗语便坐在沙发上了。

她扶着沙发扶手,并不理孟昭华。

“延远会娶你吗?”孟昭华问。

“这个问题,你不是要去问江延远吗?”

孟昭华又被呛了回来,“你不该来丰城。”

“腿长在我腿上,来不来丰城是我的事情!”

“你——”孟昭华气急了眼,“你是不是想嫁给江延远?”

“真是笑话!”乔诗语笑了一下,“想必江景程的遗嘱你也知道。这么多钱,谁不动心?如果我嫁给江延远,这钱自然是我的,掌珠家里本来就有钱,她的孩子也没我大,这些钱,对她来说就是锦上添花,对我来说,那可不一样,想必对孟小姐来说也是,听说孟小姐家里虽然有钱,但和江家比起来,只是杯水车薪,江家可是几代积累的财富。这些钱——”乔诗语又坐在了沙发上,笑笑。

刚才她特意说了,掌珠对这些钱不在意,是想让孟昭华对掌珠的仇恨降低。

孟昭华的第一个回合输了,自然气不过,她气鼓鼓地回了家。

今天乔诗语和孟昭华的战斗,罗妮看到了。

以前,江景程总说乔诗语厉害,但心思叵测,罗妮并没有看到,只觉得乔诗语什么时候都淡淡的,什么都引不起波澜。

现在罗妮是看出来了,以前的事情都太小了,所以没引起任何波澜。

罗妮感觉乔诗语今天和孟昭华的口仗,只用了一分功力,孟昭华就落荒而逃。

而且,罗妮感觉,乔诗语在隐隐地把灾祸往自己身上引,在刻意撇清掌珠。

她和江景程说了。

慢慢地,江景程对乔诗语的印象,竟然开始改观。

这一日,孟昭华哭哭啼啼地来了江景程家,恰好江延远也在。

孟昭华把江延远拉到了一边,“我和你有婚约,是不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

“是。”

“那有不三不四的女人,上门挑衅,你要怎么办?”孟昭华眼泪汪汪地问。

江延远低头咳嗽了一声,“谁上门挑衅了?”

“乔诗语,她来了丰城了,她亲口说了,想嫁给你!你不愿意娶她的啊?”孟昭华急切的目光盯着江延远。

江延远又咳嗽了一声,“自然。别理她。以后少跟她接触。”

孟昭华这才息事宁人了,点了点头。

江景程看这一幕,却看得饶有兴趣。

她并不知道孟昭华和江延远说的什么,但是他能猜个差不多。

本来孟昭华动了要害掌珠的念头以后,他想撤销遗嘱的。

可延东说,既然坏人动了心思,便让她动,发作不出来,她心里痒痒,他们只需将计就计。

乔诗语来丰城,是大家始料未及的。

不过现在看起来,效果还不错。

乔诗语无疑增加了孟昭华的战斗系数,孟昭华现在想动掌珠,必须要先斗垮了乔诗语之后,不过,江景程看来,很悬,孟昭华根本不是乔诗语的对手。

听罗妮说,昨天晚上她就用了一成力。

倒是孟昭华,在回去的路上,她想着,现在的任务,必须要抓住延远,即使斗垮了乔诗语,她的孩子也不是最大的,还有掌珠。

即使最后不能有遗产,也一定要抓住江延远,嫁给江延远,设法让江景程改掉遗嘱。

一切都还有希望。

如果都嫁不进江家,那一切都是白费。

所以,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斗垮乔诗语。

倒是江延远,去了乔诗语的家。

乔诗语并不惊讶。

她现在闲着,不上课,在丰城,连个孩子都没有,也没人让她看着。

不过丰城和江城的教材不一样,她在江城的时候,使用的是人教版,丰城使用的是部编版,她每日的任务就是看看两者的区别,但是,这点儿工作,对乔诗语来说,不过小儿科。

所以,她整天闲得很,那个女人要斗,便让她斗。

她有的是时间。

江延远来的时候,乔诗语正在家里看书。

他为什么来,乔诗语知道,要问什么,乔诗语也知道。

乔诗语只是坐在书房里,用眼睛的余光看了江延远一眼。

“我听说有个人说来丰城的目的,是要嫁给我,是谁说的?”江延远问。

“我说的。怎么着啊?”乔诗语从椅子上站起来,“我若是不为了嫁给你而来,孟昭华怎么会放松对掌珠的手段,转而对付我?权宜之计,逢场作戏的说法,你也要来较个真?你是多幼稚?”

江延远又咬了咬牙。

怎么每次见到乔诗语,她都能把他贬得一文不值。

贱,渣,脏,幼稚。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